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ton Celtics:傾圯的王朝,黯淡的前途

去年戰績:35勝47負(大西洋區第五,未進季後賽)
離隊球員:Danny Fortson(勇士)、Dana Barros(小牛)
新進球員:Chris Carr(FA)、John Williams(小牛)、Chris Herren(金塊)、Bryant Stith(金塊)、Randy Brown(FA)、Mark Blount、Josip Sesar(超音速)、Jerome Moiso(新人)

現在還記得起波士頓王朝榮光的人,大概都老了,至少也不是屬於新世代的人類;很不幸的,我就是其中一個。屈指一算,塞爾提克已經五年沒能打進季後賽,很難想像,它們居然還是NBA之中唯一有股票上市的球隊(唯一公開發行股票的聯盟則是USBL,附帶一提),看樣子,今年的股價也很難拉抬得起來,各投資人還是直接把股票鎖進保險箱,等個十年再說……

*****

回顧:
連同上季在內,塞爾提克已經連續七年勝率不及五成,六年無法超越36勝,這證明他們所謂的「重建計劃」是失敗的,無論是延用「體制內」的人─如Chris Ford─或是體制外的Pitino出任教練,戰績依然沒有任何好轉。這些年來,塞爾提克成為典型的爛隊,陣中會有令人驚喜的球員,有著不錯的個人表現,如Antoine Walker、Paul Pierce,甚至像以前的Dino Radja,卻始終無法轉化為戰績的提昇。因此,上一季和過去的球季並沒有太大的不同,塞爾提克繼續以贏一場輸三場的頻率,讓球迷失望。

教練:
聘用Pitino是塞爾提克相當大膽、創新的一項決定,因為他是多年來第一個不出自塞隊體系的教練。原本塞隊希望借助Pitino重塑Kentucky的功力,為球隊帶來新氣象,但這次老皮很奇怪,雖然兼任總裁─換言之,掌有人事主控權─但並不像88-89年帶New York那樣神氣,反而搞得塞爾提克失去方向。

算起來,Pitino不是個爛教練,問題是,他在Kentucky揚名立萬的壓迫防守哲學在NBA完全吃不開,除了球員不買帳,也牽涉到職業比賽場次太多、太密集,整個球季下來別人還沒掛,自己的球隊倒先累垮了。而半場進攻,並不是他的專長。

此外,翻臉如翻書、喜惡無常是他個性上的缺陷,一下子說此子可教,必須重用,沒兩下子又打入冷宮,而且喜新厭舊的傾向十分明顯,也搞得球員非常不爽。長於戰術的Pitino,也似乎拙於人事佈局,重金挖來的球員往往沒有作用,轉眼間又丟入「狗屋」,球隊戰績如何會好?

本季Pitino已經放話,再打不出來就要掛冠求去,不過塞隊打進季後賽的希望實在相當渺茫。有一個說法是,Pitino已經覺得NBA不好玩,準備落跑回大學教球。目標?說不定是籃壇重鎮Indiana(IU現在的教練Mike Davis只是代理總教練)。

中鋒:
看來,這個位置是非Vitaly Potapenko莫屬。如果我是Potapenko,不知該哭還是該笑,一方面隊上除了他沒有人能擔任先發中鋒,但另一方面,壓力沈重,以上一季9.2分、6.3籃板的成績單要接下先發中鋒缺,幸好不是在西區,否則鐵定每天失眠。這個烏克蘭人打球認真,可惜天賦有限,他的防守技巧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犯規。塞爾提克這個洞的確大到難以補救,目前陣中唯一的中鋒是Mark Blount,卻不知能否擠上開季名單,即使擠上,球技也差一大截。

強力前鋒:
Walker是當然的先發,以他20.5分、8.5籃板、3.7助攻的成績,可以看出他的全能本錢,然而Walker最缺乏的東西,也正是一個球員要邁向偉大之林最重要的東西:領導能力。Walker給人的感覺是,他還在衝自己的績效,然而目前對他最重要的是球隊戰績。Walker領的是franchise player的薪水,卻始終未能展現出franchise player的氣質,如果一支球隊的最佳球員是如此,這支球隊的前途也就不言可喻了。

