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選秀回憶

對一個接觸NBA已17年的人而言,每個球季的記憶,往往和許多人生經歷相連,偶爾想起,懷舊思緒湧上心頭。就像一個喜歡西洋音樂的人,總會記得Police的Every Breath You Take推出時他在念國一,記得Guns N’ Roses的Sweet Child O’Mine推出時他正要考大學聯考一樣。對我來說,NBA選秀正是如此。

不知為什麼,打從一開始,我就對選秀很有興趣,起初也許是喜歡那種類似「放榜」的新鮮、刺激感。到後來,慢慢了解選秀對一支隊伍的影響程度之後,則迷上了那種類似「簽賭、下注」的感覺,甚至會在選秀之前去排自己的mock draft,猜中了就高興不止,好像自己眼光和NBA球隊一樣準似的,即使猜錯了,也覺得那些球探都是不識貨的豬。當然,到多年之後,我才更能了解,其實選秀不僅是「下注」而已,裡面還牽涉到許多其他的因素。

也因為每年對選秀會的注意,猛一回頭,才發現自己居然已經30歲了。屈指一算,看選秀會也已十幾年,這十幾年來,感覺自己生命中的種種,隨著NBA一起長大。以下就以為自己作紀錄的方式,由初探選秀會的1984年起,和大家一起回顧選秀,也算是種對年少時代的緬懷吧!

■1984年:國二…還沒啥聯考的壓力…正值反叛期,在家裡常莫名其妙的和爹娘鬧得很僵…開始聽西洋音樂,專買盜版錄音帶…
這個時期對NBA還似懂非懂,狀元Olajuwon?他是誰啊?只知道是非洲來的。第三的Jordan…嗯,我只知道他很能飛,卻沒想到這小子會是往後掀起NBA狂潮的始作俑者。

■1985年:國三…準備高中聯考,還算認真,但NBA照看不誤,常讓老媽抓狂式的說:「你們聯考也考NBA嗎?」…聯考是沒考NBA,但我倒僥倖的考上第一志願…
聽說狀元Ewing是尼克的救世主,那個年代好像身高不到7呎就無法當選狀元似的。我蠻喜歡第四順位Xavier McDaniel的光頭造型,很酷,卻是到了多年之後,才開始了解這一年選秀的偉大,7-9順位的Chris Mullin, Detlef Schrempf, Charles Oakley,13順位的Karl Malone、18順位的Joe Dumars和24順位的A.C. Green。這些老傢伙至今還在NBA混,但我的體力已經從可以打一整天籃球快速縮減到一個半小時,想想真是不可思議。

■1986年:高一…正進入高中的我,一切都在摸索和混亂之中…唯一的好處是高一下開放髮禁囉…
狀元照例的由7呎北卡長人Brad Dougherty獲選,我對他並不熟悉;首輪吊車尾的Sabonis倒比較熟悉,他被形容為「Jabbar+Bill Russell+Chamberlain的綜合體」。不過,第二順位的Len Bias在選秀會隔天因吸毒過量掛掉,才是最震撼人心的新聞,這算是我第一次接觸到NBA的「黑暗面」。第二輪獲選的活塞新人Dennis Rodman據說生猛有勁,打死也想不到,他會是史上難得一見的籃板王,當初清純的樣子和後來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1987年:高二…成績慘跌,超級鬱卒,徘徊在是否由自然組轉社會組的掙扎之中…老爸用一句話就就解決了所有問題:「不准!」…只好再撐吧…
馬刺用第一順位選了海官的David Robinson,卻得等待D-Rob服役歸來,聽起來就好像1978年塞爾提克預選Larry Bird一樣神奇。對第二順位Ohio State的Dennis Hopson寄望甚深,因為他被形容為Jordan-type的球員,誰知道…公牛繼前兩年的Oakley之後,又補進Horace Grant、Scottie Pippen,Jordan總算不用一人苦撐。後來看了Pippen的球,曾對朋友說他一定會紅,應該還算準吧!

■1988年:高三…又要聯考了…成績爬昇到約等於金塊隊的水準…灰暗的一年…
奧運會看美國準決賽敗給蘇聯,差點吐出來,對Danny Manning和美國隊教練John Thompson的功力大為質疑;後來Manning當選狀元,還是被我打上問號(現在則非常敬佩他)。非常欣賞第3順位的Charles Smith和第9的Rony Seikaly。

■1989年:大一…玩瘋了,創下一星期只上11節課的紀錄(本系每週為滿堂48節課),但成績還維持得不錯…追女朋友也追瘋了,現在回想起來真笨…
選秀改為兩輪,少了不少樂趣。當年如果我是國王隊,狀元會選Danny Ferry,而不是Pervis Ellison;但現在證明兩個人都不怎麼樣。仍為Glen Rice在NCAA錦標賽中的神射功夫傾倒不已,大膽預測他有光明未來,也為Syracuse的控球Sherman Douglas一路滾到第二輪大為不解、不爽。

■1990年:大二…搬出學校宿舍,開始和同學群居匪類的日子,成績又開始變爛了…
心中狀元Derrick Coleman,果然榮登狀元,沒想到他會成為現在這種癡肥的樣子。奇怪的是,這一年的第二輪球員表現比第一輪還好,到見在還在混的有Toni Kukoc、Greg Foster、Jud Buechler、Antonio Davis、Derek Strong和Cedric Ceballos。滄海桑田,如果是今天,Kukoc會滾到第二輪被選才有鬼。

