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出名門─馬里蘭

說馬里蘭是NCAA籃球史上最衰尾的學校之一,不是對它的羞辱、嘲諷,甚至也不是對它的同情,只是陳述一個蠻殘酷的事實。

無論是NBA或是歐洲、世界各地的職籃,似乎總可見到馬里蘭大學的球員發光發熱。但是馬里蘭在2002年奪得NCAA冠軍之前,在大學籃球史上的功績,平心而論只能以「乏善可陳」來形容。

也許,2002年的冠軍就如同總教練蓋瑞威廉斯(Gary Williams)的自傳「Sweet Redemption」一樣,是一個「甜蜜的復仇」,能夠將馬里蘭過去數十年來的霉氣一筆勾銷,邁向更美好的未來。

●位置絕佳 綽號獨一無二
說起馬里蘭大學,在學術上算是相當不錯的學校,研究風氣鼎盛,知名校友眾多。別的不提,目前網際網路第一大的搜尋服務Google,聯合創辦人之一布林(Sergei Brin),就是馬里蘭大學的校友。此外,知名女星凱薩琳透納(Kathleen Turner),曾待過CBS、NBC和CNN等電視台的知名華裔新聞主播宗毓華(Connie Chung),也是馬大畢業生。

即使以籃球來看,馬里蘭也位在絕佳的位置。華盛頓特區、巴爾的摩區域,以及南方的維吉尼亞州,都可以說是高中籃球的「熱區」,吸收人才相當有利。?馬里蘭雖然很難再往南搶到北卡州的球員,但是爭搶北邊賓州和紐約區的球員,也不是不可能。

馬里蘭校隊的綽號叫「Terrapins」,這是一種烏龜的名字,在全美大概是獨一無二。1932年,美式足球教練柏德(H.C. Byrd,後來成為馬里蘭大學校長)提議,以18世紀以來就生存在馬里蘭州各地的Diamondback Terrapins作為學校的吉祥物。到1933年,該年度的畢業生以銅打造了一隻Terrapin送給學校。

自此之後,馬里蘭的綽號就成了Terrapins,又被大家簡稱為「Terps」。該校學生也傳說,只要摸摸那隻銅龜,將會帶來好運。到了1994年,馬里蘭州政府甚至指定Terrapins為該州的代表性動物。

在1932年之前,馬大的別號叫作「Old Liners」,因為馬里蘭州的別名就叫作「Old Line State」。這個名字的來源是,早期的馬里蘭州居民經常和北邊的賓州因為州界起紛爭,而這條傳統上區分美國南北方的界線,就叫「Mason-Dixon Line」。

●令人又愛又恨的ACC
位在競爭度激烈、知名度又高的ACC聯盟,對馬里蘭而言有好有壞。好處是能見度非常之高,對吸引球員也有幫助。壞處是,雖然馬里蘭的籃球水準始終不差,但是在ACC要和北卡、杜克、北卡州大等傳統強隊競爭,仍是相當吃力。你的球員好,卻不見得會比北卡和杜克更好,因此,馬里蘭很少在ACC中維持長期的榮景。

在只有聯盟冠軍能夠參加全美錦標賽的年代,馬里蘭因此而成為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縱使例行賽戰績不惡,但無法在聯盟錦標賽中作掉北卡、杜克等列強奪得冠軍,就只有在家乾瞪眼的份,連參加全美錦標賽的資格都沒有。馬里蘭校史上,在ACC聯盟錦標賽有過許多次空前慘烈、悲壯,卻還是與勝利擦身而過的史詩戰役。

不知是不是當「細漢」當慣了,馬里蘭也衰尾習慣了。由70年代至今,馬里蘭抗壓能力超差,在NCAA錦標賽中經常是雷聲大雨點小,悵然返鄉。

以崔塞爾(Lefty Driesell)和威廉斯兩名教練掌兵的近代來看,崔塞爾兩次打進八強、三次甜蜜十六強,還有四次是在第二輪就掛點,從未打進四強。威廉斯在2001、2002年(2002年奪冠)連兩年打進最後四強之前,共有五次在十六強作收,另各有兩次在首輪和第二輪就落馬,連「八強」兩個字都不知道怎麼寫。那種鬱卒的感受,絕不會比從未拿過冠軍的羅依威廉斯(Roy Williams)來得輕鬆。

也因為這段歷史,馬里蘭始終被不少人認為是被高估的學校。有很好的環境、球員、教練,卻總是無法一鼓作氣,交出突破性的成績。我相信,馬里蘭自己也很難辯解什麼。

以1969至1986年間執教馬里蘭的名教頭崔塞爾來說,他在17年的生涯中擁有348勝159負的戰績,但是連NCAA四強都未曾打進去,只拿了一座1972年國家邀請賽(NIT)冠軍,就很難向球迷交代。在崔塞爾之前,馬里蘭更只曾在1958年有過打進八強的紀錄,就更稱不上籃球名校的水準。

