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5 NBA Preview : 塞爾提克─What do you think?

如果你為塞爾提克的未來感到振奮,不是你太不進入狀況,就是你在自欺欺人。當然,你也有可能是沒有人知道你在想什麼的天才,就像Danny Ainge一樣。

我不知道其他曾經趕上80年代塞爾提克王朝的球迷如何,對我來說,雖然綠衫王朝的結束已是十年前的往事,昔日的綠衫風範依然盤旋在心中不去。也因此,始終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和角度來看待新一代的綠血人。

什是昔日的「綠衫風範」?你也許會問。對我來說,那代表著紮實不花俏的球風、團隊至上的心態、均衡的攻勢、精準的看人與交易眼光,以及超級瘋狂的球迷支持。

那麼現在呢?坦白說,我看不出個所以然,自從Rick Pitino以降,加上鎮隊之寶Red Auerbach逐漸淡出之後,我看不出綠衫軍究竟要走向那一個方向。

去年的塞爾提克面臨相當大的變動,極受喜愛和敬重的教練Jim O’Brien,因為和Ainge與球隊高層(據說是老闆)理念不和,辭官走人,同時他們送走了兩大護法之一的Antoine Walker。

有塞隊老球迷形容,這和1978年非常類似,當年教頭Tom Heinsohn季中被炒,球員陣容也作了很大的調整,塞隊在當年跌落谷底。但是1979年,上帝就派了大鳥柏德來挽救波士頓。

今年,也會有同樣的傳奇出現嗎?

●Danny Ainge
Danny Ainge自從在太陽黯然辭官之後,原已無意在短期內重返NBA,但老東家塞爾提克的聲聲呼喚,終究讓他動了凡心。他在2003年5月9日接任Executive Director of Basketball Operation之後,果然是來真的,動作頻頻,堪稱全聯盟最忙碌的主管。

他先是將Antoine Walker和Tony Delk送至小牛,換取Raef LaFrentz、Jiri Welsch,接下來於季中將Tony Battie、Eric Williams和Kendrick Brown送至騎士換來Chri Mihm、Ricky Davis和Michael Stewart。今年季外,繼續以Chucky Atkins加Mihm加Jumaine Jones向湖人換來Gary Payton和Rick Fox。

在這一路上,Ainge同時不停的累積選秀權,今年首輪標進三名球員,包括高中生Al Jefferson、Delonte West和Tony Allen。

如果說我們想從這些動作中看出端倪,應該可以說,Ainge是很有計劃和決心的在出清自己不喜歡、不符合心目中隊型,以及無法或不願意配合球隊(如Walker)的球員。

問題是,沒有人搞得懂他心目中的「新塞爾提克」,究竟是什麼模樣。是防守取向嗎?那送走Tony Battie和Eric Williams就不太有道理。是進攻取向嗎?事實證明,也沒有球員能取代Walker得分的空缺。

我只知道,Ainge希望塞隊能打出快速的球風。但他又受不了Marcus Banks那種「一檔到底」的風格,一度要將他打包(送至湖人,但後來交易內容改變,返回塞隊)。然後,他又弄來了手套GP。目前的手套,已經不是能夠全場飛奔的手套,以他的球路,也比較適合半場作戰。

如此競競業業、努力勤奮的Ainge,究竟是走在時代尖端的天才,還是眾人皆醒我獨醉的蠢才?他心裡到底在想什麼?知道的人,請打這支電話2882-5252告訴我。

●新元素:Rivers/Payton
毫無疑問,Doc Rivers和Gary Payton是塞爾提克本季最重要的新元素。

Rivers執教魔術隊生涯,可以用毀譽參半來形容。他是個相當受球員歡迎的教練,他的球風也頗受球員喜愛。一般都認為,他是個適合帶領年輕球員、給予他們信心的教頭。

對於Rivers的批評,多半來自於他的球隊防守不濟。魔術的防守確實很糟糕,但這或許和高層有關,不見得是教練的問題。同時,Rivers被認為是一個靠球員打天下的人,在臨場的應變、戰略和調度方面功力較差。

坦白說,我對他的想法也是如此。我對Rivers的質疑,正如同我對許多新生代、所謂「players’ coach」的質疑一樣。受球員喜愛、作人際關係,也許能保住飯票,但能讓你贏球嗎?

