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啟益:沈澱之後的清明

在中華男籃世代交替、承先啟後的過程中,邱啟益經常是被大家遺忘的一個。所謂的「大家」,包括球迷、教練,也包括媒體。邱啟益究竟是個什麼樣的球員?他如何看待自己的籃球生涯?一路走來,他有著什麼樣的改變?

大家似乎都不是很清楚,而邱啟益也並不很在乎。對他來說,他只想打好籃球。其他的一切,經過這幾年來的歷鍊,他都已有了沈澱後的清明…

■從菜鳥到老鳥
今年28歲的邱啟益,很可能是中華隊中絕無僅有的特例。在兩年前中華隊進行「換血工程」之前,他還是中華隊的小老弟、菜鳥,一夜之間,他突然成為中華隊中年紀最大的老大哥,從菜鳥變成老鳥。事實上,對國際賽經驗還不是很多的邱啟益而言,無形中有著沈重的壓力。

邱啟益本身也不諱言,一開始真的非常不習慣,甚至有點錯愕的感覺。他在中華隊並不是先發,相反的,先發的全是比他年紀小的球員,但他卻必須以身作則,隨時作好準備上場「救援」,私底下也必須依據自己的經驗點撥小老弟。

最適合他的位置,應該是得分後衛,但是在中華隊,他必須擔任多功能的球員。去年李雲光教練帶隊期間,由於控球顏行書、陳志忠先後掛傷號,他甚至接受教練命令,有一度曾挑起控球的責任。

中華隊近兩年來戰績不佳,由球迷眼中的寶貝,成為去年瓊斯盃慘遭球迷開汽水的落水狗。雖然球迷噓聲的對象是籃協,而非中華隊球員,但其中的感受,沒有人比邱啟益更為深刻。他說,中華隊自己要爭氣,只要有好成績,就不會出現噓聲。

當然,他也對球迷反應感到些許無奈。兩年前大阪東亞運奪銀牌,籃壇歡騰,但球迷卻沒能伴著中華隊度過這兩年來的黑暗期,給予球員支持。這使得球員多少有點灰心,入選中華隊,似乎也不再是件快樂的事。

■投切全能,球風轉變
「潑辣」,是最適合用來形容邱啟益球路的兩個字。「強硬」,則非常適合用來形容他在場上作戰的態度。

以後衛而言,有的人只能利用速度切入,卻沒有外線,有的人則是只有外線,卻無法切入。邱啟益的球路結合兩者,他的外線一向具有一定的水準,也擅長切入製造犯規。以一個身高只有180公分的球員而言,他的彈性奇佳,跳投的出手點往往在防守球員意想不到的高度。早在台銀時代,看到邱啟益的扣籃並不令人驚奇。這種球路,也讓他在甲組聯賽的得分始終維持一定水準。

至於「強硬、打死不退」的態度,則似乎是出身苗栗的球員典型,從邱啟益、羅興樑身上都看得到。他們的身高並不高,但絕對不向對手屈服,抄截、卡位又兇又狠。矮個子要在籃球場上出頭,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這種態度從小就深深印在他們的心上。

邱啟益表示,打從進入台銀和陳信安搭配,聯手為台銀奪下冠軍以來,再和陳信安一起進入裕隆。幾年下來,他的球路有部份的改變。台銀鼓勵球員發揮,裕隆則強調團隊合作,一開始確實需要一段調整適應的時間。他說,加入裕隆的第一年,幾乎坐滿全年的冷板凳,可能是他籃球生涯最低潮的一段時期。

另外一個較大的改變,則在防守部份。效力台銀時,他並沒有專心在防守上,但裕隆向來是強調防守重於進攻的球隊,也迫使他必須調整自己的心態,以「防守優先」的想法去面對每一場球賽。

球技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進步。目前的邱啟益,不再像先前那麼「急」,更懂得控制快慢節奏、不要受裁判尺度影響情緒、何時該投、何時該切。可以說,他逐漸進入一名籃球員最成熟的時期。

■最倒楣的球員和退伍軍人
但這一切,都改變不了他的霉運。是的,從某方面來看,邱啟益確實是時運最為不濟的台灣籃球員之一。

職籃五年,邱啟益和周泓諭等球員正準備接下「賢拜」的棒子,跨入職籃之際。中華職籃居然應聲而倒,無限期停賽,從此灰飛煙滅,未能再見蹤影。在已經進行的球賽中,所有人都可以看得出來,周泓諭和邱啟益都有著很大的潛力;這項觀察也在多年後的今天得到印證,因為他倆都成為國家隊的主力球員。

但是,職籃的垮台卻劇烈的衝擊他們的籃球生命。職籃曾經讓不少年輕球員有著夢想,希望能夠靠著籃球安身立命。回歸業餘的結果,加上籃協績效的不彰,只使國內籃運持續下滑。嚴格的說,球員無法在球場上看見自己的未來。

萬萬沒想到的是,邱啟益連當兵都很倒楣。由於具備國手的資格,邱啟益申請「補充兵」資格入伍,服完35天基本訓練之後就拿到退伍令。然而,補充兵並不能回母隊代訓,而是由體委會列管,必須連續集訓兩年,才能解除列管資格。因此,如果國訓隊沒有比賽,「老百姓」邱啟益平日仍必須長駐左訓中心,並接受左訓的生活管理。

第一年,邱啟益感到萬分不平,特別是在「體育替代役」辦法出爐之後,放眼望去,國訓隊的「菜鳥」們只要服一年十個月的兵役,球照打,退伍後又不需接受列管。

到了今年,他逐漸能夠以平常心來自處。既然無法改變事實,只好要求自己接受事實。再說,明年二月列管就結束,他可以真正恢復「老百姓」的生活。同時,超級聯賽的誕生,也讓他可以提前回到母隊裕隆。

■雲淡風清看未來
對於名利,邱啟益也看得很淡。當然,他曾經希望獲得媒體、球迷的肯定和掌聲,誰不希望?但他也知道,不受外界的青睞,並不表示自己就不是個好球員。是不是好球員,自己了解,教練、隊友和球隊了解,有時候,外界並不見得真正了解。

邱啟益表示,他的個性和說話都很直,也不會主動逢迎、作關係,因為那並不是籃球員的任務。他只要求自己把球打好,其他的事不想太多。也因此,有關他的媒體報導並不多,他也未能擁有任何贊助廠商。

幾年來發生的一切,加上國內籃球環境持續低迷,讓邱啟益感到有點疲累。他仍然希望能穿上中華隊球衣,在國際賽打出亮麗的戰績,重新獲得球迷的喝采和支持。

但他也作出計劃,再打一至兩年就要退休。明年開始,他將準備考教練研究所,為自己的未來作規劃,希望能進入學校當老師,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台灣的籃球員,如果不念書,真不知道還能作什麼」,他說。

眼前最重要的任務,仍是九月底在哈爾濱舉行的亞錦賽。日前的菲律賓移訓,邱啟益認為隊友都發揮得不錯,但自己只打得普通,尚未達到自我的要求。他期待自己能打出最好的一次表現,也期待國人能給這支年輕的隊伍時間去成長茁壯。他說:「我們不希望被大家當作笑話,也不希望成為笑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