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doubleA Notepad – NCAA錦標賽雜感

*今天早上,Florida A&M擊敗Lehigh,使NCAA「怪怪的65強」成為「聽起來比較正常一點的64強」。在國內停止轉播NCAA比賽之後,失去了透過電視畫面直接看球的機會,雖然X在心裡,但也是沒辦法的事。

對NCAA錦標賽的熱情和興奮,卻是難以改變的事。我想,這可能永遠都不會改變吧!即使只透過文字報導,還是能感受到莫名的刺激,除了NCAA錦標賽和世界盃足球賽,世界上大概很難有其他比賽能達到這種境界了。

*基於特殊的賽制,NCAA錦標賽大概是全世界最難選擇的比賽(也許NCAA美式足球也是)。全國三十幾個聯盟、三百多所學校,如何去排出理想中的前64名?聯盟冠軍沒話說,但邀請的34個at-large bids要怎麼說?

你可以用RPI、賽程強度等種種標準去排,但到頭來還是無法讓大家都滿意。此外,雖然各聯盟實力相差甚大,錦標賽必須考慮球隊的實際戰力,但是讓奪得MEAC和Patriot聯盟冠軍的Florida A&M、Lehigh必須兩強相爭,搶最後一個名額,也實在說不過去。

就連第一種子也會出問題,St. Joseph’s在A-10錦標賽以20分慘遭Xavier毒手,卻還是在Selection Committee的考量下被排為第一種子,就讓CBS知名球評Billy Packer大為感冒、出言批評,聲稱St. Joseph’s不值得第一種子(Packer認為Big 12冠軍Oklahoma State才應該是頭號種子)。結果還造成St. Joe教頭Phil Martelli反擊,想和控球出身的Packer來個一對一單挑。

反觀Big West的Utah State,戰績25勝3負,卻因為在Big West聯盟錦標賽裡輸掉,連64強都擠不進來,只能含淚去打NIT。這選擇標準到底在那裡,確實令人費解。

制度是人定的,只要是人定的就一定會出亂子。NCAA錦標賽每年都會有類似的情形發生,也絕對找不出答案,我們只能一年又一年的討論下去。

*說到St. Joseph’s,一向不是個以籃球聞名的學校,不過它倒出過幾個有名的籃球教練和校友,例如前拓荒者傳奇教練Jack Ramsay,前76人教頭、現任拓荒者助理教練Jim Lynam,以及1972年的奧運國手Mike Bantom等。

St. Joe在籃球隊史上最著名的一役,應該是在1981年(當時尚未採用64強賽制)作掉第一種子DePaul,該役也讓Jim Lynam一砲而紅。當時的St. Joe根本是小腳,DePaul則有名教頭Ray Meyer和全美第一前鋒Mark Aguirre,結果St. Joe以一分險勝,爆出宇宙大冷門。

St. Joe或許不值得被選為第一種子,但這所規模不大的教會學校,確實是個相當好的故事素材─包括Jameer Nelson被發掘、棄學、又返校的過程。St. Joe的助理教練形容,有一次他去看一場高中明星賽,當時大家的焦點都是Luke Ridnour,注意Nelson的人並不多,但Nelson後來把Ridnour打得滿頭包。而Nelson後來肯到「小廟」St. Joe打球,更令他感到驚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