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框裡的福爾摩莎 – 24歲的陳信安

上一次見到陳信安,是在某個場合的巧遇。他滿臉通紅,活像剛從海水浴場剛回來一樣。他說,整個下午都和幾個從小就在一起的好友在天母鬥牛,「紅臉關公」就是鬥牛的「戰果」。

我心想:有幾個像他這樣的球員,還會和少年時期的好友打三對三?…不過這就是我所認識的陳信安。

* * *

要忘掉陳信安的生日並不容易,因為它和大學聯考同一天。兩天前,今年的7月1日,他滿24歲了,說年輕不年輕,但更稱不上老。

要說24歲的陳信安已經爬到了台灣籃球的頂峰,可能有很多人不同意,也會舉出鄭志龍、周俊三、羅興樑等前輩來作反駁。但這個說法也離事實不遠了,陳信安拿遍大小比賽的MVP,曾經率台銀和裕隆拿下太多太多冠軍,甚至也到NBA去「試」了兩次,在亞洲各國都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

我曾問他:「就現實面來說,在台灣,你覺得還有什麼是現在的你尚未作到的?」他似乎答不上來。

在SBL,陳信安、田壘與林志傑,我只能用「Everyone wants a piece of them」來形容,要簽名、要合照,什麼都要。但陳信安卻承受比其他球員更大的壓力,不只是因為他年紀更大一些,也因為他去過NBA訓練營,因為每個人都是那麼熱烈期待他的成功和發光。

我一直認為,陳信安最難得的,不是他的彈性,而是他的個性。雖然他已可算是個成功的籃球明星,還是像你家鄰居那麼親切。三年前他是這樣,三年後的現在還是如此。

但每個人也都知道,陳信安進步的幅度遲緩了下來,甚至有點倒退。無論是個人對比賽的判讀、防守、投籃準頭、時機、方式甚至出手姿勢,我都看不出來他有什麼樣的進步。

當然,陳信安一直有他的顧慮和難處。身在國手如雲的裕隆,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容易,即使裕隆管理甚嚴,要球員不互相比較、競爭、吃味,也是非常困難的。每個人都希望陳信安展現主宰球賽的霸氣,但觀察了一陣子,我終究發現這在裕隆這支球隊是不大可能發生的。即使陳信安這麼作,裕隆也往往輸球收場。

此外,他的練球態度至今依然是全隊最好的一個,但我懷疑裕隆教練團中是否有人能給他正確的啟發和指導。另一方面來說,陳信安是否願意接受教練的指導,也是個問題。有一定身手的球員,最討厭別人去教導他、給他意見。

所以,話說回來,個性是我最欣賞陳信安的一點,但他過份顧全大局、有時帶著過份自信的個性,卻也是阻礙他進步空間的一大關鍵。

我認為,喬丹已過世的老爸曾經送過他一句最受用的話:當你因為迷惘、疑慮而徘徊不前,那就是你該勇敢站出來領導眾人的時刻。喬丹自己曾經表示,這句話對激發他的領導特質,有著關鍵性的幫助。

同樣的,我現在要把這句話轉送給陳信安。

* * *

許多人常喜歡以「只try了兩下」來消遣陳信安挑戰NBA的過程,這句話很酸、甚至有點刻薄,但是不無道理。

陳信安不知是否曾意識到,或許這是他的宿命。過去這幾年來,他成為台灣籃球的驕傲、希望和英雄。所謂英雄,就背負著眾人的期望,成為眾人對成功的投射。我們的籃球打不好,因此我們希望他為我們打好;我們八百萬年也和NBA沾不上邊,所以我們期待他為我們完成這個心願。

事實上,要求任何人為千百萬人背負這個期待,都是不公平的。就像有些人的說法,我們沒有權利決定陳信安的人生。或許,就像不少歐洲球員寧願留在歐洲,也不願到NBA一樣,陳信安想留在台灣發展,過個平穩的人生,何罪之有?

但我仍要說,如果上帝願意給我一個心願,我期待他賜給陳信安「勇氣」,那種有點年少輕狂、追逐夢想、無所畏懼的勇氣。或許籃球已經給了他很多,夠了,但憑藉著勇氣,化被動為主動,他還能發現籃球路上無窮的可能性。

* * *

24歲的陳信安,你要往那裡去?你人生的第二個12年,充滿了驚奇和收穫。那麼,第三個12年呢?我和你同樣熱烈的期待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