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和奇蹟

真是抱歉,由於我上週末返鄉探親,因此兩場準決賽是在家裡看的,但由於本人沒有notebook這種「奢侈品」,只好等待回到台北之後才開始下筆(應該說是下「指」)。這是準決賽回顧居然來得比朱彥碩兄冠軍戰preview晚的原因。不過話說回來,小朱原本就是有名的「快手」,發稿速度比他慢應該也算不上丟臉。

我光是看完第一場MSU對Arizona就傻眼了,不僅因為我在前一篇文章中的預測錯誤(我好像每次不預測則已,一預測就出狀況;如果有人要下注,下和我預測相反的一方保證削暴),也因為這是MSU兩年來臨場表現最為荒腔走板的一場球。Arizona以80-61獲勝,這其實是不太正常的比數。準決賽第一場,就鬧出了個大意外。

Surprise, surprise!!
說這場球是「意外」,並不是貶低Arizona,而是因為兩隊的實力差距並沒有這麼大。MSU這場球除了進攻籃板維持住一貫的強度,可以說是該犯的錯都犯光了,沒一項正常。MSU的外線原本就缺乏特別穩定的火力,但誰會想得到Charlie Bell和Jason Richardson兩人加起來只得了9分,投21中3?兩個人彷彿蒙著眼在投籃一樣。

外線無法提供奧援,MSU註定要陷入苦戰。偏偏平日穩紮穩打的MSU,此役竟像是一支未曾受過正規訓練的小學球隊一樣,發生15次失誤,連下半場幾記最普通的傳球,都遭到Arizona抄截快攻、直接扣籃。就這樣,中場只差2分的比數,由於MSU在連續七波攻勢中發生6次失誤,下半場開場5分鐘就被Arizona打出一波12-0攻勢,從此之後雙方氣勢底定。

Arizona表現極為正常,一雙後衛Jason Gardner和Gilbert Arenas尤其亮眼。這兩個小子此役角色似乎有點互換,控球Gardner砍了21分,Arenas則傳出7助攻、攻下12分外帶創NCAA準決賽新猷的6次抄截。中鋒Loren Woods極其沈穩的拿下11分、8籃板、3阻攻。團隊命中率五成,三分球投14中7,12次抄截,全場僅出現8失誤,都證明Arizona的狀況的確在最高峰。

Arizona由季末延續至今的這股氣不可小看,這股氣勢一方面來自,球員們非常希望為教練Lute Olson過世的妻子Bobbi拿下一座冠軍,一方面則是球員們希望證明,各大媒體在季前將Arizona選為全美排名第一的決定是正確的。當然,對Woods而言,這則是提昇選秀行情與身價的最後機會,否則,每一場球都可能是他大學生涯的最後一戰。

MSU因為區區一戰的失常衛冕失敗,其實也不需要垂頭喪氣,事實上連教練Tom Izzo也承認,他原本並未預期今年能重返四強。在這一戰中,我看出Richardson還有很多要學,也看出大一中前鋒Zach Randolph超乎實際年齡的成熟度與潛力,MSU未來幾年仍會是不可忽視的勁旅。

Lion Heart
記不記得1996年由Marcus Camby領軍的Umass,當年喊得震天響、全美皆知的slogan:「Refuse to Lose」?當年的Umass和今年的Duke比起來又如何?記不記得1998年屢屢逆轉獲勝,最後成功奪冠的Kentucky的綽號:「Comeback Cats」?當年的UK和今年的Duke比起來,又如何?

今年的Duke打到這個地步,即使最後未能奪冠,他們所留下的痕跡,也已經足夠在NCAA史上留下一筆。他們或許真的只是一支六人球隊,然而這支六人球隊,卻擁有一顆無可比擬的「Lion Heart」(偷用一下SMAP的歌名)。

我只能說這是奇蹟。雖然我一向景仰Coach K、一向喜歡Duke這支隊伍,也一向相信Duke的能力,不過當他們在上半場以17-39落後22分之時,我心裡想著:Duke一定會追上比數,不過22分的差距實在太大,以Maryland的狀況,恐怕很難翻身。天曉得,終場比數是95-84,Duke倒贏11分。

看完這場球,你能不為NCAA著迷嗎?你能不為Duke嘖嘖稱奇、不佩服Shane Battier、K教練嗎?你又能不為Maryland感到心酸嗎?

