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斐斯灰熊:來自西維吉尼亞的JW

在田納西州的Memphis,沒有人比貓王更大,即使他已經辭世甚久。論籃球,我相信,即使Penny Hardaway如今抑鬱不得志,仍是這座城市百餘萬居民口中傳誦的傳奇和驕傲之一。

Memphis是個不折不扣的籃球城,但是既然該地不產灰熊,自然也難以對灰熊隊產生任何的情感連結。他們或許寧願看John Calipari帶領的Memphis大學,也不願意花錢去看這支上一季只有23勝的爛隊。

但我相信本季有所不同,而且灰熊本季的希望,不在貓王身上(因為他已經死了),不在Penny身上(雖然有人說他很適合轉回灰熊),更不在家鄉出產的Lorenzen Wright身上(他連先發位置都快不保了),而在兩個來自西維吉尼亞州的「JW」身上。

是的,我說的這兩個「JW」,是新任籃球事務總裁Jerry West和「曾經」是球迷最愛的Jason Williams。West出生於西維吉尼亞州的Chelyan,就讀西維吉尼亞大學,Williams則生於該州的Belle,大學先就讀同樣在西維吉尼亞的Marshall,然後轉至Florida。

眾人對West的期待其來有自,他身為湖人長久以來的幕後操盤手,可以說一手創建了湖人80年代的王朝以及目前90年代的「準王朝」。大家都知道,West以識才聞名,他不但能夠網住大魚(Shaq)、相中未來會長成大魚的小魚(Kobe、Divac、Eddie Jones),甚至連有用、營養的小魚也不放過(Derek Fisher、Elden Campbell)。有West在的選秀會,就安啦!而他作交易,也總是能夠以小搏大,換來物超所值的貨品。

或許是退隱二線後太無聊,或許是他熱愛「從零作起」的挑戰,也或許是和Phil Jackson不和的傳言屬實,West和洛城數十年來的情緣,終有結束的一天,也進一步促成他轉戰孟斐斯。他老人家的價碼當然不便宜,一年500萬,但以他過去的豐功偉業來看,任何人都不會嫌貴。

West上任後的第一個選秀,在球季還沒正式開打前就已經快把大家嚇死了。來自Kansas的Drew Gooden在熱身賽中所向披靡,甚至讓一向保守的West都自信的說:「我想,我們選到了一個年度最佳新秀;你們(媒體)可以大膽將我的話登出來。」

但我相信,他最艱難的任務在於收服這個同州鄉親─宛如野馬的Jason Williams。

事實上,沒有人會懷疑J-Will的天賦,至少,我從來未曾見過一個體能條件如此出色,愛切就切、愛傳就傳(還有…愛投就投…too bad),傳球視野如此令人激賞的白人後衛。「白色巧克力」的綽號,畢竟不是空穴來風。

但是,儘管他在國王的「55」號球衣曾一度高居NBA商品銷售榜首,Williams卻成為近年來行情下跌速度最快的明星。他顯然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好,也不了解如何運用自己的天份,在場上依舊忘我的瘋狂著,依舊隨興所至的狂飆他最喜歡的三分球,隊友、教練的感覺,他不是很在乎,此外,他還涉嫌克藥。

慢慢的,他彷彿成了一個丑角。雖然他偶爾仍會因為一記美妙的傳球博得滿堂采,但也就是如此了。上一季前半段,可以感覺出J-Will有意改變自己,但是到了下半球季,他的故態復萌,最終還是讓人失望。

灰熊隊本季鋒線人才濟濟,但J-Will將會扮演戰績優劣的關鍵性人物。如果你觀察籃網、國王和爵士的崛起,就不會否認控球在一支球隊的重要性。如果─只是如果─他能徹底調整自己的心態,接受West的薰陶、建言重新出發,灰熊擺脫NBA笑柄的速度,應該會快上許多。

回過頭來看灰熊的陣容,鋒線呈現大爆滿,有去年的一雙優質新秀Pau Gasol、Shane Battier,有令人期待已久的勁爆小子Stromile Swift,有好用的中鋒Lorenzen Wright,還有1977年次的克羅埃西亞籍老新秀Gordon Giricek,今年選秀會又標進Gooden。鋒線先發和rotation如何安排對球隊最好,又讓大家都滿意(很難!),是本季灰熊教練團最傷腦筋的問題。

Gasol是不可能不先發的,依照Gooden的季前表現,如果不先發,不但說不過去,也是浪費。此外,經過上季的試驗,Battier終究比較適合小前鋒,而非得分後衛。因此,目前灰熊應該傾向以Gasol+Gooden+Battier的三鋒陣線為先發,Gasol成為名義上的中鋒,Wright和Swift伺機替補。Giricek如果可以,可能要調往後場支援。

在後場部份,控球由J-Will和Brevin Knight合作,得分後衛則由傷癒的Michael Dickerson和老射手Wesley Person擔綱。這種組合不算特優,但也不差。

有個球評在形容灰熊時說得好:「很少有一支上季戰績僅僅23勝的球隊,卻讓人感到如此興奮和期待的。」沒錯,上從「經營之神」Jerry West,下到球員陣容,灰熊都讓人感到無窮希望。要在今年就立竿見影、開花結果,當然是奢望,但是在兩、三年後,再經過局部調整和經驗的累積,灰熊可能會是最可怕的球隊之一。

而我相信,這一切都得從來自西維吉尼亞州的兩個JW開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