■1991年:大三…依照自己的鐘擺理論,這又是積極振作、專心課業的一年…搬到離學校很遠的地方,每天和同學拼電動,下雨就自動停課一天…
Larry Johnson當選狀元,著無庸議,但是對他的前途頗為憂慮,因為LJ的身高實在太矮。對Dikembe Mutombo極為不屑,認為握有第4順位的丹佛是豬…我錯了。認為第二順位的Kenny Anderson是魔術強森之後最好的控球..not Gary Payton,我又錯了。

■1992年:大四…接了系學會會長,每天忙開會,忙活動…成績第N度變爛,曾想轉系…老媽好說歹說才之後才放棄轉系念頭…
令人興奮的奧運年,前五順位的Shaq、Zo、Laettner、Jim Jackson和LaPhonso Ellis都順理成章,第6順位的Tom Gugliotta則是完全未曾注意到的一ㄎㄚ,因為選前完全沒有人提到他;Googs的入選讓我知道,前10順位也可能冒出大驚奇。這一年SEC的學校是大贏家,除了狀元LSU的Shaq之外,還有Alabama的Robert Horry、Sprewell,Arkansas更一口氣命中三枚:Todd Day、Lee Mayberry、Oliver Miller。

■1993年:大五…對,沒錯,是大五…忙著作畢業設計,幾乎24小時住在系館的工作室中…打定主意不考研究所,準備當兵…五月就自己跑去理了小平頭以明志…
這一年的NCAA冠軍賽是我這十幾年唯一錯過、沒看的一年,卻始終未曾懷疑過Chris Webber的功力。很納悶為什麼魔術要把Webber賣掉換來第3順位的Penny(雖然也很欣賞Penny),如果不賣…Wow, Shaq+C-Webb!!此外,對第11順位的Allan Houston情有獨鍾,很懷疑第10順位的Lindsey Hunter,真是專家所謂的「第二個Isiah Thomas」?結果證明我的憂慮正確,他不但不是第二個Isiah,而且還不是個合格的控球後衛。

■1994年:入伍…當兵第一年,還有什麼好說的,不都一樣嗎?被操、被拗、很累、一天到晚想睡、和女友說再見…that’s all…
心目中的狀元是Grant Hill,第二選擇是Jason Kidd,不料大狗Robinson成為最後的狀元。當年沒注意到Temple的Eddie Jones,那時Aaron McKie還比Jones表現搶眼,最後Jones第10順位被湖人選走,McKie則以第17順位入選拓荒者。事實說明,湖人總管Jerry West的選人眼光確實獨到,而Temple這雙鐵衛的表現,也未令人失望。

■1995年:退伍之日茫茫無盡期…嗚嗚
很訝異只有大二的Joe Smith會宣佈棄學,也很訝異Wisconsin的Michael Finley竟然落到21順位才被撿走,他原應是樂透順位的球員。這一年是棄學球員的天下,北卡的Wallace、Stackhouse雙雙落跑,同時KG成為史上選秀順位最高的高中棄學生(但看樣子今年這項紀錄就要被打破了)。

■1996年:退伍…上台北開始第一份工作…覺得老闆很豬頭,覺得自己被拗…每天塞車、被罵,很痛苦…
很難接受Allen Iverson當選狀元的事實─1979年以後第一個獲選為狀元的控球後衛─但是除了他,也找不到其他夠格當選狀元的人。覺得灰狼用Ray Allen去換Stephon Marbury是虧本生意,未來一定會後悔。現在我是不曉得灰狼是不是後悔,但Steph已經不在灰狼是事實。當年最欣賞的球員是Ray Allen與Shareef Abdur-Rahim,Kobe Bryant?他只是個很不錯、被overrate的高中生吧!天曉得…,湖人的Jerry West第N次在選秀會上交出神奇成績。

■1997年:工作、工作,還是工作…
過去三年來都是狀元第一人選的Tim Duncan,終於正式成為狀元。納悶的是,以前從未看過他身高超過6呎11吋以上,為何進了NBA竟成為7呎?但說真的,這一點都不重要。有點懷疑Keith Van Horn是否值得第二順位,後來看過他的球,懷疑馬上消失,he’s for real, man…認為整個選秀中最有潛力的是Villanova的Tim Thomas。

■1998年:工作、工作、換了工作…
原本預測的狀元是Kansas的Raef LaFrentz,很驚訝Paul Pierce竟會滾到第10順位。認為Mike Bibby是第二個Jason Kidd,至今仍未放棄這個想法。最大的驚奇是Jason Williams和Dirk Nowitzki,當時僅知JW是個因吸大麻而被踢出校隊的傢伙,Nowitzki則是個在Hoop Summit上打出頭的德國長人,聽說有打小前鋒的本事,基本動作優異。

■1999年:工作、工作、又換了工作…快30歲了還跟頭豬一樣一事無成,心中有點恐慌…
認為狀元應該是Steve Francis,而不是Elton Bland。對Duke這批球員(Bland、Will Avery和Corey Maggette)七早八早就趕著棄學的想法非常不以為然,因為他們才剛在全美冠軍戰敗給UConn。

■2000年:踏上紅毯的另一端,身份證的配偶欄填上了名字,有點難以相信…
Kenyon Martin即使只剩一條腿,仍是狀元的不二人選,這一點我是沒意見的,但也可知道這一年的選秀水準多差。最欣賞的球員是Mike Miller。對於Morris Peterson滑落到21順位與各隊搶標外籍長人的事實,感到不可置信。

年復一年,體力漸衰,智慧漸長(存疑?),NBA的選秀會則似乎是江河日下,問號、身手不知幾何的外籍球員與棄學球員愈來愈多。然而,或許真是那種類似於賭博下注的的刺激,讓我對選秀仍抱有和以往相同的期待。畢竟,選秀會已是我人生成長經歷的一部份,是我每年六月份固定的行事曆,不知各位是否如此?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