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場雜記(26)

■不死鳥Willis
以前,我只知道一個打不死的「不死鳥Willis」:終極警探布魯斯威利,沒想到,最近又發現了另一個不死鳥Willis,他就是9月6日剛過四十大壽、最近被馬刺簽下來的Kevin Willis。

根據nba.com上的資料,史上至今只有11名年過四十的球員還在球隊的現役名單上,分別是:John Stockton、Rick Mahorn、Herb Williams、Charles Jones、John Long、Kareem Abdul-Jabbar、James Edwards、Robert Parish、Bob Cousy、Nat Hickory和我們的Kevin Willis。其中最老的是43歲的Parish,而這些人瑞,絕大多數都是中鋒,和我們一般「中鋒球齡最長」的認知相符合。

Willis在1984年首輪被老鷹選上,隨後曾轉戰熱火、勇士、火箭、暴龍和金塊等隊,球齡已經長達18年。一般人在討論偉大的「84年班」時,卻很少提到他。之所以一開始就對他有著好印象和期待,應該是來自他和魔術強森同樣出身於密西根州大吧!

我對Willis最深的球場印象,當然是他在老鷹隊時和Cliff Levingston、Dominique Wilkins合作,對抗塞爾提克的時期。至於場下,我只知道他是有名的「短臂長人」,以他的身高而言,他屬於「短手族」,和新科狀元姚明一樣。此外,據說他的穿著極有品味,自己有一家服飾公司。

Willis算得上是實用型的長人,他的體能保持得很好,如果不是上一季在金塊隊進了教練的「狗屋」,我相信他會有一定程度的發揮。馬刺將他簽來作為中鋒替補,是著好棋,因為David Robinson已經有體力上的問題,並不時要面對「不夠強悍」的質疑,Willis剛好補其不足。唯一令我擔心的是,Willis似乎到那裡都不是個受隊友歡迎的球員。

■寧為雞首,不為牛後?
從1995年以來,我就對第二輪第51順位被國王選上的Dejan Bodiroga這個名字感到十分好奇。近年來國際球員在NBA大放光芒,並對歐洲籃球開始有了解之後,這份好奇心更是有增無減。畢竟,什麼樣的球員可以贏得「白色魔術」(White Magic)的綽號?什麼樣的球員會被形容為「右手投籃的Toni Kukoc」?什麼樣的球員,會席捲各聯盟、比賽的主要獎項,讓每一個球探都讚不絕口?

看過Bodiroga的人應該都不會反對,他那俊俏的長相,猶勝Dirk Nowitzki一籌,註定是受歡迎的球星。但更重要的是,在國際籃球的戰場上,身高6呎9吋的Bodiroga可以從1號(控球)打到4號(強力前鋒),是標準的全能球員。

由年紀來看,本屆世錦賽的Bodiroga應該已經到達最成熟的階段。他可以控球,雖然和那種見縫插針的小控球完全不同,但是在區域防守中尋找空檔、吸引包夾後尋找open man,相當有一套,傳球也不拖泥帶水。他的投籃動作有點詭異,感覺像是把球捧在額頭前面出手,不過準頭有一定水準。至於低位單打和偶爾見到的切入過人,他的腳步很有效率,不多踩一步、也不少踩一步,對於球場的空間感和投籃的時間差掌握得恰到好處。

總的來說,他的球風屬於優雅派,你絕少看到他賣大力丸式的演出,或是強求出手,一切都是那麼流暢自然、賞心悅目,散發著成熟的智慧。

有趣的是,Bodiroga即使已經得過希臘職籃的冠軍、MVP,率南斯拉夫拿下1998、2002年世錦賽冠軍,並於1998獲選為世錦賽MVP,但多年來他始終不為NBA所動,和享譽歐陸多年的義大利中前鋒Gregor Fucka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的心態始終是:我在歐洲打球很快樂,日子過得也很快樂,有沒有去打NBA,並不是那麼重要。

他們的想法,倒不見得是「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畏懼NBA的試煉。其實,有的人極力想到NBA裡打天下,有的人抱著「歡喜就好」的心態享受著籃球的樂趣─同時賺錢─事情好像就是這麼簡單。而本屆世錦賽也有包含Bodiroga在內的無數球員證明著,不到NBA闖天下,並不代表球技不如NBA。

■籃球名人堂
說到「白色魔術」,黑色的正宗魔術強森,將於最近正式進入籃球名人堂,同時入堂的球員還有Drazen Petrovic,教練則有76人的Larry Brown、Arizona大學的Lute Olson和前北卡州大女籃教頭Kay Yow。球隊部份,享譽全球的哈林隊也在今年被選進名人堂。

雖然我很無法接受強森在床上變魔術的事實,卻依然對他在球場上的身手念念不忘、回味再三。你想,NBA已經有多久未曾再看到傳球如此美妙,身手如此全能,得分能力如此高強,卻總是不自私到不太出手的控球後衛?如果說喬丹第二難尋,尋找魔術強森第二的難度,也絕不在喬丹第二之下。

最有意義的是,球員時期的宿敵大鳥柏德(已進入名人堂),將擔任引薦強森入堂的。美國籃壇,一向很喜歡講究這種對手、同袍、學長學弟之誼,想來十分令人感動。

Petrovic是一個在我來不及品味的巨星。有關他的故事,本站作者留侯曾經寫過,你可以了解他在南斯拉夫是一個多麼傳奇性的人物。他和上述的Bodiroga選擇了不同的道路。Petrovic從十幾歲起就是歐洲籃球的第一把交椅,但是他不甘於此,他決定到NBA去證明自己。

Petrovic在拓荒者時期坐足了板凳,受盡了「歐洲第一不過爾爾」的訕笑,直至轉到籃網,才擁有大放光芒的機會。猶記當年,我心中對歐洲球員有著同樣的懷疑,甚至不屑。但是,如果沒有當年Petrovic初闖NBA的案例,讓NBA各隊了解歐洲不是光出長人,連後衛也很有看頭,那麼,會不會有後來的Sasha Danilovic、Tony Parker和現在的Marko Jaric?

Larry Brown和Iverson之間的關係鬧得風風雨雨,或許,在76人的日子也很有限了。不過無論Brown到那裡,我對的敬意絲毫都不會減少,只因他是我心目中難得一見的「革命家」,那邊需要革命,他就往那裡去。

Brown的教練生涯,不要數得太遠,從大學的Kansas、UCLA,再到NBA裡的溜馬、馬刺和76人,都是Brown革命成功的例子。最值得敬佩的是,他總能讓手裡的球員發揮最大的戰力,打下出人意料的結果。

白髮教頭Lute Olson,你不得不說他有一套。他的大學執教生涯已將近30年,在1980年率Iowa打進最後四強,轉到Arizona之後,又在1988、1994、1997和2001進了四次。你可以注意到,用的全是不同的球員。他帶出Sean Elliott、Steve Kerr、剛在大海上失蹤的Brian Williams(Bison Dele)、Chris Mills、Damon Stoudamire、Mike Bibby、Jason Terry等好手,族繁不及備載,也難怪籃壇名將Bill Walton願意把兒子Luke Walton交到Olson手上去操。

和大多數大學教練的血脈賁張、火爆嚴格比起來,一派輕鬆寫意,似乎總是能化壓力於無形的Olson,獨具一格。我想,憑他幫Arizona打下的江山,Arizona應該願意和他簽下終身約,一點都不誇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