Duke開賽的緊張與手軟,加上Maryland火熱的手感,造就了一度為22分的差距,也造就了49-38的中場比數。在全美的譁然聲和我那欲哭無淚的神情中,K教練在下半場作出了幾個調整,賽後證明,招招都正中要害,發揮了最大功用,不愧是9度打進四強的名教頭。

首先,他帶著出奇冷靜的心情,以一句非常簡單的話激勵了全隊的士氣:「平常怎麼打,現在就怎麼打,毋需緊張,難不成我們會輸上40分嗎?」他要求上半場表現一無是處的Jason Williams(23分、4助攻),不要再打方法戰,以直覺和本能反應在場上發揮。同時,他也要求Duke加強籃板的爭搶。

Duke果然及時恢復,下半場命中率回昇至五成三,Jason Williams面對Maryland的1─2─2區域聯防,改投為切,一再單刀切入禁區,而Carlos Boozer(25分鐘內攻得19分、4籃板)也看不出受傷的影響,全場投8中7,Nate James(9分、9籃板,其中6個進攻籃板)的幾個進攻籃板,更是扭轉Duke禁區的劣勢,到終場前3分半鐘,Duke已經逆轉控制了戰局。

Battier(25分、8籃板、4阻攻)此役告訴我們,他為什麼同時被選為全美年度最佳球員與年度最佳防守球員。上半場Duke全體失常時,他是唯一正常的球員,而他在防守上一個人就幾乎扛住了Maryland所有的鋒線球員,將Baxter的破壞力減到最小。而Jason Williams也在上下半場之間快速的調整心態和打法,或許有人批評他是機關槍打鳥,不過他確實再度展現了掌控球賽的能力,以及「不準砍到準」的射手心態。如果他因為上半場表現不佳而停止進攻,正是稱了Maryland的意。

對於Maryland,我不忍心再說些什麼。他們此役最大的缺點是失誤太多(21次,Duke僅7次),到下半場,我相信他們心中一定又出現了前幾場面對Duke反勝為敗時的陰影,加上Duke義無反顧的猛撲,以致於越打越保守、畏懼,越打越不對勁,最後再度崩盤。

總計Duke本季四度對上Maryland,拿下三勝。值得一提的是,這四場球的勝隊,都曾在球賽中落後10分以上,但最後都逆轉獲勝。大學球賽的精彩和不可預測性,沒有比這更好的例子。

再多說幾句
有關冠軍戰preview,彥碩兄已有分析,理應不再多言,但我忍不住要插個花提出一些自己的看法。

最後由Duke與Arizona爭奪冠軍,莫名其妙、陰錯陽差的吻合了季初各家的看法。這兩隊有不少相同之處,頗為有趣。兩隊都有著經驗豐富的教頭和光榮的傳統,都是由一名大四球員領導的隊伍(Woods & Battier),都有優質的控球後衛,板凳深度都不怎麼樣,可以說是先發五虎的戰爭(兩隊基本上都是六人隊伍,但Arizona的替補可用之兵稍多)。

Arizona最大的優勢就在Loren Woods,Duke陣中並沒有可以與之抗衡的球員,我想Casey Sanders在冠軍戰出場時間會略有增加,看看是不是能作為犧牲打,至少在一開賽先挫挫Woods的銳氣。此外,Arizona球員的速度、運動天賦也略勝Duke一籌,Duke必須全力防止Arizona的transition game,寧願和他們在半場廝殺。

在Duke方面,Mike Dunleavy Jr.最近狀況很差,但最後這一戰非常需要他的全能貢獻,千萬不能再在球賽中「消失」。JW和Battier在各自的位置上都面臨重大考驗,因為對手都不是省油燈,Arizona即使犧牲掉Richard Jefferson的進攻,讓他和Battier「玉石俱焚」,恐怕也是在所不惜。至於Boozer,由於身上仍帶傷,有多少貢獻都已算是plus。

準決賽給了我們一場意外和一場奇蹟,或許冠軍賽也將是一場經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