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doubleA Notepad

*Surprise, surprise !! 繼1/22在延長賽以90-81作掉北卡大之後,Florida State在美國時間1/25又以75-70幹掉了Wake Forest,短短四天內爆冷作掉兩支排名前25名的隊伍(北卡第7,Wake第10),功臣都是大四後衛Tim Pickett。

Pickett在對北卡一役砍進30分,其中22分在下半場和延長賽,對Wake一役,全場的18分都集中在下半場。FSU下一個對手?不是別人,正是全美排名第一的Duke。老天會給我們第三個驚奇嗎?

由前巫師教頭Leonard Hamilton領軍的FSU,是最後一名加入ACC的成員,當時著眼點在於加強ACC頗爛的美式足球實力。而他們的籃球也實在不怎麼樣,多年來讓人比較有印象的,大概就是本季已轉至馬刺的前尼克控球Charlie Ward,以及在活塞的白人後衛Bob Sura。

開玩笑的說,國之將亡、必有妖孽,如果FSU下一戰繼續放倒Duke,我看小布希是別想連任了…

*相對於ACC的FSU,Big Ten的Michigan State好像位在彩虹的另一端,今天再敗給Purdue,總戰績已經來到8勝8負。再這樣搞下去,說不定進不了季後錦標賽。

先前已經提過了,MSU的賽程強度非常恐怖,這是他們教頭Tom Izzo最擅長的。查一下戰績,MSU至今8敗,除了輸給UCLA,其他敗戰都輸給前25名的球隊,包括:(12)Kansas、(1)Duke、(20)Oklahoma、(9)Kentucky、(13)Syracuse、(21)Wisconsin和(23)Purdue。

*看到首頁徐德俊老師的公開信,突然想到一個故事。有時候,裁判所承受的重壓難以想像,他們的心情更是相當值得同情。

1989年在西雅圖舉行的NCAA四強決戰,Seton Hall擊敗Duke、Michigan擊敗Illinois,分別打進冠軍戰。冠軍戰依然打得難分難解,最後10秒鐘,Seton Hall以一分領先,但Michigan控衛Rumeal Robinson一看沒時間了,直攻前場,決定自己上。但此時裁判John Clougherty哨音響了,判Seton Hall阻擋犯規。例行賽罰球只有65%的Robinson上罰球線,兩罰俱中宣判Seton Hall死刑。在這場1963年以來首度出現的冠軍延長賽中,Michigan贏得校史上第一座冠軍,MOP由Glen Rice獲得。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經驗豐富、飽受好評的Clougherty,居然在關鍵時刻響了哨子。沒有人懷疑這次吹判的正確性,因為十個人有九個半會同意,Seton Hall確實是阻擋,但是也有九個半會認為,這是「Right call at the wrong time」。

Clougherty在乎的是,從第一分鐘到第40分鐘都維持相同的吹判尺度,這並沒有錯;只是,這違反了一般「讓球員和教練去決定勝負,而非裁判決定」的認知,更何況這是如此重要的一場球。據說,這個判例也從此改變了大學裁判的心態,逐漸仿效NBA的作法,在勝負關鍵時刻,盡量不以哨子去影響結果。

該役結束後3個小時,Clougherty依然眉頭深鎖、心力交瘁的靠在飯店大廳的牆上,想著球賽的最後一刻。他問了一個記者:「Was it a good call?」記者回答:「是的,那是個good call。」Clougherty沒有再回答,也沒有向任何人再詳述他作判斷的過程,繼續的思索…

對每一名認真、努力的裁判而言,這恐怕會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思索。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