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 V:Bright side of life(上)

Always look on the bright side of life….最近NIKE這支廣告打得很兇吧。每天都得看那位溜滑板的老兄從階梯滑下來的悲慘模樣,看一次就替他痛一次。不過,這句話倒給了我不少啟示,也讓我想起了因癌症而英年早逝的Jimmy V。

想起這位已故名教頭的原因,還不只這個廣告,最重要的是,在12月18日這一天,一年一度的「Jimmy V Classic」(Jimmy V經典賽)首度邀請他生前執教的北卡州大參賽。這項每年季初進行的賽事,是為了「V Foundation」(V基金會)籌款,籌款目的則是籌募癌症研究經費。今年的兩場比賽,NC State出師不利,以60-69敗給Gonzaga,季前很被看好的Oregon,則爆冷以55-72遭了Cincinnati的毒手。

1946年出生於紐約市,1993年死於癌症的Jimmy Valvano,一向是我個人最仰慕的教練之一。趁著Jimmy V Classic剛結束的此時,我們有必要來認識這位在80、90年代堪稱傳奇人物的教練。

■生為教練
Jimmy Valvano出生於一個標準的籃球家庭,老爸是籃球教練兼裁判,而他自小也是美式足球、籃球雙棲的好手。他是好手,但稱不上高手,因此自Rutgers大學畢業之後,打職業籃球的希望是一丁點都沒有。在家庭環境的影響下,他很快立定轉戰教練的志願。

和別人一樣,Valvano在教練這一行也得慢慢的爬梯子,他先在母校Rutgers擔任助理教練,然後在1968-69年獲聘為Johns Hopkins大學總教練,雖然只待了一年,卻率這所爛到可以的學校寫下24年來第一個勝率超過五成的球季。

接下來他再到Uconn擔任助理教練,然後於1972-75年到Bucknell任教,1975-80年轉至Iona,並帶出了前NBA名中鋒Jeff Ruland。Valvano最喜歡說的一個故事是,他在這段期間介紹自己總是說:「Hi, I’m Jim Valvano. Iona College.」某一天有個人卻聽成「I own a college.」,他回Valvano說:「沒想到你這麼年輕就擁有(own)一所大學!」

Anyway,在Iona兩度打進季後錦標賽之後,Valvano的名氣逐漸打開。直到1980年,他終於獲得名校北卡州大的召喚,正式敲開ACC聯盟的大門,登上知名教練之林。

Valvano個性樂天、言談幽默,他的親和力無與倫比,所到之處總能廣受歡迎,朋友成群。球場上,他可不會亂來,長於戰術、激勵球員,也非常勇於作夢。他在剛進入教練圈時就曾經對朋友說過:「有一天,我要拿下全國冠軍!」大家都以為這小子瘋瘋癲癲、胡言亂語,殊不料,他真的說到作到。

熟悉Valvano的人都知道,這傢伙看來瘋瘋癲癲、裝瘋賣傻,但是在球場上心中卻雪亮得很,他特別擅長出奇招、怪招、別人不敢用的招,克敵致勝。1983年,Valvano來到北卡州大的第三季,這一年他才37歲,NCAA籃壇就出了大事,一件讓後人永難忘懷的大事。

■史上最神奇的球季
前兩季,Valvano帶NC State打出14勝13負、22勝10負,第二年就進了錦標賽。有6-11前鋒Thurl Bailey(曾效力NBA爵士等隊)和一雙後衛Sidney Lowe(前灰熊教練)、Dereck Whittenburg,一般預料第三季前景不錯。誰知道出了狀況,Whittenburg受傷,球季後半段才歸隊,NC State例行賽戰績只有16勝10負。這種戰績要打進錦標賽,只有三個字:「不可能!」

但神奇的事開始發生了,NC State在ACC聯盟錦標賽中,以71-70力克Wake Forest,再於延長賽中以91-84氣走北卡(和喬丹!),最後竟以81-78擊敗擁有全美第一中鋒Ralph Sampson的Virginia,以ACC冠軍的身份挺進全美錦標賽!

好戲還沒結束,NC State在全美錦標賽如有神鬼附體,首輪在二度延長後擊敗Pepperdine,第二輪71-70險勝UNLV,接下來再以63-62氣走Virginia,終結Sampson的大學生涯,爆冷打進四強。準決賽再打敗Georgia,冠軍戰碰上天下第一霸Houston,終場前Whittenburg最後一投落空,但Lorenzo Charles籃底卡位卡得恰到好處,以Alley-oop的方式在第一時間補扣中的,以54-52的比數奪得全美冠軍。

NC State宛如灰姑娘的奪冠過程,堪稱NCAA史上僅見,至少在近代,比起1985年的Villanova和1988年的Kansas,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比賽終了的一剎那,只見NC State場邊球員教練衝進場中互相擁抱,有趣的是,總教練Valvano居然「找不到人可抱」,因為先前每場勝利結束後都會和他擁抱慶賀的Whittenburg,早已被淹沒在人群中。Valvano事後回想起來,還很打趣的說,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刻,他心裡只想著:「我到底該抱誰?」最後,終於找到NC State體育室主任Willis Casey,而且65歲的Casey還紮紮實實的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

■與眾不同的思路
Valvano的成功,當然不是空穴來風,沒有三兩三,是不可能拿到全美冠軍的。NC State校史上的第二座冠軍盃,幾乎可以說是Valvano使用拖延戰術和擅用一加一罰球所換來的。

當時NCAA還沒有進攻時限,Valvano一向主張進攻時間必須設限,但是在規則修改之前,他卻很清楚的了解,以NC State的球員素質,他必須掌握進攻節奏,善用每一次投籃機會,才能增加贏球的機會。也因此,NC State的比賽經常出現30、40幾分的超低比數,即使球迷、球評大加撻伐,他也不為所動。

此外,當時NCAA在團隊犯規超過7次之後,一律採取一加一罰球(第一次失手就沒有第二次罰球機會),Valvano因此特別注意研究對手的罰球命中率,決勝期或追分時就針對對方罰球差的球員大玩犯規戰術,因此締造許多逆轉傳奇。據說,NCAA後來修改規則,在團隊犯規滿10次之後一律採兩罰,就是受了Valvano這一招的影響,才下手修改。

同時,Valvano的頭腦靈活多變,為了干擾對手或達到特定目的,他不見得遵循矮守矮、高守高的防守原則,有時搞得對手丈二金剛,也經常玩些奇怪無比的招式或防守,出奇致勝。

這一切,都說明了他的頭腦確實與眾不同,也說明他的確有著生為籃球教練的天賦。有很多時候,「創意」對一個教練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