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亮的時刻,英雄的審判

負責轉播美國大學籃球64強錦標賽的哥倫比亞電視台CBS,總會在每年NCAA冠軍賽轉播結束的片尾,播放一段大約3分鐘的錦標賽精華片段,襯底音樂名叫「One Shining Moment」。每年觀之,總令人感動莫名。

One Shining Moment的歌詞寫道:「你為生命奔跑,宛如天上流星,沒有人知道你多年來的努力,但如今它完全展現」…「然而時間短暫,道路漫長,眨眼之間,勝利的契機就將消失」…「在那閃亮的一刻,你挖掘內心深處,在那一刻,你知道自己真實的存在著」。

今年的SBL季後賽,我也見到了這種閃亮時刻,而這在台灣籃球之中並不常見。所以,儘管冠軍尚未產生,MVP還未出爐,我的心中已經情緒澎湃,嘴角已經揚起一絲微笑。

這不只是因為SBL也有著如同NBA的戲碼,在勇士作掉小牛之後,我們的第四種子達欣也淘汰了三連霸的冠軍隊裕隆;也不只是因為見到了無數為球賽勝負結果落淚痛哭的球迷;更不是因為見到身為SBL委員會召集人的台啤教練閻家驊,差點要衝上場打裁判,雖然那一刻也非常閃亮。

是因為你見到許皓程在首輪對緯來第四戰終場前4.1秒的三分球和19分的表現。這個三分球不只將台啤再度送進了冠軍戰,更像是一次沈默的怒吼;用最溫柔卻有力的方式,在以往所有認為許皓程「外線不佳」、「不堪先發重任」的名嘴和球迷嘴上,貼上封口膠帶。

是因為你見到「小六」王建惟銜命守住田壘、何守正「用生命防守」緯來洋將桑德斯,明知不可能而為之,而且完美達成任務的傻瓜精神。見到楊哲宜成為浴火鳳凰,讓每一個人知道他可以這麼好。

是因為你見到田壘在首輪對裕隆第五戰,下半場強攻32分,全場38分,外帶終場前13.1秒致勝反手上籃的致勝球,發揮出難以置信的強大主宰力。你也見到林志傑「refuse to lose」,無論如何不想讓台啤輸球的意志力。你有一種感覺,如果讓台啤獲勝的條件是全場投15中1外加手臂骨折,「野獸」也願意這麼作。

每年的這個時刻,是讓無名英雄成為英雄,享受至少15分鐘歡呼的時刻。同時也是要求已經是大眾英雄的人,再度接受試煉和公開審判的時刻。

曾經被認為是不敗之師的裕隆,曾經被認為是台灣最佳籃球員的陳信安,顯然就未能通過這個審判。這令人沮喪和無奈,彷彿見到當年擁有「F4」的湖人、眾星雲集的美國夢幻隊,卻在比賽中失心散漫、瞻前顧後,最後空手而返還落得一世罵名的模樣。事實上,他們既輸給了對手,更輸給了自己。

我突然想起許多美國教練在訓練爭搶籃板球和邊線球時,喜歡使用的一項訓練法:將球拋上籃板反彈或在地上滾動,沒有犯規吹判、沒有任何不可作的動作,兩人一組爭搶,搶不到球的球員就得作球場兩端的自殺式衝刺,然後再來一次。

球賽宛如人生,不能重來,沒有重播。所有的光榮與陰暗、狂喜與心碎、獲得與失去之間,到頭來往往只在於「誰比較想要」這五個字而已。

台灣籃球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這種令人愉悅的心情,如果我們的球員能在國際賽短暫的時間、漫長的道路中,抓住那閃亮的一刻,通過英雄的最後審判,所有球迷都會心甘情願的,繼續陪伴、支持他們,共同走上邁向前方的旅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