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甜蜜16強(西區)

廢話少說,這一區如果不是由Stanford和Maryland出線,都會是大驚奇,因為Cincy和G’Town和他們的實力都有一段差距。另外,Selection committee又被「譙」,因為他們把Maryland和G’Town兩支球隊拉到西岸的加州Anaheim打分區,讓球迷必須橫渡美國才能親臨現場。但話說回來,誰曉得Georgetown會晉級?

Stanford─Cincinnati
Stanford是今年全美大學最「完美」的球隊,內線有6-11的Collins兄弟Jason和Jarron,外線有6-6的超級大二後衛Casey Jacobsen和6-7的Ryan Mendez。他們的陣容巧妙的融合了高低年級球員,能夠打快、能夠打慢,進攻上非常有耐心,防守是出了名的嚴密,表現維持得極為穩定,從未有崩盤式的演出,而「書生教練」Mike Montgomery的經驗也沒話說。

領軍的Jacobsen,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白人射手,他的例行賽統計數字好到難以想像,命中率、三分球、罰球各超過5成、4成和8成,這看起來是在70年代才會出現的數字。而且他不是只會砍外線,也很擅長切禁區製造犯規,要擋住他並不是件太容易的事。

Collins兄弟往往會讓人搞不清楚誰是誰,因為他們根本就是雙胞胎。Jason在前兩場表現格外傑出,幹了47分。在外線具有一定水準的Stanford,Collins兄弟表現越好,勝算就越添一分。Stanford的高低位搭配相當夠水準,等閒對手光是應付外線都來不及,再加上內線雙塔,輸球也是正常的結果。

那麼,你要如何打敗完美的Stanford?完美的答案是:打出一場完美─至少要接近完美─的球賽。

Cincinnati並不是支弱隊,不過他們和以前打進8強、16強的學長們相比,的確是不太受注目的一群,連在實力大為降低的Conference USA裡都打得異常辛苦。問題是,Cincinnati是那種期望越高、失望越深的球隊(這種球隊不少,例如下面會提到的Maryland,還有Kansas)。換句話說,搞不好今年就是Cincy年。

Cincinnati以去年原要投入NBA選秀的6-2雙能衛Kenny Satterfield為主力,搭配活像個美式足球員的另一名後衛Steve Logan,鋒線仍是一票能跑擅跳的飛人。其實Cincy本季打進16強已是意外中的戰果,好死不死對上Stanford,我認為,他們只能期待奇蹟,期望自己成為幹掉北卡的Penn State Part II。

Maryland─Georgetown
這個對戰組合,場外的事比場上的有趣得多。Maryland和Georgetown兩個學校都位在Baltimore-D.C.區域,距離不過短短的15英哩,如今卻拉過來西岸打16強,實在辛苦。此外,兩校自1980年以來就沒在64強裡碰過頭,也讓各自的球迷格外期待。

插個題外話,由於兩校的前任教練John Thompson(G’Town)、Lefty Driesell(Maryland)兩個人很不對盤,所以老湯一直不肯在例行賽安排兩校對打,一直到1994年(Driesell離職後8年)才史無前例的破戒。那一戰剛好是Joe Smith(活塞前鋒,1995狀元)的大學生涯處女戰,率Maryland擊敗Georgetown。

Maryland闖進16強,是合理的結果,能不能更進一步,為教練Gary Williams突破生涯瓶頸,就待這一戰的努力。過去7年來Williams帶領Maryland四度闖進16強,但沒有一次能拿下第三勝,久而久之,這彷彿已成為Maryland的魔咒,更成為大家對Williams的終極質疑:「如果他真的優秀,為什麼老是打不進8強?」而Maryland還有另一個更可怕的魔咒:校史上17次打進錦標賽,卻沒有一次能打進最後四強,以Maryland出產這麼多明星球員的歷史,can you believe it?

Maryland本季陣容異常堅強,控球Steve Blake、得分後衛Juan Dixon都是上上之選,一對前鋒老虎鉗Terrence Morris、Lonny Baxter功力驚人,轉學生Byron Mouton和Tahj Holden、Danny Miller都有一定實力,五門齊加上內外兼具,只要去除關鍵時刻「處變大驚」的毛病,沒有理由不能再贏一場。16強對上Georgetown,也已經算是撿到軟柿子,再不能贏也沒辦法了。

至於Georgetown,本季有如坐雲霄飛車一般。他們的際遇和同為Big East的Seton Hall有點類似,都是開高走低,不同的是G’Town最後尾盤急拉,不像SH一路沈淪下去。G’Town在開季16連勝嚇死一堆人之後,Big East例行球季表現平平,最後及時搶進64強錦標賽。照bracket來看,原本G’Town遇上Iowa State就鐵掛,誰曉得ISU不振作,提前敗給Hampton,讓G’Town撿了個大便宜。

Georgetown以後場的左撇子控球Kevin Braswell領軍,鋒線高度端的是驚人無比,同為6-11的Lee Scruggs和Ruben Boumtje Boumtje(喀麥隆人,他的姓應該唸成BOOM-shay BOOM-shay,我花了兩年多才知道該怎麼唸,之前都亂唸,直接唸bobo)、6-8的Mike Sweetney,板凳上還放著幾支高塔。要論鋒線身高,他們可能是NCAA冠軍。

Braswell和Tennessee的控球Tony Harris一樣,有可能是勝利功臣,也可能成為敗戰的亂源,表現不穩定。至於他們的鋒線,高度雖然不差,但進攻本事都有限,往往打不進去,只能在外線亂飆了事;左撇子的Scruggs是唯一較具單兵作戰能力的鋒線,同時他的外線也不差。

如果一切正常,這一戰應該會和1994年的結果一樣,由Maryland勝出─除非老天爺打定主意不讓Gary Williams進8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