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AA大戰國(29)

各位朋友,好久不見。不知你們是否會對籃球產生厭惡感呢?或許不該解釋成厭惡,而該說是倦怠。如果不會,恭喜;如果會,那也是正常。

對一個每天接觸非常多籃球資訊和比賽的人而言,經過NCAA和NBA球季的「轟炸」,那種感覺就像比賽整整一年的球員一樣,到頭來,看到籃球就有點想吐。每年我都會有這樣的感覺,此時,就該是稍微遠離籃球的時刻。我猜,圓球的作者群們多少也有著同樣的症狀。

在短暫的遠離之後,你將會再度找到動力,也再度找到寫作的樂趣,然後,又是百分之百的投入和享受。對我來說,事情正是如此。往往,跳脫一段時間之後,重新回顧,對事件也會產生不同的看法。

說了這麼多,你可能會覺得,我只是在為自己的偷懶找理由解釋…

Anyway,NCAA的off-season仍有些消息值得我們來關注。雖然這些議題不見得和場上戰況直接有關,對喜愛NCAA的朋友們,卻也是不得不注意的。

■ACC、Big East的戰爭
ACC和Big East兩個聯盟之間的「搶人大戰」,戰火已經延燒數月。這件事來龍去脈相當複雜,但簡言之就是,ACC準備擴張,向Big East挖牆角,目前已確定的是,Miami和Virginia Tech將於2004-05球季正式加入ACC,而且ACC的挖角行動尚未結束。

我們先搞清楚兩個觀念,第一、在NCAA的聯盟畫分中,籃球和美式足球是分開的。也就是說,C校可能是籃球隊屬於A聯盟,美式足球卻屬於B聯盟。第二、NCAA中,真正能為各校賺大錢的是美式足球,因此,各校選擇聯盟,或是聯盟決定邀請學校,基本上會以美式足球為主要考量。最後要說明的是,美式足球並不在我的研究範圍,我也不想將它列入這篇文章的討論。

無論如何,就籃球來看,Miami和Virginia Tech加入ACC都有其道理,因為這兩校都位於美國東南部,事實上也在ACC的腹地,本來就和Big East沒啥地理關係。如今加入ACC,對於當地的球員招收會有幫助。至於原本列在挖角名單中的Boston College和Syracuse,都已經回絕,決定留在Big East。

但是ACC原本9隊,加上這兩隊,還是只有11隊。一般相信,他們預定的目標是12隊,「魔掌」也已經伸向SEC和Conference USA,據信下一波的挖角對象有可能是Louisville或Kentucky或Arkansas,接下來還有好戲可看。

ACC(或其他聯盟)為什麼要擴張呢?這並不是它擴張的第一次。早在1991年,美式足球積弱不振的ACC為了增強實力,就挖來了全美知名的美足強校Florida State,由8隊變成9隊。事實上,近年來不少超過10校以上的「巨型聯盟」形成的原因,只有一個「錢」字可以解釋。一般的邏輯是,聯盟規模愈大,就愈能吸引電視台和贊助廠商的注意,權利金也就愈多。

但市場分析家指出,ACC此舉可能要失算。因為近年來各項體育賽事的轉播權利金都在下滑,ACC即使湊成12隊,權利金小有上漲,被12所學校一分,各校分到的數目可能會比以前更少。

這場戰爭在球場外已經形成一場大混仗、超級錢鬥。C-USA表示,Louisville如果落跑,必須付出50萬美元的「分手費」(exit fee),還得把先前拿到的一部份權利金吐回去,因為它沒有遵守規定,在落跑兩年前事先知會聯盟。而美式足球實力也不是非常好的Big East被這麼一挖,到2004-05球季,籃球剩12隊還好,美式足球剩下6隊,傷腦筋得很。

最糟糕的是,這場錢鬥在眾目睽睽下公然上演,有人忙著挖人,有人忙著留人,還有人忙著「嗆聲」。這些身為聯盟主管和各校校長的人,為大學體育作出最差的示範,也受到不少人士的批評。

確實,NCAA已經成為一部龐大的金錢機器。前兩年「是否該讓學生運動員支薪」的話題還沒吵完,現在又來一場血淋淋的挖角戰。就算這些校長都是為了學校財源著想,而非中飽私囊,身為教育者,其作法仍屬可議。運動的精神在那裡?恐怕早已被拋到九霄雲外。