來到塞爾提克,人事的實際操盤者仍是Danny Ainge。Rivers早在夏天就已聲明,Ainge是人事決定的「last caller」,操盤絕輪不到他。這是Rivers的自知之明,也是他抱未來老闆大腿的第一招,果然高明。Rivers和Ainge是屬於同一個年代的球員,在場上放對多年,照理說溝通會比較沒有問題,否則Ainge也不會找來Rivers。

然而,Rivers的處境並不輕鬆。如果他無法掌控人事大權,就非得在球場上靠著戰績證明實力不可。不過依照過往的經驗,Rivers執掌的隊伍,起初往往有令人驚奇的表現,經過兩三年才會陷入瓶頸。

至於Payton,今年夏天大大的出了一陣鋒頭─雖然都是負面消息。他在總冠軍戰期間丟的臉,就不用提了。球季結束後,GP對情勢的研判,既正確又錯誤。怎麼說呢?

他的正確,在於湖人情況混沌不清時就率先續約。GP也非常清楚,除了湖人,沒有人會給他一年500多萬的薪水。至於GP的誤判,就是從來沒想到湖人會將他交易。

事實上,GP的被交易也是自找的。上一季他的季後賽表現非常差勁,而且對湖人的進攻體系抱怨連連。一名打不出名堂又喜歡抱怨的球員,自然讓球隊高層極度感冒。當然,Payton的球路原本就不適合三角進攻,但就像全球五百萬名專家說的─他在簽約加盟湖人時早該想到這一點。

總之,Payton連冠軍戒指都沒撈到,就得從西岸直飛東岸。心情極度不爽之下,不但嗆聲不到塞爾提克報到,也鬧出酒醉駕車的新聞。

不用擔心,鈔票總是可愛的,預料Payton還是會乖乖的穿上綠衫,而且Danny Ainge信誓旦旦,GP一定會前來報到。至於他在塞爾提克會有什麼樣的表現,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理論上,他也不符合塞隊要走的「快速」方向,但他的經驗和領導能力會是塞隊仰賴的重點。

●Paul Pierce
自從Walker離開塞爾提克之後,Paul Pierce就是塞隊唯一能夠仰賴的大將,而這支球隊也自然而然的成了他的一人球隊。其實這並不是件好事,Walker的離去,也傷害了Pierce。

上一季Pierce平均23分,而且有5.1次助攻,但是命中率降為生涯新低的4成02。他的罰球總數在全聯盟排名第二,每48分鐘的罰球命中數也在全聯盟高掛第三,投籃命中數全聯盟排第三,失誤也排名第三,塞隊確實成了他的一人球隊。

這些數字同時說明了幾個面向,首先,Pierce確實擁有可怕的攻堅能力。雖然以往我曾寫文章質疑過裁判對Pierce的厚愛,卻也不得不承認,他在接球後的單打腳步,包括跨步以及尋找投籃空間的能力,實在不是蓋的。

第二個透露出的訊息是─Pierce needs help。從他逐漸下降的命中率,可以大概看出失去Walker對他的傷害。對手不是笨蛋,防守上當然是全力防堵Pierce,逼使塞隊靠其他球員來突破。

是的,Pierce的助攻增加了,但這是塞隊之福還是禍?實在很難判斷。

令人擔心的另外一點是,一人球隊如同雙面刃,能夠激發出球星的強大潛力,卻也會讓球員自己玩玩成了習慣。我相信,McGrady、Iverson都面臨著相同的問題,接下來的Kobe Bryant也可能會遭遇相同的問題。Pierce亦同,如果他缺少隊友的援助,長久下來絕不是好事。

