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隻眼看瓊斯盃

一年一度的瓊斯盃結束了,大部份的人都很高興,小部份的人很不爽。高興的是,中華隊拿下史上第一座瓊斯盃冠軍;不爽的是,這座金盃說難聽點,可以說是「硬拗」來的。

在興奮的人群中,中華隊上下全成了神,是永不放棄的「逆轉小子」,在不那麼興奮的人口中,瓊斯盃成了「自慰盃」。網路留言板、BBS上掀起大戰,媒體也各有論斷。在激情與不屑過後,不妨,用我們的第三隻眼,平心靜氣的來看這座冠軍、來看瓊斯盃這個比賽。

我不想成為一個鄉愿的人,卻也不願過份主觀的以偏概全,讓自己脫離現實。所以,我一方面肯定中華隊上下的努力,另一方面卻也對瓊斯盃的意義與未來感到憂慮。

■七個打五個?
明眼人不說瞎話,以裁判尺度引領的主場優勢,是眾多批評的颱風眼。沒有人能否認,裁判在幾場可歌可泣的逆轉戰役中都幫了中華隊大忙,對加拿大一役最扯,終場前五分鐘落後12分,最後倒贏兩分;對俄羅斯也在中場落後10分的劣勢下逆轉勝。甚至冠軍戰對南韓,裁判的哨音尺度也讓南韓教練秋壹勝在終場前6分鐘就放棄比賽,將主力全部調下場。

七個打五個的確是不太道德,但說實在的,哪個比賽沒有主場優勢?猶記東亞運中華出戰日本,最後延長賽落敗,該役中華與日本的罰球比是2比22,還不是被地主搞得很慘?再說上個月才結束的亞洲盃,南韓在準決賽被黎巴嫩幹掉,據說也是該役兩名中東裁判的傑作;南韓教練金東光一看到兩名中東裁判出場執法,就知道一定有人暗中搞飛機,臉都綠了,卻也只能默默承受。(註:由於先前大陸對黎巴嫩一役兩隊幹架,黎隊球員慘遭大陸關燈打人、揮剪修理。據傳大陸要求黎巴嫩停止上訴,交換條件是保證黎隊打進冠軍戰,換句話說,也就是保證黎隊以亞洲前兩名的資格進軍世界盃)

連亞洲級的賽事都能玩成這樣,瓊斯盃這種邀請賽,又算得了什麼?差別,只在於裁判「變魔術」的功力高低,功力強的,能玩到外行人完全看不出來,統計數字也完全無法顯示。功力差一點,引來批評也是難免的。

此外,瓊斯盃外隊吃、住都是籃協招待,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對上主隊吃點虧,縱使幹在心裡,摸摸鼻子也就算了,往年還不都是如此?

■為中華隊說幾句話
裁判尺度確實讓我有點失望,不過我也認為中華隊值得大家的掌聲。首先,陳信安歸隊對中華隊的確小有幫助,至少中華隊多了一枚具有切入破壞力的催化劑;其次,中華隊整體的戰力與狀況,比亞洲盃時好了很多(雖然瓊斯盃和亞洲盃是兩個不同level的比賽)。其三、誠如裘必勝裘大爺所說,就算有裁判幫忙,空檔投籃不進、三分外線不準,能贏嗎?

在家裡出戰,給了中華隊不小的心理優勢,籃球是受主客場影響最大的運動之一,不是沒有道理。看了這麼多場比賽,我還沒看出中華隊的作戰方法,勉強要說,就是「沒有方法」;但是「沒有方法」有時卻也成了中華隊的優點,面對中華隊這種板凳深度不差、活力十足、操不死又不擅打方法戰的球隊,除非實力遠高過中華隊一截,否則作再多的scouting恐怕也沒什麼用,因為他們會在沒有人預料得到的情況下出手、快攻、切入,十分無厘頭。

