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場雜記(33):酒後笑看NBA

說真的,我有點醉了。

為了品嘗大陸第一大(or第二?)品牌「燕京啤酒」的風味,了解它們為什麼有本錢以一年100萬美元到休士頓去打廣告,前幾天我特地趁超市結束營業時搬了一箱回來。

現在,已經喝掉不少了,而最近喝醉酒的人好像也不少,讓NBA和圓球既有趣又混亂。

長久以來,我一直喜歡在酒後寫稿的感覺,品質是不見得好啦,唯一的好處是,速度保證快,而且文思泉湧,想到什麼寫什麼。想想我已經一個多月(好像快兩個月…)沒有稿子在圓球上發表,被市長警告數次,只好使出這個絕招…

■英雄和狀況外的球迷
必須要說,Scot Pollard真的是條漢子,為了友情,大膽向國王球迷表達自己的不滿。向來我只知道Pollard愛搞怪,不是在腳趾甲擦粉紅色指甲油,就是以武士髮型出現。如今,他也讓我體會到NBA裡友情的可貴。

前陣子國王主場迎戰活塞,Divac賽前開玩笑說,他要給每個向Jon Barry開汽水的球迷5元美金(Barry為前國王替補球員,但被賣至活塞)。不知道沙加緬度的球迷是太單純還是有意作怪,真的在Barry每一次接到球都噓聲大作,搞得Barry相當難過。

和Barry交情匪淺的Pollard這下火了,在隔場接受電台訪問時,撂下一句「沙加緬度球迷沒水準」,就拂袖而去,搞得主持人臉色發青、面面相覷。而導火線Divac也大聲喊冤說:「我本來就是開玩笑的,誰知道他們當真啊?」雖然Pollard最後不得已向球迷道歉,但我還是覺得他這人很酷,我喜歡。

■風水有問題
Indiana州風水是不是有問題?以前有Bob Knight,現在有Ron Artest,都有控制情緒的問題,清一色搞得雞飛狗跳。我一點都不覺得所謂的「Anger Control」課程對他們會有什麼幫助或影響,這是可以控制的,只是Bob Knight自己根本不想控制、不屑控制,而Ron Artest是純粹的控制不住罷了。

Artest似乎成為Dennis Rodman和Rasheed Wallace以來,又一個被總部和裁判群鎖定的對象。這三個人都是好球員,只是,事出必有因,一個球員絕不會無緣無被盯上。既然被盯上,就要想辦法改善情況,否則球是不用打了,愈打愈痛苦,動輒得咎。如果一點都不認為自己有問題,不想改善,那很抱歉,後果就得自己承擔了。可能得多準備點罰款,再多準備幾套西裝,在被禁賽時能穿上場亮相。

■神氣小牛
看著現在小牛的Dirk Nowitzki,我想起80年代小牛同樣位置的另一名神奇球員Roy Tarpley。身高6-11的Tarpley,自Michigan大學畢業之後,1986-91年待在小牛,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他是第一個以替補球員身份,籃板卻領先全隊的怪胎。

但他是另一個被毒所害的明星,1992年吸毒被逮之後,他就到希臘去討生活一年,1994年回美國和小牛再簽下6年2000萬的合約,準備東山再起。但毒終究又找上了他。1995年12月他第二次被聯盟查到吸毒,遭逐出聯盟。之後,他流落中國大陸、俄羅斯打球跑江湖。

Tarpley當年在小牛時戴著一副護目鏡,罰球時和Moses Malone一樣,把護目鏡拉到額頭上,酷得很。他對籃板球似乎有著與生俱來的天賦,就和鯊魚總能快速的聞得到血腥味一樣,雖然他的得分能力並不很強,投中距離的姿勢也有點詭異,但光看他拉籃板的樣子,就已經是一大享受。而我也永遠忘不了1988年小牛的季後賽之旅,小牛Reunion Arena裡老闆Donald Carter和主場球迷一起猛搖白色毛巾,和湖人在西區冠軍戰打到第七場的慘烈畫面。小牛上一次能讓湖人緊張,恐怕也是那時候的事了。

如果有年輕小朋友不曉得這個醉漢所說的Tarpley是誰,沒關係,那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吶!

■Ewing的歷史定位
Ewing的球衣日前正式被升上Madison Square Garden頂上,他的歷史評價也再度被拿來作討論。憑良心說,我一直沒有喜歡過他。Ewing確實是尼克的代名詞,是他讓尼克在80、90年代在東區享有半邊天,但他總說自己是「winner」。我是不知道他win了什麼東西啦─除了肥約之外。

當然,這也許是我個人對Ewing的成見。其實,Ewing出身貧苦,雙親是來自牙買加的移民。兄弟從小打籃球時受盡欺侮、岐視,打客場還被吐口水。努力奮鬥,居然站上選秀狀元,而且成為史上最偉大的50名球星。如果說他真的贏得了什麼,應該說是他克服了天生的障礙和劣勢,功成名就。

我尊敬球場下的Ewing,我也知道,冠軍戒指或季後賽的戰績並不是衡量一個球星的終極標準,但坦白說,我很難真正去尊敬球場上的Ewing。

■作家小心!
最近裘必勝兄在討論區裡似乎激起不小的「波瀾」。感覺上,「主觀」這個詞經常被提到。我很幸運的,一直沒有被網友砲轟,說我主觀,但我一直很納悶的是,不主觀怎麼寫文章?此外,有的人喜歡用感覺寫文章,有的人喜歡引用數據佐證,有的人喜歡插科打諢,有的人正經八百,這才成就了各種不同文體、風格,不是嗎?

最近看到一篇美國作家Dave Krieger寫的文章,我覺得他應該很慶幸自己沒有替圓球寫文章,因為他預言灰狼會再一次在首輪季後賽飲恨,他的理由只有一個,而且很簡單,因為「灰狼是一支被詛咒的球隊」。被「詛咒」?你覺得他在「挑戰Dave」的討論區裡會不會被轟到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