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WNBA

靜悄悄的,WNBA第七個球季,在台灣時間5月23日開打了。對一個女子職業聯盟而言,能夠撐到7年,已經算是了不得的成就。當然,WNBA也絕對是有危機的,今年的WNBA就有著不小的變動。

■資方市場
首先必須提到的是,今年的WNBA球季差點打不起來,因為球員工會和資方的談判始終不順利。兩造堅持的結果,選秀訓練營(pre-draft camp)暫緩,雙方一直拖到4月18日,勞資協議才拍板定案。協議結果,本季最低薪定碼在42000美元,新秀最低薪仍為30000美元,沒有改變。

事實上,WNBA雖然由NBA各隊老闆出資成立,但是整個聯盟的結構和形勢和NBA有很大的不同。一言以蔽之,WNBA是資方市場,勞方沒有發言的權利。從球員工會成立得非常晚,就可以看出這一點。

最關鍵的原因在於,女子職籃一向不是一項搶手商品,無論從球迷的數量和熱衷程度、收視率、商品銷售等方面,WNBA球員都沒有任何立場和實力,能向「喊水會結凍」的NBA球員相比。所以,代表資方的NBA總裁David Stern和WNBA 總裁Val Ackman有著相當權威的地位,特別是Stern。

WNBA貴為全球水準最高的女籃聯盟,卻還有著這種現象,也可以看出女子籃球的地位和困境了。換句話說,在全球各地,女子籃球都面臨著相同的問題:她們並不如男籃受歡迎、受重視,要拉贊助商,要找轉播,都不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WNBA球員聲稱,球員薪資和球隊收益不成比例,球隊有作假帳謊報虧錢的可能性。但無論如何,這是本算不清的帳。我們所知道的是,即使資方真的作假,WNBA的整體營運也不會好到那裡去。

■本季變動和焦點人物
營運出現狀況的結果,不是有人收攤,就是搬家另謀發展。本季的WNBA,Portland和Orlando宣布倒店,Utah Starzz搬到聖安東尼奧,易名為SilverStars,另外基於康乃狄克大學女籃在當地的魅力,在Hartford有了一支新球隊叫Connecticut Sun。

加加減減,球隊數由16隊減至14隊,東區聯盟為:Charlotte Sting、Cleveland Rockers、Connecticut Sun、Detroit Shock、Indiana Fever、NY Liberty和Washington Mystics。西區聯盟則為:Houston Comets、LA Sparks、Minnesota Lynx、Phoenix Mercury、Sacramento Monarchs、San Antonio SilverStars和Seattle Storms。

「女喬丹」Cynthia Cooper放棄鳳凰城水星教職,以40歲高齡宣佈復出,我以為是相當驚人的消息,但卻沒看到太多的中外媒體報導(又是女籃不受重視的另一例證)。Cooper退休前率彗星四連霸,四度榮獲MVP,成就非凡。「女人四十」還跑回來打籃球,表現如何相當令人感興趣。

另外,在選秀會上有幾個人相當值得注意。郵差Karl Malone「吾家有女初長成」,Cheryl Ford在首輪第三順位獲底特律震動挑上。Ford身高6-3,身材「粗勇」,球路也和老爸很像,父女一起打拼,難得一見。

南韓的185公分中前鋒鄭先岷(正確用字應為「王」+「民」,但電腦打不出來,只好以此字瓜代),在首輪第8順位獲西雅圖風暴選上,在南韓引起風暴。鄭先岷出生於1974年,年紀已不小,先前在WKBL打了五年,平均24.4分,在亞洲也打遍各國無敵手,罰球線附近的中距離簡直是彈無虛發,禁區單打腳步也很好。印象中,中華隊每次遇上她都被她打爆。

轉戰WNBA的鄭先岷可能要經歷一段蠻痛苦的適應期,由4/5號改打3/4號,能不能出頭還在未定之天。不過,南韓對他們的女兒赴異域打拼很有興趣,搞不好會轉播風暴隊的比賽。

史無前例,五度代表美國征戰奧運的傳奇女將Teresa Edwards,也在今年成為WNBA的新秀,在第二輪被明尼蘇達Lynx選上。Edwards生於1964年,身高180公分,之前效力已經倒店的聯盟ABL,但是在ABL關門之後一直未加盟WNBA,直到今年才以39歲高齡加入。她從1984年洛杉磯奧運打到2000年雪梨奧運,16年內五度參賽,捧回四金,參賽次數還比海軍上將David Robinson多一次,蠻嚇人的,實力可見一斑。

■西強東弱?
WNBA似乎也和NBA一樣,有著西強東弱的症狀,前六年的冠軍由西區通包,休士頓彗星4次,洛杉磯火花2次。火花由中鋒Lisa Leslie坐鎮,前湖人防守大將Michael Cooper領軍,本季實力依然不差,還要挑戰三連霸。在火花之外,西部的休士頓、沙加緬度、西雅圖實力都不錯。東部則呈現wide-open的競逐局面。

23日WNBA開幕,彗星在開幕戰中以75-64宰掉風暴,同樣有女喬丹美譽的Sheryl Swoopes獨得27分,復出的老將Cooper還是有11分、7助攻,南韓的鄭先岷則只上場3分鐘,得分鴨蛋。另一場比賽,沙加緬度女皇以65-56擊敗鳳凰城水星。

我曾經想要仔細的注意WNBA球賽,欣賞什麼叫作「你在NBA所看不到的team game」(這是許多WNBA專家的說法),很可惜的是,我通常撐不到10分鐘就受不了,非得轉台不可,因為我搞不懂,為什麼她們忙了好長一段時間,就是沒人能夠得分,是防守太好還是進攻太爛?

等到我再想注意WNBA,台灣根本已經沒有電視台要轉播了。想當然爾,票房毒藥有誰要轉?當年要不是緯來為了簽NBA轉播約而很巴結的連WNBA一起簽,我們搞不好一輩子看不到WNBA的球賽。

我相信,國內的女籃球員和WNBA球員一樣,都很認真,都為著自己的摰愛在努力著。無法獲得普羅球迷的認同和注目,大部份的原因是形勢比人強。這不是個男尊女卑的時代,體育也不該有男尊女卑之分,只是,女子運動員有著太多劣勢和現實因素要面對,而那可能要花上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才可能得到解決。

One thought on “聊聊WNB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