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心聲─SBL裁判篇

SBL裁判風暴搞得艾迪大老兩天睡不著,說真的,我倒還睡得蠻好的,但一想起最近愈演愈烈的裁判事件,愈想就愈沒有答案,心頭亂七八糟,不知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又該相信誰。

多數人忘記的是:我們似乎都未曾聽過裁判的聲音…。而不聽聽裁判的說法,我們絕無法了解全部(至少較接近全部)的事實,不是嗎?

年代電視台有個節目叫「台灣心聲」,據說頗受歡迎,是吧?好,今天且讓我來扮演汪笨湖的角色,為圓球城市和圓球市民們盡一分心力。我拿起了電話,找到了一名在SBL執法的裁判先生,請他和各位鄉親分享屬於裁判這個角落的看法。

我不會透露這名裁判的姓名,所以各位也不用問了。我自認還蠻大膽的,該問的、不該問的問題全都一口氣直接問了,他也照實回答,當然,敏感部份略有保留。我不敢說這篇文章能解答有人對裁判的所有質疑,但至少我們聽到了這群球場判官們的聲音。

我不依訪談順序,而依訪談主題整理如下,該裁判姑且稱為R(eferee)先生。我會找時間再寫一下自己的看法。

●For the love of the game
R先生表示,現在SBL每場球賽裁判費是1500元,不包括食宿和交通。有不少裁判是從外縣市到台北市執法,坦白說,他們絕不會是為了賺錢,而來吹SBL的比賽,因為東扣西扣,加上龐大的壓力,還不如四處吹「菜市場盃」比賽好賺。

他說,菜市場盃一場比賽不用一小時就結束,又沒有壓力,不會被罵。如果真想賺些外快,菜市場盃比賽才是「王道」。此外,吹SBL比賽也花掉裁判們很多交通和準備的時間,外人並無從得知。

那麼,是什麼樣的誘因,讓他們投入SBL的執法?R先生說,對籃球的喜愛當然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藉由在全國水準最高的SBL(以前是中華職籃CBA)執法,在球場內外、裁判圈裡受人肯定,那份成就感帶來的enjoy,是第二個原因。平日裁判分散全國各地,藉由執法時聚聚、交換心得,那份「情誼」是第三個原因。

R先生強調,無論聽者是否相信,這三個原因絕不是矯情之說,而是事實。

(註:SBL目前每個月球賽場次最多不會超過12場,也就是說實際上場執法的裁判人次不超過24人次。裁判總數為24人,但目前僅剩不超過15人,其餘均已退出執法。)

●裁判的考評問題
R先生說,一般人不清楚的是,SBL定位並非職籃,現行的考評制度由臨場技術委員進行。就實際面來說,對裁判的處分,並無職籃時期所謂的「計點」或「禁賽」,最多就是往後不排你上場執法。

對裁判來說,這最大的損失,頂多是在裁判圈「沒面子」,確實不如職籃完善,但這就是目前業餘裁判的現況,也是現實。

●裁判的派系問題
國內裁判確實有派系存在,由一名「大老」級裁判帶領旗下子弟兵,各立山頭。R先生說的有點無奈,但很實際:「派系確實的存在著,如果你是一名年輕裁判,想要很快的爬上去,當然要選邊站,而且要抱對大腿。因為,正是這些『關鍵人物』在排裁判,即使不是他們排,至少也有建議權。」

「但是說實際一點,社會上各行各業何嘗不是如此?你在公司裡也要抱老闆大腿,在學校要拍校長馬屁。所以我認為,裁判的派系是一個『事實』,但不是一個『問題』。就像武林一樣,有武當派,也有少林派。真正的問題在於,這些派系並沒有互相切磋、激勵、交換心得,刺激彼此的進步,而是檯面上和平共處,私底下互相踢來踢去」。

●裁判的私生活問題
球隊教練直指部份裁判私生活不檢,和球隊人士時有喝酒、打麻將等應酬往來。R先生表示,他個人沒有,據他所知,也沒有裁判和目前SBL七支球團的人士私下應酬。他以前曾經聽說過有這類的事情,不過既未親眼目睹,也不能百分之百肯定。

他強調的是,裁判縱然私生活再差,彼此之間也會互相比較、競爭。如果因為私人情誼而作出過分偏袒的執法,也會被同僚看不起、說話,毀了名聲。

●裁判的訓練問題
R先生表示,國內的裁判講習並不多,但大大小小的比賽,實在也足夠裁判臨場磨鍊的了。他承認,因為私生活、各人態度的關係,吹的比賽多,並不代表就代表著相對的進步。部份裁判或許認為,自己已經夠好了,是國內最好的裁判之一,即使多吹,也是隨便吹吹,長久下來,反而不進則退。