台灣的HBL最近也有爭端,雖然它的規模和NCAA相比是小巫見大巫,但其中有不少現象和源由,倒是蠻為相似的。如果NCAA值得擔心,HBL也是半斤八兩。

■三分線和禁區的規則修改
NCAA的規則委員會原本以全票通過,最快將於下一季作出兩項重大規則修正,第一是將三分線由原本的19呎9吋往後移,成為20呎6又1/4吋,第二是將禁區由寬12呎的矩形,改為國際規則的梯形。不過最近各界有異議,這項案子將於9月再議。

NCAA打從1987年起採用三分線以來,就始終維持19呎9吋的距離,比國際規則和NBA都近得多。如果你注意過就會發現,NCAA的三分線弧頂是緊貼著罰球圈的頂端,坦白說,沒什麼難度。會想到加長距離,多半也是近年來美國球員外線愈來愈爛的緣故。

但有個教練說得好,除了第一年(1987年)各隊對三分球採取保守策略,命中率有38.4%,接下來每年是每下愈況,從1994年以後,每年的整體命中率都停留在34%左右而已。連19呎9吋都投成這樣,那20呎6又1/4吋會是如何?

將禁區由矩形改為梯形,除了順應國際潮流,最主要還是希望加大禁區迴旋空間,使籃下不再擁擠,內線不再塞車,改善禁區內動作愈來愈粗暴的現象。但也有圈內人指出,動作是不是粗暴,並不是禁區加大就能決定。他相信,即使禁區改為梯形,號稱全美禁區最殘暴的聯盟─Big East,也不見得會有任何改善。

規則修改延期,還有另一項頗為爆笑的理由:各校籃球場地板要重搞,得額外花上不少錢(一至兩萬美金)。我個人覺得這個藉口蠻鳥的。

■教練大風吹
自從Syracuse奪冠之後,大學籃球的焦點就一直集中在教練身上。本季有好幾所重量級名校教頭出缺,彷彿在NCAA投下一枚深水炸彈,而且是牽一髮動全身,環環相扣。如今塵埃落定,讓我們來回顧一下。

兩名少壯教頭的黯然下台,相當令人驚訝和惋惜,分別是北卡的Matt Doherty和UCLA的Steve Lavin。最後,北卡老校友和前任首席助理教練Roy Williams,由Kansas頭也不回的奔回母校,宿願得償。很巧的,UCLA也任用了在Pittsburgh搞得有聲有色的校友Ben Howland。

Lavin已經轉至ESPN擔任球評,Doherty說不定也是。不過不用擔心,以他倆的水準,最慢一年後就會有人三顧茅蘆,未來重返教練界不成問題。

另外有兩名年紀都在60歲以上的「老老教練」復出。曾率Wisconsin以慢得離譜的「蝸牛戰術」打進四強的Dick Bennett,在Pac-10的Washington State重出江湖。曾是Iowa名教頭的白髮佬佬Tom Davis,則選擇在mid-major的Drake復出。超級老人還能擁有第二春,蠻值得期待。

1995年率UCLA奪冠的教頭Jim Harrick,第N度搞臭自己的名聲(先前在UCLA和Rhode Island也都有違規情事),離開Georgia,空缺由原任教Western Kentucky的Dennis Felton接下。曾任NBA溜馬、馬刺教頭的Fordham教練Bob Hill,幾年下來在紐約地區搞不出名堂,也被炒了。很巧的是,這兩個中年失業的名教練,目前都在美國波特蘭United States Basketball Academy指導中華隊。

但名聲再臭,也沒有Iowa State的前教練Larry Eustachy臭。賴瑞兄在2000年靠著Jamaal Tinsley和Marcus Fizer,打進最後八強,聲名大噪,很受期待。但很少人知道他有酗酒惡習,而且還是個隨著球隊作客各校,晚上都會出去找樂子,參加派對的「Party Animal」。夜路走多總會遇到鬼。賴瑞兄手拿啤酒瓶,在派對中摟著大學女生猛親的照片,被媒體登出來,事情馬上大條。他四處把馬子,喝遍Big 12各校的故事,也被媒體一再刊登。鬧了一陣子,賴瑞一世英名毀於一旦,終於引咎辭職。

我想知道的是,如果打人、踢人的Bob Knight能有第二次機會,那賴瑞兄會不會有第二春?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