籃框裡的福爾摩莎 – 談台灣籃球

先前在談完中國籃球後,曾提過要再談台灣籃球。但我並不想把自己對台灣籃球的感想寫成論文,所以我還是決定以「事件」為引子,來談台灣籃球各個面向的問題,以免陷入長篇大論的窘境。或許是我的組織和寫作能力有問題,更或許是台灣籃球的問題實在太過於盤根錯節,難以申論。

*談東森事件
平凡人兄一文似乎激起了不少「浪花」。首先我得呼應市長的呼籲,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談論籃球事件,不要動不動就人身攻擊,平白製造動亂、爭議和困擾。

對於鄭金城教練,無論是籃球圈內人,或是採訪過的媒體記者,我想不會有人否定他的認真和敬業。我曾經在一項教練講習中看過,鄭教練是如何認真的示範單擋、雙擋等基本動作。很難得的是,他原本是登記參加講習的學員,到最後卻成為在場所有基層教練的「老師」。

也就是說,其實鄭教練目前所面對的,不是XX○○(戰術)的問題,而是人的問題。在成人級、職業級的球隊,這也是大多數教練必須面對的問題。前超音速、公鹿教練George Karl就曾說過,NBA教練面對的是七分人的問題、三分戰術問題。真正難搞的,是人,而不是籃球。

我會用前Indiana大學、現任Texas Tech教練Bob Knight的例子來看鄭金城教練。Knight是不是個好教練?如果從純籃球的方面來看,絕對是的,但是從人性的角度來看,可能就有問號。

Bob Knight的個性原就火爆,但有戰績和名氣為後盾,加上大學籃球的環境,幹譙球員本來就不是新鮮事,打兒子、打球員、打球迷、拿花瓶K學校體育室行政人員等拳腳相向或亂說話的件更是屢見不鮮。

但是,時代在變。我上小學時,老爸故意挑最會打人的老師,拜託老師「用力打、照三餐打」;當時愈會打人的老師,班級愈熱門。但是現在呢?老師碰學生一根汗毛就可能是性騷擾,兩根汗毛就是打人,準備被家長告到死。

籃球場上也是一樣的道理。現在的球員,特別是台灣的球員,高中畢業之後大概就已經無法忍受教練的幹譙(高中時期之所以能忍受是為了打好成績進大學),當選過國家隊的球員,更是很少有人能夠忍受教練的嘮叨和指責。

鄭教練現在面對這種狀況,我想是沒有作好心理準備的結果,就像美國許多大學教練到了NBA無法適應一樣。他也忽略了人的問題,學生球員沒辦法將教練搞下台,職業球員卻可以發動政變惡搞教練。

話說回來,台灣球員不願苦練、吃不了苦的毛病,正是台灣籃球空有「天份」、「潛力」、「願景」,卻永遠無法落實為「實力」的根本原因。教練是不該用肢體暴力,是不該忽略和球員的溝通、忽略球員心中的感受,但球員動輒因為上場時間、薪資而不爽、罷練、擺爛,抱怨一籮筐,錯都在別人身上,不是老闆小氣、教練不行,就是怪籃球大環境不好,這又是正常的心態嗎?

平凡人兄以「陰暗」來形容鄭金城事件,可以想見他心中的激動情緒,但這件事其實很簡單,就看球隊到最後支持教練或球員,也看鄭教練是否能帶出好成績。

想對鄭教練說的一句話是,面對成人級的球員,「demanding」和純粹的「責罵」是可以有所區別的。或許這就是你帶球的style,但如果對自己的style有所堅持,或許就要自己去承擔未來的任何後果。我們每一個人,也都一樣。

想提醒台灣球員的一句話是,沒錯,台灣有太多不學無術的草包教練,但是整天鬼混、只會抱怨、從小被寵壞的不入流球員,更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