●被貼標籤
R先生個人十分在意被貼上「某隊御用裁判」的標籤,因為這形同對他個人道德操守的污蔑,是一個很大的傷害和打擊。他也真的曾莫名其妙被貼上某隊標籤,而且流言傳開後,真的從此就未曾被排過該隊的比賽執法。

他說,沒有裁判會不在意的。但標籤往往是在流言耳語之間,就悄悄的貼上身,他無技可施,也無處辯白,只能自己承受,期待「清者自清」。

●皇家禁衛隊
達欣是籃協理事長王人達旗下的球隊,顯然是一支非常「特殊」的球隊。「有沒有人曾經授意裁判『關愛』達欣?」我問。R先生回答沒有,但是只要王人達到場看球,賽前一定會到裁判休息室「坐坐、聊聊」。雖然他從來沒有提過要關照達欣的事,但以他的身份,踏進裁判休息室就很敏感,而且不應該。

R先生說,以前的裁判他不知道,但他希望大家能相信,現在的裁判,不是一支球隊、一個人、一句話可以輕易操控的。

●球隊vs.裁判
談起球隊和裁判之間的關係,R先生語氣中流露萬般無奈和無力感。他說,現在球隊加諸裁判的壓力,已到了無以復加、動輒得咎的程度,球隊人士、教練、球員似乎就是「吃定了裁判沒種」。他說,也曾有裁判私下勸他「要兇一點、堅定一點,否則會被球隊吃得死死的」。

R先生說,有裁判告訴他,新浪領隊陳仲明就曾在中場時跑進裁判休息室大罵、耍流氓,接近恐嚇的程度。「籃協現在對裁判沒有任何保護,說真的,我有老婆有小孩,他們的恐嚇不是沒有可能成真,在這個時候,我想任何人都會選擇保護自己,是嗎?」

他說,現在的球隊都很聰明,懂得操縱現場球迷氣氛和媒體報導,選擇「適當的時機」引爆、發飆。依據他個人的經驗,這些抗議和大動作,不見得只是為了這一場球的勝負,而是為了在季後賽爭取有利自己的尺度

●球員
說起現在的球員,我彷彿看到R先生邊說邊搖頭的樣子。他說,現場、電視機前的球迷,都無法確切得知場上實際發生的狀況,現在有不少球員在場上痛罵裁判的尺度,已經到達無法想像的程度,三字經、五字經滿天飛,動不動就問候裁判的老媽,連國手也不例外,十分誇張。

他說:「依據規則,這當然是技術犯規,而且,你告訴我,有誰願意聽人對自己罵三字經、五字經?但是我很不願去吹這種技術犯規,除了會進一步造成不滿的情緒發酵,而且如果真吹下去,我怕場上會沒有球員,你信不信?」

●臨場執法
雖然球隊抱怨連連,但R先生自認,他還沒有速度跟不上球員或球賽節奏的問題。不過他承認,國內是有不少裁判因為速度跟不上,所以經常「以經驗吹犯規」,但這也常是爭議的開端。

R先生承認,球賽節奏快速,有時他的速度跟上了,但角度沒抓好,「只要我沒有親眼看到,就不會響哨,但從另一方面來說,這就是漏判」。

●三人執法
換三人執法,會比現行的兩人更好嗎?R先生說,三人執法的走位需要臨場搭配的適應和默契建立,責任區的劃分也很重要,如果沒作好這個步驟,其實三人執法和兩人並不會差太多。

●最欣賞的裁判
R先生最欣賞的國內裁判是陳傳仁,很巧的,正是上週達欣對台啤一役引發達欣教頭劉嘉發強烈不滿的裁判先生。他說,陳傳仁最大的優點是「穩定」,而且對每一場大小比賽投入的程度都沒有兩樣,都一樣認真。世上沒有完美的裁判,但陳傳仁吹的球賽都不會太離譜。

●R先生感言
R先生說,在SBL執法,原本預期為自己帶來的正面激勵和肯定,如今已經是負大於正,讓他頗為灰心,逐漸的失去了動力。他一直在問自己:「你繼續吹下去的原因是什麼?」

他有點沮喪的說,他預期球隊和裁判之間的對立,隨著季後賽的逼近和到來,只會更嚴重,不會有改善,「因為目前裁判對球隊並沒有對策」。他是很希望自己繼續在籃球場上執法,在全國最高水準的SBL殿堂貢獻心力,但他實在沒有把握自己還走得下去。

他說,裁判本身當然也要徹底檢討,但如今球隊和裁判之間的互信和尊重似已蕩然無存。需要整體的改革,才能將球賽和籃運再度導上正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