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框裡的福爾摩莎:國家隊教練

為了雅典奧運和北京奧運,中國隊終於決定聘請小牛教練Del Harris和立陶宛籍的Jonas Kazlauskas為新任國家隊教練。我個人始終認為,目前也是中華隊最適合聘請外籍教頭的時刻。

太久沒收到讀者來信了(沒有啦,其實前幾天有收到一封和Rod Strickland有關的回應…),我決定徵詢各位對新任中華隊教頭的意見。過一陣子,咱們再來討論這個問題。來信請寄至 hoopjunkie@yahoo.com

*也談裁判
無論台灣或是NBA,裁判先生似乎都成為最近的焦點人物,不是嗎?SBL裁判的問題,在九太罷賽、中廣威脅罷賽之後,已經成為必須解決的當務之急。

對於球隊罷賽的舉措,有人贊成,有人反對。說句公道話,我覺得這是「官逼民反」,如果籃協和裁判將球隊和球員的意見聽進去,作適度的調整和改善,有那支球隊吃飽太閒,每天想著罷賽?長期下來,裁判永遠是對的,球隊的申訴始終未得到處理,球員會被判技術犯規、教練會被驅逐出場,但裁判永遠沒有相關的處分或考核,球隊當然要出狠招、走險路,把事情鬧大,以求受到重視。

我一直覺得,SBL裁判的問題在於水準良莠不齊,而不是每一個裁判都差。有的裁判連最基本的素養和sense都沒有,就貿然推上火線,當然會出亂子,也讓球迷球員搖頭。

NBA的裁判出現明顯誤判,會被禁吹三場,但即使到現在,SBL的裁判考核機制、辦法在那裡?好像還見不到。而SBL已經進入為季後賽四強火拼的階段,如果裁判的安排不慎,還會出問題。

再說到剛結束的HBL,裁判哨音尺度之鬆,也算讓我開了眼界。後兩天還好,但前六天的執法尺度,那裡能叫作籃球,簡直就是橄欖球,不見血不響哨,handcheck、打頭、出腳、背後搶球、拉人…你能想像的動作都有,而且都不會犯規。如果你注意到HBL各隊高得不太正常的抄截數字,多半能了解這種現象。

有人會說,裁判哨音不能太緊,否則對球員的國際賽經驗不利,而且中斷球賽節奏。言之似乎成理,但從另一方面來看,哨音的放縱,無形中培養球員錯誤的防守和進攻觀念,那是更加罪大惡極。

*至於中廣
從職籃時代開始,中廣始終是我相當喜愛的一支隊伍,他們強悍、有向心力。簡單的說,這支球隊完全展現出教練鍾枝萌個人意志在球場上的延伸。

但長久以來,中廣也始終是一支幾乎對裁判的每一個判決都有意見的隊伍,他們甚至對某特定裁判特別感冒。我曾經思索「中廣和裁判的戰爭」這個問題,最後發現,這不是一個能夠找到解答的方程式。

中廣對裁判哨音的敏感,自然不是沒有原因的。我無法詳細的列舉事證,但打從職籃開始,中廣確實曾經多次在關鍵性賽事的關鍵時刻,因為裁判的爭議性判決而吃虧,導致輸球。看到他們的悲情,你也不得不同情他們。畢竟,如果你一年來的努力就毀在一兩個關鍵性的吹判上,你也絕對無法控制自己的脾氣。

長此以往,中廣對裁判當然非常感冒,也不得不在場上盡全力爭取自我權益、反映意見。對每一個不利於己的哨音,都會出現全員跳腳、抗議的症狀,演變到後來,已經到達有點誇張的地步。

反過來看,裁判也是人,你一直挑我毛病、雞蛋裡挑骨頭,我當然受不了。有一次和朋友討論起這個問題,他說:「說真的,如果我是裁判,我也會整他們。」我也絕不否認,如果裁判真會在有意無意間整人,中廣絕對是被整得最慘的一隊。

所以,這成了一個無解的循環。球隊和裁判本來就註定是對立的雙方,但唯有中廣跳出哨音的迷思、以實力和正確的心態去擺脫裁判因素的干擾,裁判提高本身執法水準以服人,才會有得到解決的一天。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