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AA大戰國(7)

■Shawn Finney
日前美國Tulane大學Shawn Finney應NIKE之邀,來台作了一個教練講習,順便花了五天10個小時指導中華隊。他的教學內容和精神,令人印象十分深刻。或許是年輕,他那種言談中的熱情,似乎相當具有感染力,和年紀較大的教頭有所不同。

Finney是何許人也?他於1962年9月20日出生於西維吉尼亞州,大學就讀Fairmont State,也打校隊,但是沒打出什麼名堂。1985年畢業之後,85-86球季他在馬里蘭州的Garrett Community College擔任助理教練一年,86-87在肯塔基州的Pikeville JC擔任助理教練,87-89年再轉到維吉尼亞州的Randolph Mason College擔任助理教練。1990年,他獲得時任Tulsa大學教練的J.D. Barrett青睞,被該校聘為助理教練。

後來Barrett離職,Tubby Smith接任,把Finney留了下來,從此開啟他和Smith的師徒情緣。90-96年間,Finney在Tulsa,96-97隨Smith到Georgia,98-2000年再隨Smith轉戰Kentucky,並於1998年贏得NCAA冠軍。2000年,38歲的他正式接任了Tulane的總教練。

Finney師承Smith,自是以壓迫防守見長,這一次來台他除了在講習中講解基礎訓練,指導中華隊則以籃板為主,並未能充分展現長才,有點可惜。

但這並不是我所要說的重點。屈指一算,Finney在總教練之前,已經在助理教練的職位上磨了15年之久,以38歲的年齡能夠接掌NCAA第一級大學的總教練,其實都算是青年才俊。Finney自己就說,在32歲到39歲之間能成為總教練的,都被視為young coach;像Missouri的Quin Snyder或Florida的Billy Donovan者,畢竟是少數。

NCAA的教練世界裡,欲修成正果,必先嘗苦果,歷經「爬梯子」的過程,一步一腳印,廣結善緣,再加上一點好運氣,才有登上總教練位置的一天。?一旦成為總教練,另一段苦日子才剛要開始,搞不好的話,一兩年就被殺頭。

看看台灣籃壇,有多少資歷不夠、專業不足就成為國中、高中、大學、甲組乃至國家隊總教練的教練?這也就算了,在教練職位上還不知虛心求教,強迫自己進步、學習。這樣下來,要誤了多少台灣球員?

我們的教練老愛說:美國練的那一套和我們還不是差不多。我不是教練,但我認為,「差不多」是正常的。籃球就是籃球,又不是什麼玄學,很多理論、基礎是放諸四海皆準。但他們沒看到的是,「差不多」當中的「強度」是否不同,「要求」是否不同,「標準」是否不同。

看了Shawn Finney的講習和對中華隊的指導,再想想國內籃壇,你會發現,台灣教練進步的幅度真的跟不上球員資質成長的幅度,而這絕對會是阻礙台灣籃球發展的主因之一。

■時機歹歹
全球經濟有多差?已經差到運動產品大廠NIKE都不得不刪減預算!據報導,NIKE已經不再贊助Kansas大學校隊的球衣裝備,同時也撤除了對部份學校的產品贊助,以節省開支。景氣,真是夠差了。

NIKE在1997年和Kansas簽下四年贊助合約,每年除提供該校所有校隊(含籃球、美式足球、曲棍球…等)的球衣裝備之外,另贊助10萬5000美元現金以及20000美元的社區發展基金。2001年到期之後,合約雖延長一年,但已經縮水,10萬5的現金沒了。今年,嘿嘿嘿…請自購。

NIKE應該不是退出所有校隊的贊助,或許籃球、美式足球等大項還將保留,而NIKE和KU教頭Roy Williams的個人合約也不受影響。但確定的是,像曲棍球、棒球等這種「小腳」的運動項目,校隊裝備從今後得要KU自掏腰包。

印象中,北卡大也和NIKE簽有all-sport的贊助約,是否比照KU辦理,不得而知。不過打從一年多以前開始,球鞋廠商的贊助就逐漸減少,不僅是NCAA,NBA更是如此,各廠牌除了守住「明牌」球星,大幅縮減其他的簽約球員,導致自己買鞋穿的球員大增。

球鞋廠商主導高中球員選就讀大學的消息(受邀參加adidas ABCD Camp的球員,傾向於選擇就讀adidas贊助的學校;參加NIKE All-American Camp者,則傾向於選擇NIKE贊助的學校),一直鬧得風風雨雨,只是苦無實證,無法調查。如今球鞋廠商勢力如能慢慢在校園中削減,也好。或許,能夠讓大學體育的常態多一點,亂象少一點。雖然,這似乎是個不太可能的或許。

■Tamir Goodman
或許有人還記得,我以前寫過一個被稱為「猶太人喬丹」(Jewish Jordan)的球員Tamir Goodman。

這個信奉猶太教而始終戴著小瓜帽的小子,身高6-3,高中時代被球探發掘之後,一度聲名大噪,還獲得馬里蘭大學的獎學金。但後來因為信奉宗教規定,安息日(Sabbath)不得打球,加上其他因素,黯然離開馬里蘭,改念Towson大學。結果經過兩季,Goodman又因為聲稱遭教練Hunt在休息室中丟椅子、受到侮辱,再度離開了Towson。

最新消息是,Goodman已經回到老爸老媽的「祖國」以色列,和以色列職籃的萬年強隊Maccabi Tel Aviv簽下了三年約。值得慶幸的是,他的合約中註明「安息日得不上場」,往後不會再起爭端了。不過以當年「Jewish Jordan」的匪號,今日流落以色列,無人注意,真不知是Goodman自己不爭氣,還是該怪媒體、球探搞不清楚狀況,將球員亂捧一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