直到蓋瑞威廉斯的來臨…

●校友教練:蓋瑞威廉斯
崔塞爾離去之後,由黑人教頭韋德(Bob Wade)接任。韋德不但打不出名堂,還搞出多達18項的違規事件,終於導致馬里蘭被NCAA處份,其中包括兩年禁打全美錦標賽、一年禁止電視轉播,以及獎學金縮減等等。

就在這個時候,1968年由馬里蘭大學畢業的校友蓋瑞威廉斯,居然很勇敢的從俄亥俄州大來歸,準備重新打造母校霸業。事實上這並不容易,因為明星球員通常都對受到處分的學校望之卻步。誰想到一所無法打64強錦標賽、沒有電視轉播的學校去?

但蓋瑞威廉斯很幸運的簽下了另一個威廉斯─有「巫師」(Wizard)美名的6-8全能鋒衛Walt Williams,撐過這段時期。馬里蘭一直到1994年,才在威廉斯帶領下首度踏進64強。從此之後,馬里蘭就未曾在全美錦標賽缺席過,連續11年晉級,樹立了籃球名校的招牌。在前幾年北卡不振的時期,更取而代之,成為杜克大學最頭痛的對手。因此有人說,目前ACC最有名的仇家組合,不只是杜克對北卡,還得再加上杜克對馬里蘭。

威廉斯的戰術,簡單的說就是「高強度」和「快」兩個重點,防守上最為注重全場壓迫,進攻也主打快速節奏,以球迷觀戰的角度而言,可說是非常具有「娛樂性」。而威廉斯在場邊也算得上唱作俱佳,完全是一副激動派的模樣。看他咆哮抓狂的樣子,我經常會擔心他吸不到氧氣或是心臟病發。

場外的威廉斯倒是樂作慈善事業,而且十分幽默,他罵球員的方式也相當令人發噱。

威廉斯球員時代的成績並不出色,畢業之後擔任了一年的高中教練,隨後就進入大學籃壇,先後執教American University、波士頓學院(Boston College)和俄亥俄州大,都擁有很好的成績。如今,他是全美26名曾率三所不同大學闖進64強錦標賽的教練其中之一。

●桃李滿天下
馬里蘭的NCAA成績雖然不如其他名校一般光榮,卻持續性培養出不錯的球員。以現役來看,最出名的就是魔術隊法蘭西斯(Steve Francis)。從選秀來看,則有喬史密斯(Joe Smith)和路卡斯(John Lucas)曾經榮膺狀元。馬里蘭出過幾名不錯的控球,整體而言則以培養鋒衛型球員見長。

法蘭西斯當年從專科學院轉至馬里蘭時,就已經被喻為難得一見的人才,果然只打了一年就投入選秀。能投能切能傳、體力勁爆的法蘭西斯,在當時的NCAA引起一陣不小的旋風。

身高只有6-1的路卡斯,也是能得分能助攻,後來在NBA從1977年混到1989年,可見功力確實不俗。他的兒子路卡斯(John Lucas)目前則就讀奧克拉荷馬州大,子承父業,也頗受好評。另外,曾經打過湖人、溜馬、爵士,在小牛成名的戴維斯(Brad Davis),也是馬大出產的控球。

曾經來台灣CBA中華職籃,動輒創下大三元紀錄的羅德斯(Johnny Rhodes),在馬里蘭時就極為知名,尤其擅長抄截,只是和NBA始終無緣。曾任華盛頓子彈教頭的Gene Shue,以及蓋瑞威廉斯和目前在巫師隊的布雷克(Steve Blake),也都是馬里蘭的控球。

另一個不能不提的人物,是歐錦賽、奧運出盡風頭的立陶宛控球亞斯科維奇斯(Sarunas Jaskevicius)。在馬里蘭期間,他就已經是非常沈穩卻不受注意的殺手。

得分型球員,最可怕的是已經去世的6-8前鋒拜亞斯(Len Bias),我們將在下面詳談。另有金恩(Albert King)、狄克森(Juan Dixon)、控球得分皆宜的華特威廉斯;其中金恩的老哥Bernard King,在NBA也是可怕的得分機器。防守型鋒衛,馬里蘭則曾出過LaRon Profit、Byron Mouton。

