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場雜記(11)

我查了一下,上一次在垃圾場發表文章,居然已經是去年11月12日的事…偷懶真是偷得太兇了一點…

■從Steve Kerr談起
最近在某網站看到Steve Kerr說的一段話,把我給笑翻了。被問到他可能在交易截止日前遭轉手的消息時,可愛的Kerr說:「嗯,沒錯,那個規定只有6呎5以下球員可以打的聯盟,有一隊叫Winnipeg 99ers對我很有興趣,拓荒者決定拿我去換12瓶Coors Light啤酒和一盒Ritz餅乾。」

這讓我想起Kerr從前說過的一句玩笑話。1993年Kerr被騎士賣到魔術,原本還可以的上場時間暴跌至10分鐘不到,他老兄說:「當初到魔術時,他們說我的上場時間會增加,我不知道他們是指高爾夫球(佛羅里達州以高球場多聞名)。」

某一場比賽馬刺大幅領先,準備替補上場的Kerr在場邊熱身,猛力旋轉著自己的手臂,還告訴隊友:「好,該是我表演一下大車輪灌籃的時候了。」

Kerr從來都不是我喜歡的球員(誰會喜歡?),顯然的,他也不是一線球員,甚至連二線都搆不上。但我欣賞他那種能夠自娛娛人、自己「虧」自己的性格,為NBA增添了不少趣味。

事實上,他還真是個奇才。第二輪50順位選來的貨色,在NBA混了14年,連續拿了四枚冠軍戒指(96-98年公牛,99年馬刺)。說他幸運,倒也不盡然。他在95年三分球領先全NBA時,命中率達5成24,97年贏得三分球大賽冠軍,讓他在三分線外open,是非常危險的事。

最近留侯寫了一篇「170俱樂部」,到去年球季為止,Kerr的生涯命中率4成83、三分球4成62、罰球8成56,如果不考慮出手次數的限制,加起來已經超過180,這是只有大鳥柏德、大嘴米勒等人可以達到的水準。Kerr或許不起眼,卻是很可怕的純射手。

然後,我又想起曾經發生在他身上的悲劇。Kerr出生在黎巴嫩的貝魯特,因為他老爸是貝魯特美國學校的校長,後來Kerr回美國讀高中,進入Arizona大學。留在貝魯特的老爸,有一次在恐怖份子的炸彈攻擊中喪命,讓Kerr無比傷心。在一場Arizona作客Arizona State的比賽中,有一些搞不清楚狀況的ASU豬頭學生,居然在場邊拿著海報,上面寫Kerr的老爸是恐怖份子…云云,要干擾Kerr的情緒。事後ASU的校長特別為此,寫了一封信向Kerr道歉。去年921事件發生後,又看到媒體記者採訪Kerr,提起了往年的這檔事。

總之,Kerr這個球員讓我五味雜陳。眼看他的生涯將近終點,心裡有種特別的第六感,覺得他往後會是個不錯的教練…

■會心的幽默
說到Kerr的幽默,也不免讓我回憶起幾個擅於開玩笑的傢伙,他們讓我的NBA回憶中充滿微笑和狂笑。近年來,這種人好像少了。究竟是大家的態度都認真了起來,還是具備幽默感的人少了?I don’t know…

1982至93年間混過老鷹、熱火、活塞和金塊的中前鋒Scott Hastings,11年生涯平均只有2.8分、2.2籃板,可以說爛到一定的程度,不過他幽默的程度少有人能比。在他說過的無數笑話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在1988年被老鷹轉手給當年的擴張球隊熱火時說的一句話。他說:「來自各隊的球員報到,進行第一次練球後,我真的感到很害怕,因為我發現自己是全隊球技最好的球員…」。這位老兄後來轉任球評,現在不知是否還在原職,不太確定。

1978至91年間打過拓荒者、馬刺和湖人的6呎10吋矮中鋒Mychal Thompson,也是有名的笑匠,當然,他的球技不差,12年生涯平均有13.7分、7.4籃板。熟悉往日活塞「壞孩子」的老球迷,當然更不會忘記擅於搞笑的6呎11吋中鋒John Salley。Salley因為搞笑功力百分百,還真的曾到電視台去主持脫口秀。最幽默的巨星級球員,恐怕要算是Charles Barkley,惡漢不但幽默,更以敢言聞名,這是TNT聘他去擔任球評的最大原因。

教練界中最幽默的,印象中應該是被Karl Malone視為第二個父親的前爵士教頭Frank Layden。Frank的體重一度飆到近300磅,但是在得了癌症之後,瘦了一大圈,不再是往日心寬體胖的模樣,說真的,看了讓人不敢置信。

Layden很喜歡「虧」球員,有一場球某人上場三十幾分鐘結果只抓下一個籃板,其他統計項目都掛零,Layden賽後虧他:「孩子,恭喜你,你剛剛比死人多抓了一個籃板」,一次他在評論某個練球、比賽不夠認真的球員時說:「他幾乎不會流汗,我想他的汗水可以拿來治癌症了」。有一年他獲選為西區明星隊教練,媒體問他感想如何,他說:「沒什麼感想,我才接完球隊通知我成為明星隊教練的電話,老婆就叫我去倒垃圾。」

Frank在教練圈享有盛名,但兒子Scott到尼克擔任總經理,一切作為卻讓人不敢領教,也被外界轟得蠻慘的,看來Scott是沒辦法和老爸一樣幽默。

看NBA多年,同時身為一個前媒體記者,我逐漸了解到為什麼NBA每年要選All-Interview Team。採訪國內運動最痛苦的經驗是,明明比賽很精彩、內容很豐富、結果很動人,但賽後採訪球員,大部份國內球員除了「爽!」、「這是全隊共同努力的成果」、「感謝教練、隊友」之外,就吐不出其他字來。那你要我怎麼辦?難不成要替球員瞎掰嗎?而採訪時,球員的態度、應對、親切與否,也直接影響到採訪的內容、心情和品質,畢竟,有誰想看著一張冷漠的臉和死魚般的眼神?

我有收集球員、教練談話內容(quote)的習慣,特別鍾愛幽默類的quote,以後再拿些例子出來和大家分享。

最後再和大家分享一則,日前在不知那個網站看到的。Elton Brand的經紀人David Falk,在被問到公牛隊重建計劃時說:「公牛重建已經好幾年,但到目前為止公牛總經理Jerry Krause作得最好的重建計劃,就是重建快艇隊。(因為去年選秀日當天Krause將Brand賣至快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