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場雜記(9)

■Bye-bye, Grandma’
Larry Johnson,1991年的選秀狀元,一度以12年8400萬美元合約嚇死一堆人的巨星,就這麼在喬丹復出的超級旋風中靜悄悄的退休了。But anyone cares?

對有點年紀的NBA迷而言,即使不care,總還是有點記憶的。前兩年他讓尼克擊敗溜馬那記爭議性十足的「四分球」、投籃得分後比出的「L」手勢、那幾顆一張口會讓人嚇一跳的金牙,還有多年前那支具有時代性意義的Converse「Grandma’」廣告…。我相信,如果沒有Grandma’廣告,也不會出現NIKE後來為Penny打造的Lil’ Penny。

LJ初次進入我的腦海中在1989年,他正要由Odessa Junior College進入UNLV。JC的報導比起NCAA少得太多,我所知道的是,他是當年JC最佳球員,身高只有6-7,卻是無堅不摧的坦克,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這句話:「人如其名,Larry Johnson是Larry Bird和Magic Johnson的綜合體」。

多年之後的今天聽起來,這個形容仍然讓人有「如雷貫耳」的感受。大鳥加魔術?那天下還有人打得過他嗎?這個球探的形容並不太準確,不過我真的會很懷念LJ那股「漢子」的氣息,他的微笑帶來的感染力,獨樹一格、時間差掌握得剛剛好的禁區打法。沒有他的尼克,心理強度恐怕會差很多。

或許以後該寫篇文章來「紀念」他吧!

■巴特爾?NBA?
巴特爾挑戰NBA的消息,在留言板上引起討論。先聲明一點,我樂見巴特爾一圓NBA夢─就像我樂見新浪轉戰大陸一樣(只是不能理解他們選擇的方式和過程),但坦白說,如果我所認識的巴特爾能夠登上NBA名單,甚至停留超過一季以上,那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我的眼睛瞎了、頭腦和漿糊沒兩樣;第二、以前在亞洲所看到的巴特爾,從沒認真打過球。

誠然,巴特爾在前陣子的亞洲ABA聯賽中,小露了兩手外線,內線則好像是「五檔直上阿里山」,但說真的,ABA有人在防守嗎?再說內線,有人能守、敢守巴特爾嗎?照我看來,吳志偉遇上巴特爾根本就是棄守。

王治郅、姚明讓老美流口水,我可以理解,巴特爾,我無法理解。除了身高體重之外,巴特爾的年紀也老大不小了,速度、體力、天份只是一般,這些條件,在美國自己和歐洲的長人中找不到嗎?I don’t think so。除非金塊是從市場行銷角度著眼,那我沒話說。

無論如何,McDyess掛了,金塊本季也沒指望了,巴特爾得好好把握這個天賜良機,錯過了鐵定不會再來一次。

■奇也怪哉
前塞爾提克教練K.C. Jones日前被診斷出罹患前列腺癌,和小牛的老Nelson好像是同一個毛病。我不了解癌症這檔子事,但感覺上好像經常聽到西方人得癌症,光是NBA,這幾年下來就聽過不少。

還不只如此,NBA球員中也經常出現一些莫名其妙的怪病─絕無不敬之意─例如Sean Elliott、Alonzo Mourning的腎疾、腎臟移植,還有最常見的「疝氣」,Olajuwon、Kevin Johnson等人都曾不幸中獎(為什麼長這麼大還會疝氣呢?I never know)。最扯的是爵士老將John Starks上季還切除了一邊的「蛋蛋」。

話說回來,K.C. Jones是很少數在NBA中揚名立萬的黑人教練。或許因為Larry Bird、Kevin McHale和Robert Parish這三劍客太厲害,加上本身個性比較lowkey,既不愛說話也不像Pat Riley那麼帥,導致Jones在塞爾提克王朝中很少被提起,但Jones的教練功力顯然是應該被記上一筆的。而且我確信一點,Jones的功力比起他的老隊友Bill Russell,那可是好上太多了。

球迷總不希望聽見球員或教練生病的消息,希望他們快快康復,從此無憂無慮。

■名人堂新生報到
今年籃球名人堂錄取「新生」三名,包括一名球員Moses Malone和兩名教練Mike Kryzewski、John Chaney。照例的,MJ復出的光芒實在太過閃亮,加上隔了個太平洋,這三名傳奇人物在本地幾乎完全沾不到光彩,但是請別小看他們的成就、忽略他們的故事。

Moses Malone是史上第一個進入名人堂的高中棄學生,未來,Kobe、KG甚至McGrady都有可能踏上他的步伐。球場生涯20年、率76人奪冠的成就,就不提了, Malone最值得一提的,其實是他的性格。說起來,他和Larry Bird有點像,都屬於沈默寡言、苦幹實幹型,不易引起注意,但他以6-10的身高縱橫籃壇20年,場外從不鬧些狗皮倒灶的鳥新聞,卻是所有球員可以學習的典範。

Duke的Coach K和Temple的John Chaney,一直是我個人非常敬重、崇拜的教練。Coach K師承火爆教頭Bob Knight,卻走出了自己的一條路,將Duke由80年代初的衰敗期帶進90年代、乃至21世紀的高峰期,嚴格訓練與人性管理兼容並蓄。Duke的球員或許不見得都是明星,卻幾乎不見胡搞瞎搞的球員(聽見了嗎?Michigan?),大學教育的宗旨,不就是如此?看看Coach K,再看看國內大學的籃球教練,唉!

John Chaney可能是另一種典型,他被稱為「黑人版的Bob Knight」,火爆個性和嚴格要求可想而知。多年來,Chaney以不變應萬變,他才不管你前一天鬼混到多晚、念書準備考試到多晚,練球永遠是早上五點半,遲到一分鐘就是皮癢。而他也堅持「防守至上」的籃球哲學,以獨到的matchup zone來帶領球隊,他才不管Temple打球多難看。現在NBA的Eddie Jones、Aaron McKie,剛被老鷹釋出的Pepe Sanchez,都是他帶出來的高徒。

除了球員,教練一直是名人堂成員中占有極高的比重,如果換成是台灣,我不曉得會有幾個教練能夠被選進台灣籃球名人堂…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