小前鋒:
Adrian Griffin是塞爾提克上一季唯一的驚喜,他的進攻能力並不突出,卻是塞爾提克前場唯一較具防守能力的球員,而且十分全能。如果本季他能夠至少維持相同的績效,將能在NBA中找到立足之地,不用重回CBA討生活。至於繞了一圈又回到塞隊的Eric Williams,受傷之後的表現似乎不如以往。他也是個「眼中有籃框、心中無隊友」型的球員,坦白說,他的進攻本事確實不差,但過於進攻導向的心態並不健全。

得分後衛:
進入生涯第三年,Paul Pierce原是塞爾提克另一個希望,不料在季前訓練營開訓前竟傳出被刺11刀的新聞。姑且不論Pierce為何被刺,他能夠保住一條命、重回球場就算幸運,目前似乎很難期待什麼。這種感覺有點像幾年前Bobby Hurley新秀球季發生重大車禍,他的身手從未恢復到傷前水準,但你能要求一個差點命喪黃泉的人什麼?

Pierce何時傷癒,是個問題,復出後身手如何,也是個問題,這使得塞隊的新球季更加黯淡,進攻方面只能靠Walker獨撐。目前的替補Chris Carr,六年來已經轉了六隊,絕不是替代的理想人選;即將由金塊轉來的Bryant Stith,是個敬業的好球員,可惜也經常掛病號,貢獻不會太大。

控球後衛:
幾年下來,你已經很難相信,Kenny Anderson居然曾經被喻為紐約市出產的最佳控球後衛之一。慢慢的,他成了典型的「籃球公務員」,得個14分,傳出6次助攻,就準備回家抱老婆,特別是來到波士頓之後,職業生涯似乎已失去奮鬥的目標;這個毛病和巫師的Strickland有點類似。雖然Anderson也沒有什麼防守意願,然而控球畢竟難求,而且Anderson年紀也不致於太老,要如何重新燃起他的求勝心,是Pitino相當重要的功課之一。控球沒有問題,就等於解決球隊三分之一的問題。新來的公牛舊將Randy Brown,球技不怎麼樣,但場下或許能夠扮演帶動塞隊士氣的人物。

行政階層:
波士頓以往一向由元老級人物Red Auerbach擔任首席顧問,他這個顧問不只是掛名,而且實際上真的能夠發揮影響力。不過奧老年紀也一把了,加上時代急速改變,近年來較少過問塞隊事務,結果馬上一團亂。

塞隊總經理Chris Wallace以前曾是Blue Ribbon’s College Basketball Yearbook的總編輯,這本刊物在美國算得上舉足輕重,特別在recruiting部分。不過Wallace判別球員能力的專長,似乎還無法轉化在塞爾提克身上,也或許是Pitino主導個性過強,使他無法發揮。看樣子,老皮還是應該在教練和總裁之間兩者擇一,專心一點比較好,否則兩邊都搞不好,連帶使球隊整個行政階層無用武之地。

展望:
原本塞爾提克就不被看好,現在加上Pierce的傷,恐怕連「展望」兩個字都不知怎麼寫。如果Pierce傷後復原速度不夠快,塞隊本季戰績可能還是在30-35勝之間打轉,想進季後賽是門兒都沒有。

塞隊不算是小成本或是老闆不願花錢、不願作交易的球隊,也不是沒有好球場、設備或光榮傳統來吸引明星球員加盟,波士頓球迷更是公認全美最「懂球」的球迷之一,但為什麼就是打不出頭?我個人認為,真正的源頭就在Pitino。他老兄也不是沒作交易,也不是沒有帶兵的經驗,但是球隊結構、人事、氣氛還是一團糟,號稱「壓迫防守宗師」,幾年下來反而帶出一批不願、不肯防守的球員,不是最大的笑話?

塞爾提克的重建之路,還漫長得很,而且我不確信他們自己是否知道問題出在那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