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nge of heart

Billy Donovan

最近有關教練的消息還真不少,其中尤以Florida大學教練Billy Donovan原已和NBA Orlando Magic簽約,後來又反悔的新聞鬧得最大。所以,上面這張照片如今來看成了很大的諷刺。

42歲的Donovan,已經拿到兩座NCAA冠軍,英雄出少年,有優良的「血統」(Rick Pitino的徒弟),有成績,有紐約人那種宇宙超級大自信會引起NBA球隊興趣,也是蠻正常的事。更何況,NBA教練的薪水等級和大學教練,差了一個等級。儘管NCAA教練跳級NBA失敗的例子無以數計,但為了更高的薪水跳槽,沒有人敢說這是不正確的選擇。

所以,當此新聞一出,其實我並沒有太大的意見。Donovan目前年薪170萬美元左右,如果和UF續約,估計會調漲到300萬美元上下,但他和Magic簽下的約是5年2750萬美元,也就是每年550萬美元,足足飆了三倍有餘。換成是我們每一個人,大概用爬的也要爬到Orlando去。

從以前的Jerry Tarkanian、P.J. Carlisemo、Rick Pitino、John Calipari、Tim Floyd,到最近的Mark Montgomery,大學教練轉戰NBA幾乎是全軍覆沒。除了錢以及挑戰更高層級籃球的企圖心這兩個因素以外,一定還有什麼原因,讓他們下了這個決定。

對這些年輕教練而言(Tarkanian除外,因為他跳NBA時年紀已經不小了),我認為,即使他們在NBA失敗也不那麼重要,因為這一行講究的向來是who you know,而不是what you know。基本上,NBA球隊會看中的對象,本職學能都不會差。而他們如果盡早進入這一行,就可以盡早建立人脈。縱使戰績不佳被A隊幹掉了,還是可以到B隊去當個助理教練,等待機會,或許他日C隊就來敲門。

注意一下NBA各隊尋找教練的歷史,你會發現其實候選名單總是那麼幾個,而最重要的是NBA資歷。換句話說,你在這一行混了多久,經驗夠不夠,是很重要的。想要將自己擠上候選名單,提早累積資歷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再假設,最後在NBA混不下去,苦無機會,那麼大學之門永遠為你敞開;Floyd、Calipari、Pitino、Jim Woolridge都是很好的例子。而大學球員也很樂意為擁有NBA資歷的教練打球,因為他們知道職業籃球的運作和需求是怎麼回事。

不過,Donovan終究是回了UF。這是他的決定,或許他會後悔,而且因此而付出慘痛代價,永遠不會有NBA球隊再上門,但或許他不會後悔,而是再多拿了幾次冠軍,成為第二個Coach K、Dean Smith甚至John Wooden。

接下來是對NBA幾個新上任教頭的簡短看法:

Rick Adelman

火箭找了Rick Adelman,擺明是要他重塑幾年前國王隊全盛時期的球風。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麼火箭的人事必須大動手腳才行,因為他們目前的陣容完全不是為這種風格打造的。更嚴重的問題是姚明和T-Mac配不配的issue;我個人從一開始就認為兩個人配不起來。同時,姚明的球路並不適合這種風格,就如同擁有Shaquille O’Neal的球隊,絕不會也不應該打run and gun一樣。

無論如何,還是不看好火箭。

Jim O'Brien

Jim O’Brien想必會是Larry Bird喜歡的類型,事實上他和Rick Carlisle的風格應該極為類似,強調防守、拼勁。Carlisle丟官的問題除了戰績,恐怕還是在作人方面得罪太多人。O’Brien的老丈人Jack Ramsey以前也帶過Pacers,如今輪到他玩,就看他能不能玩得起來,但Jermaine O’Neal的動向會是關鍵之一。

Sam Vincent

籃球之神就是籃球之神,而Sam Vincent只是喬丹欽點的另一個人選。喬丹自從開始玩紙上籃球之後,他的人事決定就經常被批評,而事實也印證他的眼光似乎不如自己打球那般犀利。Vincent倒是蠻符合山貓的創隊風格,老闆都是黑人(Michael Jordan & Bob Johnson),教練當然也是黑人優先。

Vincent獲得青睞,和他曾是喬丹隊友不脫關係,這幾年在NBADL打滾,大概也混出了一定的能力和資歷,不過他鐵定要接受痛苦的震撼教育,這是沒有疑問的。

Marc Iavaroni

Memphis選了太陽的助理教練Marc Iavaroni。他早在幾年前就已經被評為最有能力接任總教練的助理教練之一,這兩年又有太陽旋風的加持,行情自然更是大漲。

Iavaroni教練風格如何有待驗證,但沒想到我還有幸看過他在NBA打球。當年他是費城76人的超級打手,就是那種專門負責上場犯規,或是打扁對方第一得分手那種角色,和湖人的Kurt Rambis很像。但話說回來,如果打球打得爆爛的Phil Jackson能夠成為一代宗師,我們也沒有理由不相信Iavaroni有出頭天的可能。

===

Flip-flop

Flip-flop這個名詞在2004年民主黨John Kerry和布希競選美國總統時,被炒得不可開交。以下是近年來和Billy Donovan事件雷同的案例,當事人都是在答應某校加盟之後,在轉眼間又後悔抽腿:

Dana Altman

Dana Altman原本答應要前往Arkansas,結果馬上反悔,返回Creighton。

Rick Majerus

原任Utah大學教練的Rick Majerus,原已和南加大簽約,但隨即以身體健康不佳的理由反悔。他在離開Utah之後轉任ESPN的大學籃球球評,本季已經重出江湖,轉赴Saint Louis任教。Majerus的執教功力有目共睹,大家都很期待。

Gregg Marshall

Gregg Marshall原已離開Winthrop,轉到College of Charleston,也在短短幾天內反悔,今年Marshall終於真的走了,轉到Wichita State。

Bobby Cremins

這個知名的白髮教練,禁不住母校南卡大的召喚,本已決定轉校,結果三天內就改變心意,最後他在Georgia Tech待到退休。

(PS: 這是Junkyard Diary blog的第600篇blog entry,算是個里程碑吧…)

2 thoughts on “Change of hear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