Payton的到來,也許無法提供Pierce太多,但他能夠讓Pierce回到一個「catch and move/shoot」的情況,這是比較適合Pierce球路的模式,而不是讓Pierce獨自運球尋找投籃或傳球空檔的情況。甚至,如果能裡能外的Payton可以靠著他的進攻能力分擔Pierce的部份壓力,是更好的情況。

自然的,這一切的假設都建立在Payton的表現之上。沒有人懷疑Pierce的能力,重點是你要如何創造一個對他和對球隊都好的環境。

最後要提到的一點是Pierce的領導能力。我絕不否認Pierce的殺氣,他擁有隨時在12分內砍進20分或更多的能力。但殺氣並不等於領導能力,在這一方面,Pierce顯然還需要多學習。

●Ainge的戰士
6年4200萬簽下平均10.3分、7.2籃板的Mark Blount,實在是貴了點。但在這個時代,肯待在籃下作苦工的藍領球員已如珍禽異獸。Blount至少有高度、厚度、經驗,塞隊還是咬牙將他留了下來,不讓禁區成為中空的甜甜圈。Blount應該會是塞隊的先發中鋒。

在強力前鋒部份,感覺塞爾提克也有點尼克隊的「屯積」症狀,也許他們打算採取先屯積後挑選的作法。總之,目前共有Raef LaFrentz、Walter McCarty、Tom Gugliotta、Michael Stewart,以及幾個一、二年級生Justin Reed、Al Jefferson、Kendrick Perkins。

其中LaFrentz和McCarty的作戰範圍都在中距離和三分線,Googs腳廢了這麼些年,功力堪慮。今年首輪選來的Jefferson,有高度有重量,在夏季聯盟表現相當不錯,非常有可能成為先發四號。不過他的腳步都還非常生澀,只能靠身材硬扛,進了NBA終究要再求進步,否則也是混不下去。Reed和Perkins都還在觀察期。

小前鋒部份是較令人有問號的一點,這牽涉到Rivers想法。如果Pierce打得分後衛,那麼Jiri Welsch和Ricky Davis該怎麼擺,Pierce如果定位在小前鋒,這兩人又該怎麼擺?誰該先發,誰擔任第六人?

Ainge似乎蠻看重Welsch的發展性,應該會重用。至於Davis是另一個傷腦筋的問題,以他的得分爆發力,足以為Pierce分憂解勞,但就怕他得分慾望過了頭,變成肉包子打狗的大黑洞,那塞爾提克就非垮不可。如果Payton是塞爾提克本季成敗的決定性因素,Davis就像是不可預測的X因素,不是大好就是大壞。

如果GP的手套套不住狼,塞隊控球只能指望去洛杉磯過水一圈又回鍋的Marcus Banks。Banks還處於「尋找自我、學習成長」的階段,他的快打、快手是plus,經驗不足的腦沖血就是minus。期待他有更多的「正」,就得先暫時忍耐他的「負」。

Tony Allen和Delonte West至今的表現都頗受好評,也很受Ainge看重,但是要期待他們在處女季一鳴驚人,未免太過沈重。

在我眼中,塞爾提克就是這麼一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球隊。你說他們在重建期也不對,完全抹煞他們在新球季的希望…拜託,在大西洋區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但對他們期望太深,看看前面所提到的一堆問號,又讓人提心吊膽。

因此,我要為塞爾提克下的註腳反而是:What do you think?我相信正反兩面的不同看法一定很多。我只能說,新教練、有點新的事務總管,加上一堆新球員或新加盟的老傢伙,下一季的波士頓會很有趣。

也許他們可以很開心、理直氣壯的向Antoine Walker正式揮手告別;也或許,綠衫迷們會開始懷念起Obey加Pirece加Walker的瘋狂年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