我個人認為,這批新血帶給球迷和籃壇最正面的意義,倒不在他們現在或未來能打得多好,而是從他們身上,看不到老中華隊的散漫、怠惰,看到的是百分之百的努力、拼勁(某些內線球員除外,if you know what I’m talking about…)和奮戰精神,看到的是未來的可能性和無限性。把裁判哨音的偏頗責任完全加諸在他們身上,是不太公平的。

但話說回來,中華隊換血成功了嗎?我始終覺得中華隊的失調結構造就了球風上的限制。中華隊內線球員不夠多、不夠壯、不夠狠、不夠積極,後場則有著太多同質性的球員。當然,中華隊和南韓有著同樣的原罪,找不到身材超高的內線球員,先天的限制迫使他們只能以外線為主,我也承認,中華隊以南韓為學習目標,是蠻切合實際的作法。但是,如果你注意的話,南韓固然每一隊都在外線架起重砲大肆轟炸,內線球員卻無論高矮,都有單打、偷襲的能力,不致於像目前的中華隊一樣,內線一律放空,形同棄守。

內線競爭力幾乎等於零,光靠外線想轟垮對手,無奈手氣有一場沒一場,這是中華隊現階段最大的問題。

此外,同樣進入換血階段的教練團,讓我也有點悲觀─雖然我好像從來就沒樂觀過。李雲光夠努力,但是本質學能和經驗實在有待累積和磨鍊,在亞洲盃、瓊斯盃,有時多少能看出他在場上的手足無措和混亂思緒。也許他未來是名好教練,但現在要接國家隊,要讓眾家好手在短時間內融合為一體、發揮出最高戰力,委實還早了點。

總的來說,無論是球員或教練團,新世紀中華隊讓我們看到了努力、誠意,成果則還是一片混沌。如同顏行書說的,一個瓊斯盃冠軍不代表什麼,也不代表換血成功,未來的路還長得很。

■案外案:顏行書不敵泛綠軍?
瓊斯盃莫名其妙扯出了顏行書摃上李雲光,成為超級板凳的案外案。兩造都公開宣稱並無此事,但任憑誰也知道事情有點怪。一般的說法是,陳志忠退伍後要加盟裕隆,以中華隊球員名單與教練團中的「泛綠軍」色彩,陳志忠自然而然的成了先發,加上顏行書可能有點情緒性的反應,結果上場時間就逐漸減少。

首先我們要先搞清楚,如果真有此事,真正的原因在那裡?是如外界所說,還是顏行書太過率性、氣盛,導致「姥姥不愛」?其次,我們也應該知道,教練原本就有自己屬意的球風和信賴的球員,無論如何總得有人坐板凳。(留侯兄正在寫的Drazen Petrovic就是個例子,在拓荒者時坐板凳坐到感冒,轉檯籃網後才大放異采)。第三、我絕對認為顏行書是較有控球天賦和才氣的球員,也很努力,但陳志忠目前的狀況確實比他好上一點。

真正的原因無從得知,因為我不曉得李、顏二人是否真有正面衝突,才讓情況惡化至此。李雲光中華隊的第一要求是嚴明的紀律,所以我才會推測兩人可能有過某種程度的衝突。對此,我個人有兩個感覺:第一、李雲光的作法太過激烈,而且沒有避嫌,如此作只會讓人對「泛綠軍統治籃壇」、「順綠者昌、逆綠者亡」的說法更加認同,並不聰明。瓊斯盃只是個層級不高的邀請賽,沒有必要搞成這樣子。第二、顏行書就算被冰,也毋需氣餒鬱卒,一年後、或是換了教練後,情況說不定就大不相同。他的籃球路還長得很,他的籃球才華也絕對不會被埋沒,沒有必要因為一時的賭氣或不快而壞了自己的名聲和心情

* * *
有人可能覺得我說了半天等於沒說,感覺像是雙方各打五十大板,改日再審。然而世上的事就是如此,唯有你用第三隻眼來觀察,才比較容易平心靜氣的瞧見事情的全貌。瓊斯盃是不是真的七個打五個、中華隊換血是否成功、表現如何、顏行書和李雲光是否真成了仇家,都不會有標準答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