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AA球星故事:Omar Cook

眾所周知,紐約市是控球後衛的盛產地,Mark Jackson、Kenny Anderson、Stephon Marbury、Rod Strickland、Kenny Smith等人都是NYC的產物。今年的紐約也不例外,共有三名頂級的高中後衛進入大學階段,而且不約而同的進入在地聯盟Big East。他們分別是St.John’s的Omar Cook、UConn的Taliek Brown以及Seton Hall的Andre Barrett。Omar Cook,是其中最特別的一個小子。

到目前為止的15場球中,姓就叫作「廚師」的Cook平均16.6分、3.7籃板、9.5助攻、2.5抄截,而且已經在對Stoney Brook一役,以17次助攻刷新老學長Mark Jackson單場的助攻紀錄。這是一個原本被期望取代Erick Barkley的大一新鮮人嗎?Barkley?誰還記得Barkley?

出身紐約的第N個明星控球
身高6呎1吋的Omar Cook,出身紐約市,高中就讀籃球名校Christ the King HS。這個學校出過Mark Jackson、Erick Barkley和Derrick Phelps(前北卡控球)幾個優質控球,Cook算得上是一脈相傳。

現在的時代和以前不同了,有潛力的球員,別說高中,早在國中時代就被球探鎖定。另一個原因是現在的高中球員除了打校隊,夏天還會加入AAU聯盟的業餘球隊,巡迴全國打各種大大小小的比賽,也會參加由NIKE或Adidas等廠商或贊助商舉辦的籃球夏令營。

Cook當然不例外,出名甚早。他的校隊原就不弱,參加的Riverside Church也是紐約區最有名的一支AAU球隊,再加上高二就有8.1分、10.5助攻,高三11.4分、8.2助攻,高四18.6分、12.1助攻的成績,在1999-2000年間被高中籃球專家Brick Oettinger評為全美排名第11名的球員,同時被Oettinger選為頭腦最聰明的playmaker。

北卡踩煞車,怒投St.John’s
2000年,他被選入全美高中球員夢寐以求的麥當勞高中明星隊,以及NIKE主辦的「籃球高峰會」(Hoop Summit)代表隊,在高中聯盟、紐約區得到的獎項當然更不在話下。唯一的缺憾是,他在一場比賽中太過衝動,竟學Rodman去頂撞(bump)裁判,結果高中生涯竟以禁賽收場。

如此犀利的控球,自然是全美大學爭相招收的對象。幾乎所有Top 25的學校都鎖定Cook為控球優先人選,在recruiting period的初期,Cook一直很中意北卡,也作好九成九的心理準備,要到北卡報到。不料北卡竟在最後把獎學金給了另一個控球Adam Boone。Cook一氣之下,心想還是留在老家,免得出外受氣,遂選了就位在皇后區Jamaica的St.John’s,預備跟在Barkley後面學習一年,待Barkley畢業後,再正式頂下控球缺。

情緒化的天才控球
這一年中,全美聞名的五星籃球營(Five-Star Basketball Camp)主持人Howard Garfunkel一點都不保留的說:「Omar Cook是我35年來見過傳球最好的高中後衛。」Garfunkel伯伯說這句話的意義匪淺,要知道,五星在NIKE All-American Camp和Adidas的ABCD Camp崛起之前,一直是全美高中頂級籃球員的聚集地,他見過的明星不知凡幾,包括Michael Jordan在內。

沒錯,看Omar Cook打球,你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他的傳球,以及他控制節奏、組織進攻的能力。和現在在拓荒者沒球打的學長Erick Barkley比起來,他更像是純控球,身體也更壯。現代籃球講究的是「雙能衛」,也只有雙能衛才能吸引球迷目光,但不知為何,我對純控球卻有著一種莫名的疼惜(EX:去年的Pepe Sanchez、Ed Cota,Ohio State的Scoonie Penn或許也算),或許是物以稀為貴吧!

