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k Mail:愈看愈不懂的NBA

其實NBA裡本來就有很多事情讓人看不懂,包括:為什麼有球員在機場提行李拉傷背肌,在家裡狂打電動手腕受傷,被列入傷兵名單?為什麼有球隊會聽球探一面之詞,就用首輪第五順位在Tskitishivili身上下注?

為什麼球技好得不得了、冠軍戒指兩隻手戴不完的Bill Russell,會是這麼遜的教練,而球技狗爛一把的Jeff Van Gundy和Phil Jackson,卻是如此傑出的NBA教頭?

我提到Phil Jackson了嗎?好,且讓我們把焦點鎖定在教練身上。從球季結束至今的NBA教頭大移動,有誰看得懂?

很難想像,曾在許多場合,包括自己的書中都對Kobe Bryant和最後一季的湖人大加撻伐、諷刺的Phil Jackson,竟在休息一年之後就重返湖人。雖然NBA本來就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沒有永遠的朋友和敵人,但除了他的馬子Jeannie Buss,我實在想不出什麼好理由,讓湖人非Jackson不可。

怎麼看,Phil Jackson在湖人都是「政治不正確」,但也許他只要「馬子正確」就夠了。看了Jackson重返湖人的新聞,我腦海中一直浮現出一個古裝劇橋段: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好死不死愛上了家裡的長工,非嫁不可,員外拗不過寶貝女兒只好捏著LP從命。

也許我想多了,也許Jackson和Kobe真的能重修舊好。但在此之外,我還很難想像,湖人聘了一個3年3000萬美金的教練,會不要求他以爭冠為目標,而只是單純的「重建」。也許,我又想多了,人家湖人真的是以爭冠為目標,huh?

很久之前被「紅衛兵」Penny Hardaway鬥垮的Brian Hill,是鳳還巢的另一個例子。以當年Hill灰頭土臉離開的樣子,還能重返魔術,我覺得需要很強的心理建設,但自尊果然沒有鈔票可愛。

再談到衛冕失利的活塞,事實上布朗爺會有今天,或許只能說他白目。哪有人在打進冠軍賽的時刻和其他球隊眉來眼去?Larry Brown即使擔心自己的身體撐不住,想找個穿西裝的辦公室涼缺,也不致於要急在這一時。活塞老闆受不了,用fire的方式對待Brown,也算正常人性。

Brown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就和自己的「dream job」尼克搭上線。如果布朗爺回到老家紐約執教,我只能祝他好運。有一個以難相處聞名的Isiah Thomas,加上一個用嘴打球比用手腳打球厲害的Marbury,只怕布朗爺還會多出不少怪病。

對於Brown的教球功力,我是百分百毫無質疑的。如果布朗爺覺得費城媒體和Allen Iverson難搞,回到老家紐約,面對噬血媒體和「小馬哥」,我看這才有得傷腦筋。

至於從灰狼轉檯活塞的Flip Saunders,光從圓球貼圖區看到他的女兒那麼美,就一定要支持的啦。呃,對不起,我失態了。Saunders在攻守方面都以創意聞名,他是NBA各隊中最早適應、並大量運用區域防守的教頭。至於進攻…算了,任何一個在NBA待過三年以上的教練,大概都比Larry Brown有創意。

總之,活塞下一季的防守即使退步,不會差到那裡去,因為這原本就是一支以防守為根基建立的隊伍,但是在進攻上,Saunders的腦袋應該會為活塞開發出更多可能性。我彷彿已經見到Rip Hamilton和Chauncey Billups笑得蠻開心的哦~~

再看Nate McMillan,除了錢,我想不出來這個「超音速先生」有任何離開西雅圖的理由,不是嗎?超音速上一季才驚動天下,看來似乎正大有可為,而McMillan打從出道就未曾離開過西雅圖,卻偏偏選在此時落跑,其中必有玄機。

有人說,當你在思索政治問題卻百思不解時,往錢想就對了。同樣的,NBA問題讓你想不通時,往錢想,大概也八九不離十了。

我還有個懷疑,也曾經和朋友討論過這個問題,結論是:也許Ray Allen太難搞了。千萬別搞錯,我打從Allen在UConn大一初出茅蘆,就知此子必非池中物,而且很喜歡他的球路,很欣賞他的談吐。但多年下來,2000年奧運傳出他和Gary Payton互毆,在公鹿時期,「大狗」Robinson和Sam Cassell一致向他開砲,再到超音速時期。我開始懷疑,這麼多人對他有意見,其中一定有問題。當然,這也只是一個猜測,說不定Allen是壓倒McMillan的最後一根稻草。

McMillan到了拓荒者接下Mo Cheeks的缺。照小朱所言,Cheeks是去費城「解決只有黑人才能解決的問題」,那麼McMillan是否能解決「某個黑人無法解決的問題」呢?荷包裝滿了之後,長年令人失望又無解的拓荒者,需要McMillan的妙手回春。

對於McMillan和Saunders,有另一個角度可以觀察。我認為,一個教練是不是傑出,往往要到他帶第二支球隊才能見真章,Riley、Jackson、Don Nelson、Larry Brown都已經證明這個觀察。而McMillan和Saunders都未曾待過其他球隊,在自己習慣的地方是一回事,等到換了東家、環境,面對不同的球員和狀況,那又是另一回事。因此,McMillan和Saunders究竟是什麼樣的教練,轉換環境之後可以好好觀察。

另外,還有好幾支球隊提拔本隊或非本隊助理教練、或是生涯大多數時間都在擔任助理教練的人上來接棒,包括騎士的Mike Brown、公鹿的Terry Stotts、超音速的Bob Weiss、灰狼的Dwane Casey。

這些人可能大家都不熟悉,對我而言亦然,但至少我還蠻喜歡這個趨勢。經常看NBA各隊教練宛如大風吹,被A隊炒了就轉B隊,混不下去再轉C隊。檯面上永遠都是那幾個人轉來轉去,下面的人卻很少上得來,否則Paul Silas就不會撐了十幾年才有機會再接總教練。

這是「招牌」的迷思。不可否認,經驗很重要,擔任助理教練和總教練也有著很大的不同,但各隊經常習慣性在固定的pool裡選擇新教練,對許多在下位競競業業的籃球人而言,確實有點不公平。如果不懂得晉用優秀的助理教練,就不會有Pat Riley、Van Gundy兄弟等許許多多優秀的教頭。

說到這裡,紐約客最喜歡的Herb Williams,繼續窩著吧,看來布朗爺爺繼連爺爺之後──也要回來了。

最後,得向Pat Riley說一句,不要學喬丹,總是不時想scratch that itch。我很敬重你的教練哲學和功力,但你如果這次真的回來搔癢,對大范太不公平。要知道大范可是臨危受命,奉命收你的爛攤子。如今你見情勢大好,又想重操舊業,太沒人情了。如果你真的這麼作,我會唾棄你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