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Midnight Madness到March Madness

10月15日,在台灣沒啥重大意義,卻是令全美大學籃球迷興奮的日子,因為許多學校在10月14日深夜至10月15日凌晨這段時間,安排了校隊的第一次練球,而且名之為「午夜瘋狂」(Midnight Madness),換句話說,2000-01大學籃球季正式起跑。

事實上,這並不算是正式練球,而是一場綜合聲光效果、各式娛樂活動、扣籃表演和校隊對抗的「秀」,目的在於宣告球季開張,重新燃起籃球迷冷凍達六個半月之久的激情。

從現在起到每年三月六十四強錦標賽開打時的「三月瘋狂」March Madness,我們知道,這又將是充滿各式感人故事(醜聞?)、球星、驚奇、悲喜的豐富一季。一切,都從進入第三十個年頭的Midnight Madness開始。

而Midnight Madness,背後有著一個鮮為人知的故事…..

*****

把鏡頭拉回1970年,話說當時擔任馬里蘭大學教練的Lefty Driesell,正和教練團為著即將展開的球季開會,擬定策略、計劃和目標。

Driesell剛烈、積極的個性在全美大學籃壇赫赫有名,自己雖不走旁門左道,卻也絕不讓對手占便宜。會中,他突發奇想的說:「NCAA規定10月15日可以開始練球,這代表著只要一過了10月14日晚上12:00分,我們就可以開始練球,對吧!那麼,我們何不來個午夜練球,成為全國最早開始練球的隊伍?」

助理教練們認為並無不可,紛紛表示同意。一般來說,幾乎所有學校都把第一次練球排在10月15日下午三點,學牛們上完課之後,才到球場報到練球。

很快的,校隊準備在午夜練球消息馬上傳進校園,1970年10月15日凌晨,馬里蘭大學校隊球員齊聚學校的美式足球場,接下Driesell開出的第一份菜單:一英哩跑步。助理教練事先就把幾輛車開進球場,打開大燈,好讓球員們能在教練團監督下完成跑步,沒人敢「切西瓜」抄小路或偷懶。

神奇的是,竟然還有幾百名學生和死忠球迷到場觀看校隊跑步。下一年(1971年),到場觀看的球迷再增加為一千人。

1972年球季開打前,馬里蘭球員Mo Howard鬼頭鬼腦的跑到Driesell辦公室向Driesell建議:「教練,球季又要開始了,今年的午夜練球何不來場校隊分邊對抗?球迷們一定很感興趣,而且對打也比跑步好玩多了。」Driesell一想,這小子的主意倒還不錯,OK,就這麼辦。Howard的建議果然正中要害,這一年的午夜練球,馬里蘭的Cole Fieldhouse擠進了8000人之多。(一個小插曲:天下事偏有這麼巧,Howard在分邊對練中受傷,一直到球季開打好幾週之後才能上場,真是天意。)

馬里蘭的午夜練球一砲而紅,許多學校也紛紛跟進。但問題來了,不少老師向校方反映:「10月14日晚上大家都跟著校隊熬夜,隔天不是蹺課就是上課精神不濟、哈欠連連,一定得想個辦法才行!」這個問題最後由NCAA出馬解決,NCAA直接將練球開始時間由每年10月15日改為每年10月的第一個週六,如此一來,大家熬夜隔天還可以補個眠,不會影響正常上課。

*****

午夜練球逐漸風行全美,為了配合「March Madness」,有人想出了一個「Midnight Madness」的名詞,延用至今,已經成為全美通用的籃球專用術語,加入Midnight Madness的學校也越來越多。同時,為了尊重傳統,多數仍選在10月15日凌晨進行。

長久下來,Midnight Madness也成了大學籃球行事曆上相當重要的一天,要參加的人還得買票(而且門票搶手,供不應求),內容更是五花八門,一開始以絕佳的燈光效果搭配時下最「in」的熱門音樂,介紹校隊球員、教練出場,並特別介紹新進的大一球員,教練也會趁此時向球迷致詞,說明校隊今年的目標、展望。為了滿足球迷,則安排隊上體能條件最好的幾個球員來場扣籃大賽。

此外,中途也穿插各種不同活動,學校體育室大方送出無以數計的校隊T恤、帽子、三角旗、海報等紀念品,以校隊球員基本資料為主題的猜謎遊戲,或是抽出幾名幸運者,在中場來個「千金一擲」,只要投進,這學期學費全免。諸如此類的活動,名堂各有不同,創意十足,效果更是好得不得了。

正在全力爭取高中明星球員的校隊教練團,也不會放過這個最好的宣傳時機,都會在此時安排明牌球員到場感受該校對籃球的熱情,藉以在球員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作為11月中旬「秋季簽約期」(Fall signing period)之前的臨門一腳。Kentucky、Maryland、Arizona、北卡等名校,最是擅長利用此招。

*****

當然,不是每個學校都來這一套。以今年而言,在10月15日安排Midnight Madness的名校有Arizona、Kentucky、Kansas、Michigan State、Florida、Missouri和北卡等等,沒有安排的則有Duke、Stanford、Notre Dame、Wake Forest、Utah、UCLA等校,這些通常是較重視學業成績的學校,或是本身招牌夠大,不需要用Midnight Madness作為宣傳工具。有的學校則選擇其他日期,以不一樣的形式來為校隊打宣傳。

Lefty Driesell離開馬里蘭(他被迫離開馬里蘭,是因為1986年明星球員Len Bias因吸毒過量猝死的事件,這是另一個曲折離奇的故事)之後,目前任教於小學校Georgia State。奇怪的是,這位發明Midnight Madness的宗師,在Georgia State竟然沒有安排Midnight Madness。Driesell自有一番說詞,他說:「拜託,我今年已經68歲了,不到12點眼皮就快睜不開了,搞什麼Midnight Madness?還是隔天下午三點練球,效果會好一點。」

人總是會變的,更何況是30年前、30年後?Driesell的改變也不致於令人驚訝吧。

*****

好友陳仕佳今年率籃協幾名教練前往阿拉巴馬大學「取經」,行前他興奮的說,剛好趕得上Midnight Madness,很想看看Alabama名滿全國的大一前鋒Gerald Wallace究竟是何等能人異士。我常想,台灣不見得要有Midnight Madness,但何時可以營造出一項挑起球迷激情、期待的傳統性活動?如果有那一天,應該是籃球迷之福吧。

話說回來,其實台灣好像早就有「午夜瘋狂」了,只是都和籃球無關,包括午夜飆車、午夜在KTV前面打群架等等。最好的是,不只每年10月15日才有,而且不用買票就看得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