言歸正傳,Cook的球路也非常「紐約」─擅切不擅投,由於他的身材野壯,承受碰撞、球進小帳加一的機率很大,切傳也當然是他的拿手好戲。外線,是專家們擔心的一點。而他隨著球賽進行波動的情緒,則是大家擔心的第二點。Cook承認自己是個非常情緒化的人,在場上為了勝利,為了鼓舞隊友,什麼話都說得出來,什麼事也都做得出來,對於無法承受的人而言,造成相當大的壓迫感。而他有時也會因衝動付出代價,高中時頂撞裁判就是個例子。

King of Queens
Cook來到St.John’s的timing,可以說好,也可以說不好。不好的原因在於,St.John’s去年的主力Erick Barkley、Bootsy Thornton都已離隊,今年突然由一支經驗老到的球隊成了新鮮人得挑大樑的菜鳥部隊。其次,雖然St.John’s今年的recruiting class原被評為全美前五名,但最後卻因為Darius Miles投入NBA選秀(現在快艇)而元氣大傷。

好的方面則在於,Cook一開始就擔任先發,可以以戰養戰,藉實戰來磨鍊經驗,雖然有點像直接被丟進狼群中,卻可以獲得比較快速的成長。第二、Cook加上Willie Shaw和Kyle Cuff三個大一生直接進入先發名單,如果養成默契,又不急著進NBA,未來幾年將大有可為。

Cook沒花太多時間,就讓大家知道他的存在。大學生涯處女戰在Coaches vs. Cancer Classic出戰Kentucky,他不但攻下18分、5助攻,而且最後傳出一記絕妙的地板球,讓小前鋒Anthony Glover球進被犯,連得三分,助St.John’s在讀秒階段以一分氣走UK。值得一提的是,最後一擊前的暫停時,Cook由於先前已經注意到UK的防守重心偏向某一方,主動向教練Mike Jarvis建議戰術,最終果真料中UK的防守弱點,一擊斃命,確實是聰明的球員。

短短的15場球之內,Cook已經成為St.John’s的頭號人物,最可怕的是有6場球助攻達到兩位數。NCAA要達到兩位數助攻並非易事,更何況St.John’s並不是像TCU一樣專打跑投戰的隊伍,要達到兩位數是難上加難,可見Cook的傳球功力確非空穴來風。而且他的傳球紮實不花俏,並不屬於愛耍帥的Jason Williams(我是說NBA那個)一族。Jarvis就說,Cook最成熟的一點在於,他知道並不是每個傳球都得讓人大吃一驚,才算是好的傳球。

提前撞牆
NBA新秀都有所謂的「撞牆期」,大學生也一樣,Cook的撞牆期尤其來得早。首先,他的失誤太多,每場有4.6次,這一點應該能隨著經驗的累積改善。第二、他的外線實在不怎麼樣,到目前為止命中率40.3%,三分球35.7%,罰球72.9%倒還可接受。這個毛病在遇上Kansas時完全被暴露出來,Kansas教頭Roy Williams在該役捨人盯人不用而改守區域,就是為了防堵Cook的切入,並刻意考驗他的外線。結果Cook全場只能在三分線外一大步放鏢,很慘,投16中4。(不過話說回來,一個新鮮人能夠迫使KU為他一個人改變防守,也算不多見了)

最後一點,急欲證明自己實力的Cook,在開季順暢之後有點砍瘋了的跡象,加上他以大一生身分發號施令毫不羞赧的作風,都讓隊友有點不悅,一度造成St.John’s的內部危機。

在提前撞牆之後,Cook也不得不暗自思考自己該作出什麼調整和妥協,在耶誕假期後,終於找到比較好的平衡點。如今,St.John’s在步步險惡的Big East打出3勝1負的成績,還算不惡。

前途光明
2001年的NCAA球員故事新春第一砲,為什麼會想要寫Omar Cook?我不得不承認,第一次看到他的介紹時(當時還沒看過他打球),或許是那張照片實在拍得太差,看來有點像一隻牛頭犬,便對這個被奉為高中第一控球的「醜男」留下深刻印象。直至後來親眼在電視上看到他的球,更覺得他是個非常「特別」的球員。

你是否也曾對某個球員有這種「特別」的感覺?我常有。例如大一時的Grant Hill、剛進公牛時的Scottie Pippen..族繁不及備載。那該算是種直覺吧。Cook正給我這種特殊的感覺。

如果照他現在的數據,Cook打滿大學四年應該會刷新NCAA的助攻紀錄。問題是,現在是21世紀,用身上隨便一個地方想也知道,這種身手的球員別說打滿四年,能打完兩年才落跑都已經是謝天謝地了。Omar Cook在NCAA應該會有著光明的未來,這束光芒是否能延伸到職業,除了繼續累積進攻操盤的能力之外(請參考Andre Miller),外線可能是最關鍵的因素。就這一點來說,Cook和以往許多明星控球面臨完全相同的挑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