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AA大戰國(9)

■Shark!
在許多人的記憶和認知中,1989-90年的UNLV是他們所見過史上最強的隊伍。這一點還有待辨證,但反對者恐怕也找不出太多反對的理由,至少,我還沒有看過有球隊能在冠軍戰中修理Duke大學30分的。

帶領當年Stacey Augmon+Larry Johnson組合的,是聞名全美、綽號「鯊魚」的Jerry Tarkanian。這位原籍亞美尼亞的老教頭,在NCAA史上教練勝場數排名第四,前後任教於Long Beach State、UNLV和Fresno State,並於上一季結束後退休,結束了成績亮麗的教練生涯。經常咬著一條白毛巾,是他在場上留給人最深刻的印象。

話雖如此,Tarkanian卻也是以爭議聞名的教頭。回顧他的生涯,鯊魚專收那種人家不要的「問題球員」,也特別愛收來自專科學院(JC)的球員。舉凡是吸毒、成績不好、品性惡劣、不受教的球員,來到鯊魚旗下倒都能有過於常人的發揮。而鯊魚也因此而成為NCAA盯梢的對象,老喜歡盯著他的球員招收過程、球員課業成績、是否收取不當利益等等。

奇怪的是,NCAA的盯梢狗仔隊卻一直未能抓到老鯊魚的把柄。即使告上了法庭,還是遲遲無法將鯊魚定罪。更好笑的是,四年前NCAA還因為自知沒有勝算,付出了250萬美元和老鯊私下和解。

Tarkanian退休了,但NCAA還是不肯放過他。最近某報社爆料,說兩年前一家日本餐廳的老闆曾經坦承,自1993年起免費招待Fresno State球員吃飯,總額約在3000美元上下。新聞一出,Fresno State知道事情大條了,球員接受不當利益和贈與是犯了NCAA的大忌,馬上主動調查(如主動調查、送報告,未來在懲處時會受到較輕處罰;如由NCAA主動調查,則處份會比較重),要求球員把該付的款項付清。

已經準備享清福、抱孫子的Tarkanian當然全盤否認,他也表示,NCAA根本是小題大作,故意要找他麻煩。

其實,Tarkanian手下的球員確實有許多麻煩ㄎㄚ。遠的不談,去年控球Tito Maddox就因為收了一張別人送的免費飛機票,被踢出校隊,今年名列樂透選秀的中鋒Melvin Ely,也因為接受不當贈與而被禁賽6場。這些事實和案例,只是讓老鯊魚的名聲更臭。也因此,他的教練功力一直未能獲得終極的肯定。

對於Tarkanian的成就,有時我不知該作何感想,不過對於NCAA的作法和某些規定,我更是經常有不敢恭維的感覺。有時,他們確實有「選擇性執法」和抓某人開刀的嫌疑。

■Vaccaro!
這和NCAA好像沒有太直接的關係,不過,不認識Sonny Vaccaro的人,最好開始對他有所了解。我想,即使他不是美國草根籃球界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也是其中之一。最近,他的工作異動備受矚目。曾經為NIKE簽下喬丹,為adidas簽下Kobe的Vaccaro,據說又準備跳槽了,新東家可能是Reebok。

如果傳言屬實,球鞋業界勢必再度掀起一場腥風血雨的大火拼。而且,Vaccaro可能又會是最後的贏家。

現年62歲的Vaccaro,最早是NIKE總裁Phil Knight的心腹。1984年,他以自己的工作為擔保,力薦NIKE簽下市場行情不太高的Michael Jordan。隨後發生的事,大家應該都清楚吧。位於奧勒岡州的NIKE,藉此而由一個小品牌躍昇為第一大廠,開啟了後來的NIKE帝國。雖然帝國創建絕非一人之功,但我們可以說,沒有Vaccaro當年的真知卓見,今日NIKE不會是這個模樣。

1991年,Vaccaro和Knight因意見不時相左而逐漸交惡,漸行漸遠,最後慘遭Knight炒魷魚。Vaccaro火大了,轉檯adidas之後,就矢志以打倒NIKE為人生第一目標。你不得不佩服他的識才眼光,因為接下來,他陸續為adidas簽下了Kobe和T-Mac兩個台柱,成了adidas殺入籃球鞋市場的key man。

然而,Vaccaro最大的影響力還不止於此。他於1972年在匹茲堡發跡,當時他成功的籌辦了一項高中籃球明星賽,叫作Dappar Dan HS All-Star Game,一直到現在還在進行,只是改了名稱叫Roundball Classic All-Star Game(不知圓球市長的Roundballcity名稱是否由此而來?)。如今風行全美各地的高中明星賽,球探、教練薈萃,概念由此而來。

此外,他在NIKE時,首創了NIKE ABCD Camp,在每年夏天邀請全美各州的明牌高中球員共聚一堂、集體比畫,以測試出真正的實力。很快的,這個籃球營成為各大學和職業球隊夏天必到之處,也是高中球星非得參加不可的訓練營。及至轉檯adidas之後,Vaccaro又為adidas搞了一個adidas ABCD Camp,和NIKE的All-American Camp打對台。

Vaccaro為了向大學籃球紮根,在NIKE期間也首創和大學教練簽約的例子。理由是大學教練影響力很大,抓住了教練,就可以抓住球隊和球員,同時教練也有助於NIKE的各項活動配合。透過各種idea和活動,Vaccaro成功的將高中、大學和職業籃球作了相當巧妙的結合。久而久之,他和各高中、大學和AAU球隊的關係都好得不得了,因此成為美國草根籃球最關鍵的代表人物。

但是,Vaccaro的離職時機頗為啟人疑竇。第一、前不久Kobe Bryant突然和adidas宣佈中止合作關係,原因不明。Vaccaro聲稱,他的離職和Kobe一點關係都沒有,也不是要帶著Kobe投奔他處。第二、目前正值幾大廠商為高中當紅炸子雞LeBron James搶得頭破血流之時,有人說,簽下James,就能保證該廠在球鞋市場的地位。這個形容雖然有點誇張,但總而言之,James的合約價碼已經喊到5年2000萬美元之譜。大家都曉得Vaccaro和James的關係甚佳,也因此而預測James是adidas的囊中物。如今Vaccaro準備換老闆,是否也代表著James和adidas的關係會生變?Vaccaro這個老狐狸當然再度否認,至於結果如何,只有等著瞧了。

如果Vaccaro真的跳槽Reebok,未來幾年的球鞋市場將會非常熱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