馬里蘭的「小號前鋒」也算品質保證,身高也許只有6-7、6-8,但是驍勇擅戰,極為慓悍,例如目前在NBA的巴克斯特(Lonny Baxter)、在NBA拿過籃板王的老將巴克威廉斯(Buck Williams),以及曾經獲得很高評價卻未打出頭的莫里斯(Terrence Morris)、伯恩斯(Evers Burns)。

高一點的鋒線,就有同為6-10的喬史密斯、威考克斯(Chris Wilcox)和麥森柏格(Tony Massenburg)。麥森柏格這號人物則值得一提,他的個人球技並不突出,但在NBA已走遍大江南北,前後待過馬刺(兩次)、黃蜂、塞爾提克、勇士、快艇、暴龍、76人、籃網、孟斐斯灰熊和溫哥華灰熊、火箭、爵士和國王等13隊,已經創下NBA紀錄,也算一絕。

另外還有兩絕,一個是現任ESPN球評的艾爾摩(Len Elmore)。這名6-9前鋒在校時期以抓籃板和蓋鍋見長,最有趣的是打完ABA/NBA退休之後,還進哈佛法學院念碩士學位。身高6-11的麥克米倫(Tom McMillen),在校時期剛好和艾爾摩重疊,他則是在1976-85年間打過NBA,然後在1986年參政,當選馬里蘭州眾議員,很有一套。

●不能不提的拜亞斯(Len Bias)事件
身高6-8的拜亞斯,可以說是馬里蘭大學史上最具才華的球員。崔塞爾甚至形容,拜亞斯是ACC史上最佳球員。他有身高,有體能,有外線,有籃板,天生一副明星的模樣,這是他在1986年NBA選秀會首輪第二中選的原因。

拜亞斯中選之後,NBA為之震撼。因為挑選他的球隊不是別人,正是1986年才拿下NBA冠軍的塞爾提克。有「三巨頭」大鳥柏德、麥克海爾和派瑞許,再加上年輕有勁的拜亞斯,另一個「綠色王朝」儼然就在眼前,那還得了。

選秀會後兩天,爆發更驚人的新聞。拜亞斯在馬里蘭大學校區的公寓中暴斃,死因經查驗為吸毒過量。眾人這才知道,原來笑傲大學籃壇、希望無窮的拜亞斯,竟已是吸毒多年的老毒蟲。

由於拜亞斯實在是太有才華的球星,這件新聞開始使大眾更加注意大學運動員的吸毒問題,也進而牽涉到馬里蘭大學體育校隊的管理問題,崔塞爾因此而辭職下台。

最離奇的是,拜亞斯那也打籃球的弟弟,在十年後也因為與人爭執而遭槍殺。老媽在十年之內目送兩個兒子死去,實在可憐。

事到如今,偶爾仍有老球迷會提起,如果當年拜亞斯不死,NBA近代史可能都要改寫。你就可以想見,拜亞斯是多麼令人仰慕的球員,而他暴斃的時機和事件又是多麼令人措手不及。塞爾提克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的低迷,也直接的受到此事件的衝擊,毫無疑問。

拜亞斯是馬里蘭人心目中永遠的驕傲,同時也是永遠的遺憾。

●Cole Field House
談到馬里蘭的驕傲,除了拜亞斯、2002年冠軍之外,也不能忘記從1955年啟用、至2002年才吹熄燈號的主場館「Cole Field House」。這座場館,在馬里蘭大學校史上、NCAA歷史上,都和北卡州大的Reynolds Coliseum擁有同樣重要的地位。

馬里蘭大學在50年前斥資320萬美元建造這座場館,其手筆之大,已經在全美籃壇引起議論。數十年下來,這座場館除了陪伴馬里蘭校隊走過興衰,也親眼見證不少歷史性的時刻。

1965年,當時還名叫Lew Alcindor的賈霸(Kareem Abdul-Jabbar)還是個高中生。他率領紐約的Power Memorial高中創下71連勝紀錄,卻在此地被傳奇高中教練伍騰(Morgan Wooten)率領的狄馬沙高中(DeMatha)中止。

隔年1966年,Cole Field House承辦NCAA最後四強。由五名黑人先發球員組成的Texas Western大學,在此擊敗五名白人先發的肯塔基,這場比賽結果的震撼性,使美國大學籃壇正式進入黑白共存的時代,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這場球很有趣,當時就讀馬里蘭的蓋瑞威廉斯,以觀眾身份坐在場邊,目睹破天荒的一戰。曾任湖人、尼克和熱火教頭的「油頭教練」萊里(Pat Riley),則是肯塔基的先發五人之一。

70年代,首次以「桌球外交」出擊美國的中國大陸,也在這座場館裡和美國桌球隊展開歷史性的交流表演賽。

2002年之後,Cole Field House結束它的階段性任務,由更為先進的全新場館「Comcast Center」取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