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場雜記(8)

老婆的觀點
一天晚上,我老婆問我:「新浪要去大陸打球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鬧這麼大?」我簡單向她說明之後,經常到大陸出差的老婆提出她的看法。

「為什麼要掛台灣?這不是自己找麻煩嗎?」她說,先前深圳曾有一名台商開餐廳以「福爾摩莎」為名,不被同意,一般的小規模台商公司,名稱能不扯上台灣就不用,以免夜長夢多。她憑自己的經驗和判斷說,如果不是新浪和中國高層有特殊的deal,要掛台灣根本不可能。要說泛政治化,大陸恐怕比台灣更嚴重。

她也說,大陸人對台灣人有著非常複雜的情緒,特別在沿海地區。一提到台灣人,大陸人的反應都是:「台灣是我們的」、「三天內就把台灣打下來了」。但是,他們也知道,台灣人就是比他們有錢,台灣就是比大陸繁榮,甚至,為台商工作的人,就算對台灣人恨得牙癢癢的,平常也得「忍氣吞聲」,巴結台灣老闆和主管。

我老婆的意見只能代表某些人的想法,不過和圓球討論板上某些網友的意見,可以作為對照。現在台灣無論是就業市場或是企業本身,都燒起一陣大陸熱,和兩岸人民之間彼此的觀點互相對照,似乎既諷刺又耐人尋味。

一分錢和偽鈔
信誓旦旦準備重出江湖的Penny Hardaway又掛了,難不成這「一分錢」也是「偽鈔」?說真的,我個人始終對Penny有著期待,雖然我知道他在魔術隊時曾經用不太上道的統戰手法搞掉教練Brian Hill。

為什麼?因為他是不折不扣的天才球員!天才總給人期待。打從他在Memphis(當時叫Memphis State)大一時第一次見到他的傳球、出手時機、在不同球員防守下不同的出手方式,就有一種莫名的第六感,覺得他是個不可多得的奇才。當然,「魔術強森第二」的稱號,也是一開始讓我注意到他的原因。

從Penny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一個NBA球星的起落,就像以前的Ralph Sampson、Roy Tarpley、Danny Manning(他還算好的)、Connie Hawkins一樣,或因傷、因病、因為其他因素,而使他們未能成為光芒閃亮、流芳後世的巨星。Somehow,我對這些球員的感情,比許多成為巨星的球員還多。看完籃球紀錄片「Hoop Dream」之後,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我們看到了檯面上風光的球星,如MJ、Kobe,媒體展開瘋狂的造神運動或扒糞工程。當然,要成為巨星非得有相當的本事不可。然而我只想說,有時我們忘了注意許許多多原本有可能成為巨星的球員故事,忘了去體會、感受他們之所有未能達到理想境界的原因。

這世界上,成功的人就那麼多,失敗的人則無以數計,原因各有不同,不見得真是不努力,或是沒有天份。曾不曾想過,如果MJ出道第二年腿斷時,像Sampson一樣遇上庸醫,今天他會不會是神?還會不會有第二次的復出?如果Penny不是一再受傷痛困擾,今天的他,就算曾有作掉教練的前科,場上成績又會是如何?

因此,每次看到近年來總是帶張苦瓜臉的Penny,我總是想起第一次見到他時的模樣,並且衷心期盼他不會是另一個Ralph Sampson,我希望你也一樣。

你一定不知道
前幾天在ICQ上和一位義大利朋友聊天,聽完他的「簡報」,我才發現自己對歐洲籃球─至少是義大利籃球─的現況了解,錯得離譜。而我也相信,大部份人都和我一樣有著錯誤的觀念。

一般人都知道,歐洲各國籃球聯盟和全球絕大多數非美國的籃球聯盟一樣,都對洋將設有上限,有的是一人,大部份是兩人。其用意,當然在保護本土球員的生存空間。因為美國球員人才濟濟,如果不設限,那其他人還混什麼?

義大利籃球皆然,以往設有兩人的洋將上限。不過,這個規定在今年被打破。一名美國球員Jeff Sheppard(肯塔基大學奪下1998NCAA冠軍時的最有價值球員,身高6-3的白人得分後衛)不滿洋將上限限制,一狀告上法院,結果義大利法院裁定這個規定違反公平競爭的原則,判義大利職籃聯盟敗訴。換句話說,義大利職籃聯盟必須取消洋將上限,從今以後,外籍球員和義大利球員一視同仁,各隊愛用幾個就用幾個。這個判例,現在成為非常有名的「Sheppard Case」、「Sheppard Rule」。

奇怪的是,大多數球隊私下開心得很,關鍵在於:洋將比本土球員便宜!你相信嗎?一開始我也不信。更何況,這違背了我們一般對全球籃球員市場供需的了解,在大多數的聯盟中,外籍球員的薪水當然要比本土球員來得高。

我的義大利朋友說:「這你就有所不知了,一個球技還不錯,但無法入選義大利國家隊的本土球員,每個球季開價要14萬美元,這不打緊,還向球隊要車子、房子、水電補助、各種津貼、分紅,連女朋友的開銷也敢開口要;美國球員除非是級數不錯,像Dominique Wilkins一樣混過NBA,或是像Rashard Griffith一樣有高度(目前歐洲職籃最高薪球員,大約在150萬美元左右),否則大概7、8萬元美金就搞定,還不是打得嚇嚇叫。我問你,如果你是球隊,會要洋將還是本土球員?」

他說,義大利現在有一支球隊Cantu(好像不是第一級的),陣中美國球員多達六人,可是他們是全聯盟最窮的球隊。以前還沒有這個判例,各隊付本土球員的薪水付得哀哀叫,現在洋尃沒有上限,各隊反倒可以很大方的把不夠格的本土球員淘汰掉。

我聽了,只有傻眼。這種奇怪的現象,以及義大利法院的判例,完全超乎我的想像之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