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隨筆

不照順序、不分中外東西的奧運雜想…

* NBA依然是 ─ 我相信也將會是 ─ 全世界整體水準最高的籃球聯盟,我們只要修正一個想法 ─NBA球員已經不見得是全球最佳的籃球員─ 大概就可以讓自己接受目前的奧運戰局。

* 中國請了曾任立陶宛國家隊教練的Jonas Kazlauskas來擔任國家隊助理教練,立陶宛請了小牛的助理教練Donnie Nelson來當助理教練。結果立陶宛宰了美國(雪梨奧運只差那麼一點點),而中國在對上立陶宛一役的表現也超乎預期。

再想想,中國找了Del Harris,卡達找來前LSU大學教練Joseph Steibing,日本簽了克羅埃西亞的教練,一簽簽到2006年,這一年來積極巡迴歐洲,到處找球隊打(包括我們的裕隆隊在內),實力有不小的進步。世界各國就不用提了,世界籃球早已是個地球村,亞洲國家聘請洋教頭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如果真要求進步,我們的籃協還在撐什麼?

我已經說了N次,如果國內沒有能人,國內教練打不出成績、教不出東西,那麼就請老外來,再打不出成績就回家吃自己,plain and simple。

多辦國際賽是不錯,但辦比賽是服務了球迷,提供球員對抗經驗,坦白說,對提昇教練水準沒有大用。如果台灣籃球真要進步,提昇教練水準也是當務之急,多多和國際交流、往來,有絕對的好處。

* 跆拳道陳詩欣、朱木炎紅透全台灣,中華棒球隊雖然拿下未如球迷預期的第五名,仍有上千球迷熱情接機,誓死擁護,我不知道籃協長官們看了作何感想。我看了是很感慨,為什麼人家是一到大比賽就能拿出成績,即使拿不到佳績,至少也靠表現贏得球迷的心、凝聚了台灣人的情感。只有我們籃球,是一到國際賽既拿不到成績,也看不出士氣,又鐵定被幹得滿頭包?

* 8/28早上,美國掛了,圓球也跟著掛了(不過又好了)…

Anyway,我的建議是,美國可以向阿根廷學單雙擋、傳球、空手走位,向義大利和立陶宛學如何投籃,同時向中國學習如何在三場敗仗中都輸25分以上,卻能奇蹟式的打進八強。那麼,美國霸業將維持不墜。

* 好,我是開玩笑的,不要訐譙我。事實擺得很明顯,如今美國已經不是派大學明星隊去就能收拾各國了,甚至連派NBA明星去都有點罩不住 ─雖然我還是有點鐵齒的認為,如果維持原班人馬,甚或派出最堅強的陣容,美國仍能奪金而歸。

我要說的重點是,如果美國籃協真的認為自己面子已經掃地,想要有所作為,就應該以「常設性」的角度來經營Men’s program。當然,他們是有men’s national team committee這個常設的委員會,但心態卻不是「常設性」的。他們已經慣於在比賽前打打電話,「喂,打不打?打一下吧…啊,不能打?老婆頭髮痛?好,我再找別人好了…」。教練,從幾個大腳裡面挑一個就可以,然後這個大腳再挑幾腳來當助理教練。

就這樣,「夢幻隊」就成軍了,練個三週,就可以上路了。

成王敗寇,這樣搞拿得到金牌,也沒人會說什麼。拿不到金牌,就必須有所改變。

我的想法是,以美國的情況,是沒辦法像其他國家維持長年、定期的國家隊集訓,「常設性」的國家隊是絕對不可能。但是,國家隊可以有專職的總教練,是吧?Larry Brown、Popovich和Roy Williams的組合,誰敢說不好?問題是,他們在NBA和NCAA混太久了,實在不熟悉國際籃球生態和打法。百米金牌去跑兩百,難道就保證能拿冠軍?

其次,美國的失利和不了解對手也有很大關係(奇怪,這句話好耳熟,好像我們籃協也這麼說過…)。美國籃協和NBA各隊,其實可以建立更密切的聯繫。反正各隊在歐洲、南美和亞洲幾乎都有球探網路,不分四季的在搜集資料,如果能統合整理、分析,就不會發生打迷糊仗的情形。

* 有關西班牙教練Mario Pesquera在賽後向Larry Brown發飆一事,以王八蛋來形容Pesquera,可能是有點過火了。今天換成是我,搞不好我也飆他一頓。

我們得先想想西班牙有多倒楣,預賽五戰全勝,輸了這一場只能爭第七,已經夠嘔了,終場前LB還玩這一套。

從Larry Brown的角度來看,沒錯,23秒領先11分實在是夠多了。然而美國隊這一次的表現太讓人提心吊膽,如果認為贏定而放鬆,搞不好又有那種最後0.4秒逆轉的神蹟出現,豈不是吃不完兜著走?只能說Larry Brown太過謹慎了。

* 說到這裡,高球場上有所謂的etiquette,高球禮儀。棒球場上有大幅領先後不再?壘等等的「不成文禮節」。同樣的,籃球場上也有。美國的這次暫停事件,讓我想到國內有很多教練,不是對這方面欠缺認識,就是明明知道,卻毫不在意。

我就曾看到比賽剩0.5秒結束,某隊領先5、6分卻叫暫停的情況。這是怎樣?你怕對方投進六分球反敗為勝嗎?當然,五上五下的豪情調度就更多了。這不是不行,只是必須盡量避免,因為對手會有被羞辱的感覺。大幅領先的情況下,終場前還大玩扣籃秀,也是NBA裡的大忌。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我總是覺得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要展現尊重比賽、尊重對手的氣度,不要亂搞才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