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走,向右走

短短幾年內,陳信安和田壘成為台灣籃壇代名詞,成為每一個籃球迷談論、追星族追逐的對象,儼然已成台灣頭號球星。剛結束的SBL球季,陳信安獲總冠軍戰MVP,田壘為例行賽MVP,更可以為這個現象作註腳。但是在這裡,我想以較為嚴肅、深沈的態度,來檢視兩人過去一年來的表現。

●陳信安
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要當「陳信安」,並不容易。經過2002年沙加緬度國王季前訓練營和2003年丹佛金塊夏季聯盟訓練營的磨鍊,陳信安是台灣籃球和NBA最為接近的名字。

自然的,他註定要承受莫大的壓力、比較和批評。因為陳信安曾經給過我們對NBA的夢想和期待,如今球迷期待看到的是,他能超越一般球員,給我們更美妙的籃球感受。我們期望看到他劇力萬鈞的扣籃,主宰球賽的表現,平均25分、8籃板、7助攻的數字。

但即使在台灣,這也並不容易。陳信安的個性,以及所接受的籃球教育,都要求他自己必須以團隊為重、個人在後,加上他所效力的裕隆,是國內人手最整齊的隊伍,全隊大約三分之二球員有國手資歷。種種情況,都不允許他以類似林志傑的「一人球隊」方式來領導球隊、主宰球賽。

因此,我們雖然偶爾能看見陳信安展現霸氣的演出─例如他在對中廣一役寫下本季SBL單場最高的41分紀錄,雖然他還是能夠很棒,但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卻無法滿足心中的期待。

綜觀陳信安本季的表現,數字上顯然未能達到球迷預期,球技所展現出來的「質」,也有退步的跡象。在球季前半段和中段,他的表現起起伏伏,等到入伍十二天歸隊之後,則陷入近幾年來最大的低潮,直到總冠軍戰才略有回昇。

在這段期間內,陳信安的投籃方式、投籃時機、打球節奏全都亂了調。他的出手不再像2002年夏天一樣柔順自然,對於出手時機的掌握,則極為混亂,經常是該投不投,切入禁區後只靠著拉竿硬上。防守上,則不時有分心、不夠專注的情形。

當然,他的傳球一向維持著還不錯的水準。而且奇怪的是,儘管每個人都知道陳信安陷入低潮,但他仍是每一隊全力封鎖的目標,而且裕隆也少不了他。少了陳信安的裕隆,似乎也少了一股自信,特別是在進攻上,常有手腳施展不開的症狀。

總冠軍賽前兩戰,陳信安終於稍微恢復正常,但這也只是用最低的標準來看。

陳信安到底怎麼了?有人說,在裕隆的體系下打球,折損了陳信安的籃球天賦和揮灑空間。事實上,這只說對了一半。最主要的,還是在於缺少刺激和競爭。

陳信安自己曾表示,他(事實上絕大多數人也都如此)是個需要刺激的球員。少了刺激,自然容易放鬆、分心。很遺憾的,「沒有刺激和競爭的陳信安,正在退步中」,也是不爭的事實。

那麼,什麼人能夠給他刺激?答案有幾個,第一是榮獲本季例行賽MVP的田壘(見下段分析)。第二是假設性的,也就是超級聯賽未來能夠引進洋將。第三個可能性就是,陳信安主動出擊,離開台灣,到水準較高的各國職籃探路,自我挑戰。

第三種可能性,是陳信安為球技開創新局的最佳抉擇,也是許多球迷對陳信安的期待,但是需要他自己作出最後決定,甚至必須作某種程度的犧牲。以他目前的球技而言,要挑戰NBA成功率微乎其微,但是歐洲、中國大陸、日韓等國,都是有可能的。

今年的陳信安稱不上差,只是「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好」。他的年紀還很輕,但是,如何突破生涯瓶頸卻已成了目前必須思考的第一件大事。即使留在台灣,征戰SBL、重披中華隊球衣,陳信安也都至少要能打出新局才是。

●田壘
籃板、抄截榜排名第一,得分、阻攻榜排名第二,說明了田壘在SBL擁有什麼樣的一年。是的,田壘的例行賽MVP得來一點都不僥倖,這是他一年來努力練球、在球賽中每分每秒付出百分之百,所得來的甘甜果實。

和得分王林志傑所屬的台啤相比,達欣絕稱不上是田壘的一人球隊,田壘也不是有球必投的「黑洞型球員」,但他的主宰性依然。我們甚至可以說,少掉林志傑的台啤未必一定吞敗仗,但少掉田壘的達欣,就只能等著輸球。

本季的田壘,可以用漸入佳境來形容。特別是到了下半季,雖然一般球員因為UBA、SBL兩邊征戰而兵疲馬困,田壘和達欣、達欣化身的師大團隊搭配卻愈來愈好,他的外線準頭更只能用「可怕」來形容。

在上半季,田壘的進攻流於外線投射,未能充分利用身高優勢在低位單打,是他較為人詬病的一點。從季中開始,在達欣教頭劉嘉發的調整下,此現象略有改善,田壘的外線依然凌厲,但不再強求,進攻方式更加全方位。

防守上,田壘以202公分的身高和快速的彈跳速度,在籃板和阻攻、抄截方面都有驚人的表現和破壞性,一人撐住達欣禁區。最難得的是,他往往是每場比賽都上滿40分鐘,卻還能有此績效,可見達欣比其他隊伍苦上數倍的體能訓練,確實收到了功效。至於田壘場場必有的扣籃秀,更是風靡男女球迷的最佳鏡頭。

這樣子的全能成績單,也就不難說明,為什麼我認為田壘是當今台灣最紅的籃球員。每場球賽結束,田壘總是被大批球迷包圍,索取簽名、要求拍照,難得的是,他也來者不拒,沒有流露出大牌球員的架式。

可以預見的是,今年還不滿22歲的田壘,將是未來幾年主宰台灣籃壇的人物。但他也和陳信安面臨相同的問題,在台灣這個「小池塘」,如何磨鍊出一再自我超越、向上提昇的意志?大膽走出去,似乎也成了田壘即將必須面對的抉擇。

根據媒體報導,國王隊今夏據說有意邀請田壘參加訓練營。依據NBA規定,還不滿22歲的田壘必須先投入選秀,如未被選中才具備自由球員身分,可以逕行和各隊接洽、試訓、簽約。由這個規定來看,田壘成行機會或許不大。

但無論是不是走得出去,球迷、台灣籃壇都對田壘有著更高的期望。他已經是史上最高的小前鋒,他已經是史上難得一見、擁有驚人柔順投籃手感的200公分長人,他還能作到什麼?

田壘必須嘗試的是:一、增加碰撞力,撕下「不喜碰撞」的標籤;二、加強基本動作,讓他的進攻武器再添加切入一項;三、加強低位單打訓練和步伐─這也是達欣教頭劉嘉發公開表示,下一季田壘最重要的訓練課程;四、隨著每一場比賽,鍜鍊自己觀察球賽節奏、細節、對手優缺點、隊友走位和狀況的能力。長遠來看,這會是對身為球隊領袖的田壘最重要的一點,也就是領導能力的鍜鍊。他不能只是場上五人之一,他必須是「The Man」。

毫無疑問的,例行賽MVP是對田壘本季進步的終極肯定。對一個長期觀察籃球的人而言,沒有什麼比見到球員進步更令人感到開心。無論田壘能不能在下一個年頭走出台灣,他都已經給我們很多喜悅,也說不定還會給我們更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