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部落格 – 一個大問號、一個感謝和很多個抱歉

看完總冠軍戰,我心中一直有個大問號。

為什麼?為什麼這支看來像是史上最強的湖人隊,卻是如此的脆弱和無奈?他們不像被逼到牆角的貓,為求生不惜一搏,反而是張牙舞爪的狂瞄了幾聲,然後就接受必死的命運。

我不會用不堪一擊來形容他們,因為事實上他們也並非如此。只是,依照過去的經驗來看,我一直期待著湖人的反攻,甚至在第五戰之前為活塞憂心起來。像湖人這種被逼至絕境的隊伍,是最可怕的。如果活塞沒能拿下第五場,讓賽事再拉回洛杉磯,戰況將是難以想像。

我也一直期待著Kobe Bryant接管戰局。如果實際戰局允許,他是可以靠一己之力贏得球賽的。當然,這個期待也沒有成真。

對於湖人的問題,也許應該另寫一篇文章來討論。那…那就改天吧…

* * *

另外,我想說出感謝。Larry Brown,謝謝你。你告訴我們籃球的真締,告訴我們防守之美,告訴我們什麼是「play the right way」。我親眼看過你在1988年率領陣中只有一名大將Danny Manning的Kansas,擊敗Oklahoma奪冠,看過你在NBA生涯中改造過無數的球隊,甚至將快艇隊帶入季後賽─兩次!

我看著你全力試圖去教導、開導Allen Iverson,忍受那有時像冰、有時如火的關係。雖然最後這段關係仍提前結束,但我相信Iverson在稱呼你為「Coach Brown」時,心中的感受一定特別不同,只是他羞於表達、說不出口。

第五戰活塞已經領先20分,我看到你還是毫不放鬆的注意著球賽中的每一個細節。有人說你龜毛,緊張大師,但我不這麼認為。我知道,在籃球圈打滾32年,你經歷過太多詭異的事、太多心碎,讓你在球賽結束之前硬是無法放鬆,因為你很清楚,有時候勝利和失敗往往就是一線之隔。

捧著冠軍盃的你,致詞時最先提到的人叫Rick Carlisle,其次是季中被交易出去的Michael Curry、Chucky Atkins、Bob Sura。我心裡想著,有多少冠軍教練會在剛接下冠軍盃的一剎那,忙著感謝前任教頭,感謝這些季中被交易出去、無法共享冠軍喜悅的球員。

* * *

對不起,Chauncey Billups:
我和很多人一樣,曾經在你的大學時代欣賞過你,也曾經認為塞爾提克用首輪第三順位選來了一個廢物,一個不知道是控球還是得分後衛的球員。我曾經認為,Billups大概就是這樣了吧,不停的轉隊,不停的找不到位置,然後就在NBA裡默默消失。

我不知道,你在近兩年來竟鍜鍊出如此強大的抗壓力,投進一個又一個的buzzer-beater,靠著一招screen-and-roll,就能把湖人整死。繼你的老闆Joe Dumars之後,成為史上第二個尚未獲選為明星球員,就當選總冠軍戰MVP的球員。我佩服你從未放棄自己的耐力和毅力,我看錯你了。

對不起,Tayshaun Prince:
我只認為你會是一個很不錯的大學明星,如此而已。我也曾經認為活塞跳過Carmelo Anthony而選擇Darko Milicic,無法解決小前鋒的問題。到今天我才知道,即使Anthony能夠每場攻下25分,他的防守絕不會讓Larry Brown滿意,絕對無法搧掉Reggie Miller那記快攻必進球,也絕對守不住Kobe Bryant。

誰能想到呢?「Kobe Stopper」不是Ruben Patterson,不是Bruce Bowen,也不是Latrell Sprewell,而是看來連防守Rick Fox都有問題的你?我佩服Joe Dumars的睿智、對你的信心,也要向你說:對不起,我錯了。

對不起,Richard Hamilton:
在今年季後賽之前,我壓根從未想過你會被形容為「Reggie Miller第二」,也從未想過你能夠挑起一支球隊的進攻大樑。我錯了,錯得徹底。你那被球評稱為「Rip Curl」的跑位,確實頗有大嘴的味道,讓對手恨不得死掉。你那獨樹一格的中距離得分能力,在當今NBA無人出其右。而且,你還有爭搶籃板和分球的能力。

是的,我覺得你還是不戴面罩比較酷,我覺得你的基本動作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但是…I’m sorry,我小看你了。

對不起,Lindsey Hunter:
「Isiah Thomas第二」?這個當年選秀會被用在你身上的形容詞,曾經讓我笑到噴飯,而且一笑就是好多年。但你在今年季後賽對替補球員作出的詮釋,實在完美得無法再完美。你能夠壓迫對手、判斷傳球線、適時抄截,還能在有限的上場時間內投進關鍵進球,三不五時還在漫不經心的湖人頭上大搶籃板。歲月確實讓你有著無數的成長和試煉,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收回以前的所有笑聲。

對不起,Ben Wallace:
我想先問一下,你是人嗎?你真的不是科學家製造出來的防守機器?你確定?

當然,在我看到你的罰球之後,我大概能確定你是人。也或許,那群瘋狂科學家忘了把「進攻軟體」灌進你身體的程式裡。

無論如何,我要向你致歉,因為我不僅從未想過你會在NBA球隊先發,更沒有想過你會獲選為明星球員,贏得總冠軍!說不定,連你那住在阿拉巴馬州窮鄉僻?的老媽和十個兄弟姐妹,也從來都未曾想過。

你靠著防守、籃板、拼勁,徹底的塑造了活塞精神,改變了球賽的節奏。總冠軍戰五場球,我就看著你用各種不同的方式抓籃板:從俠客頭上摘,騎在Luke Walton頭上摘,從沒人注意到的角度偷溜進禁區、神奇的「撿」進攻籃板,彷彿你早知道球會往那裡飛。也看著你用各種不同的力道、從各種不同的方位搧鍋,力道有強中弱,角度有45度補位,或是直上直下,或是釘板。

歹勢,我不應該小看你的。「Fear the Fro」,我們都應該fear the fr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