太平洋兩岸都需要籃球高峰會

大約從一年前開始,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就開始出現「有識之士」,極力高呼「籃球高峰會議」(Hoop Summit)的重要性,同時也透過各媒體節目、文章來促成這項計劃的誕生,其中CBS的資深大學籃球講評Billy Packer著力甚深、最為積極。

這個「Hoop Summit」,和NIKE將國際高中明星組成一隊,拉到美國本土和全美高中明星打一場對抗的「Hoop Summit」大有不同。後者純是作秀,前者則是亟欲解決籃壇亂象,要結合職業、業餘(包括高中、大學、AAU)、球員、教練、媒體、經紀人等多重團體的紮實會議。

為什麼要有這個會議?理由當然是因為籃壇各行其是、弊端叢生,而最主要又集中在「NBA─NCAA」和「NCAA─高中」兩個環節。

在NBA和NCAA部份,雖然近年來NBA依然高舉著「Stay in School」的大旗,但任誰也知道不過是作作樣子,一旦有如Garnett般的毛頭小伙子投入選秀,各隊還是擠破頭搶著要。這個現象更導致大學球員棄學潮持續不斷,成功者固然所在多有,失敗者卻更多,同時也模糊了球員進入大學接受教育的基本觀念。

其次,雖然不少人堅信NCAA水準精彩度並未受到棄學太大影響,可是更多人認為NCAA、NBA已經兩蒙其害,整體水準雙雙下跌。

這個問題的重點在於,NBA與NCAA兩造從未曾想過要坐下來好好溝通,NBA不在乎大學籃球生死,NCAA似乎是沒有多餘心思、也無權撈過界干涉NBA的決定。

在NCAA與高中部份,問題就更大、更多。各大學為爭取明星球員而給暗盤的現象已經持續數十年,由地上轉為地下越演越烈,鬧到現在連高中教練都有錢可拿,球鞋廠商據傳也涉足其中。「街頭經紀人」自營宛如幫派的球員網路、劃分地盤,直接和大學教練掛鉤,影響力反而凌駕高中教練之上,也是嚴重的問題。

總而言之,NCAA精心設計多如牛毛的招生規定,如今已經形同廢紙,最多只能找幾個案例殺雞儆猴(最近St.John’s的Erick Barkley事件就鬧得滿城風雨),對全面混亂、胡搞的現象,也只能無可奈何。

另外,「黑人教練協會」對於NCAA持續緊縮獎學金名額、提高入學標準的作法,則認為是「妨礙黑人球員的求學與打球機會」,也吵得很兇。

最後,Isiah Thomas集資買下CBA準備建立NBA小聯盟,以及部份人士籌組的「大學職籃聯盟」(CPBL),透露出一個現象:未來的頂尖高中明星球員,可能會以這兩個去處為第一志願,次級的球員才到NCAA唸書兼打球。

換句話說,美國籃壇固然在國際上仍是一方之霸,但內部已是百病叢生,不趕緊對症下藥,往後恐怕會死得很難看。「Hoop Summit」計劃的產生,道理在此。

回過頭來看太平洋此岸的台灣,巧得很,也有相同的問題,只是一直未曾搬上檯面,似乎也有開個高峰會的必要。兩年前我還任職媒體時曾聽過類似的意見,只是無疾而終。

台灣的職業與業餘籃壇如何配合運作、共存共榮,而不是互扯後腿?如何訓練出合格的基礎教練成為台灣籃運的種子教官,而不是數十年如一日的土法鍊鋼?有沒有人仔細想過,台灣高中搶球員、給暗盤的「熱度」,事實上也不亞於NCAA,有球員自國中一年級就開始拿錢?

「Hoop Summit」,我誠心希望在太平洋兩岸都能看到這個會議的誕生,暫時先忘掉「錢」字,試著為生了病的籃球作點事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