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籃球寫作的回應

以下是網友一斤肉日前的留言節錄(原文經作者標點符號與分段編輯):

有時我總訝異於國內的一些籃球文字工作者(不專指哪個或哪些),在行文之中添加了一些『在地』元素。

…(中略)

對我而言,NBA在台灣裡應該是一個『資訊產業』,因為多數的記者無法親臨美國現場,與球員互動,進而更瞭解球員。大部分的情況是依靠外電,現在則是有無時差的網路。

顯然地,國內的籃球文字工作者有時會不小心地在字裡行間展現出與某位球員、總管或其他NBA相關工作人員相當熟悉的樣態。但我想一個大學同窗4年的好友,我都不見得敢說我很瞭解,這些文字有時真的讓我相當訝異。

不過我可以理解,有時候媒體需要一點3分事實說5分故事的不得不然。我也不會鄉愿到要求事事都要眼見為憑。不過對於這樣的現象(如果有的話),不知長期在這個領域中鑽研的您,有何看法?

First thing first,先就一斤肉兄的留言內容作直接回應。

有關”國內的一些籃球文字工作者在行文之中添加了一些『在地』元素”,我並不清楚所指為何,一斤肉兄大概也不好意思點明。我猜,也許是有些台灣作者或媒體喜歡加上”台灣馬龍”、”台灣賈奈特”的封號,是嗎?

如果是,其實這是媒體喜歡用的類比方式,因為這種方式,第一、吸引了注意力而刺激了文章的閱讀率;第二、容易讓讀者產生聯想和快速的比對。很多事是程度的問題,類比本身沒有什麼錯誤,全世界體育媒體或多或少都有這種毛病,卻不宜用得太誇張,例如”某某人是台灣籃球救世主”,也不宜用得太頻繁,到令人作噁的程度。

隨便找找,今天就有個現成的例子了:


中國的魔術強森 能否到湖人?
2007/07/06
【編譯廖廷儀報導】

正當「易建聯會不會去公鹿隊」被炒得沸沸揚揚的時候,另一名中國球員、孫悅本季是否就能加入湖人隊,也成為華人球迷關心的話題。

確實,NBA寫作在台灣,嚴格說來應該算是一項”編譯產業”,既然NBA沒在台灣打,我們人也不在美國實地採訪,只能就接收到的資訊作整理和分析,提出自己的想法。頂多,大部份人也就是趁每年暑假有NBA球員來訪時,作個簡單的專訪,再不就是去美國採訪明星賽,看個幾場比賽,如此而已。

這是我有時愈寫NBA愈心虛的原因,因為”實際的NBA”離我們太遠,we’re not there.

此外,看籃球愈久,就會覺得自己不懂的事愈多,這是我一直不認為自己是所謂”NBA專家”的原因之二。從沒打過正規籃球,更沒打過NBA,長期採訪過NBA,能專家到那裡去?

網路的興起,對籃球寫作者是好事,也是一項挑戰。透過網路,我們不再像以前要花大筆金錢,訂閱國外的籃球刊物。挑戰則來於,你看得到的,全世界也都看得到。也就是說,專靠翻譯外電將其idea和看法據己有的時代,已經過去。同時,Web 2.0與種種網路新興技術,使作者和網友之間的距離拉得愈來愈近。錯誤就會被挑戰,意見也會快速的被反應出來。除非你學某大報,明明設了編輯部落格,卻把comments功能關掉。

籃球寫作隨著網路、媒體和互動方式的變化,也進入了新的紀元。在任何人都可以是籃球寫作者的時代,”傳統”、”主流”的籃球文字工作者,必須以更精準、言之有物的寫作,更謙卑的態度,來迎向新的挑戰。

至於有作者經常喜歡賣弄自己和球員、球隊人員的關係,這也不是新聞了。事實上,因為採訪之便,記者原本就比一般人更有機會接觸到平時不容易被接觸到的人,記者因為和球員、球隊”太麻吉”,造成報導上偏頗的情況,也不在少數。

在NBA的部份,台灣媒體能夠熟悉的人士,至今依舊有限,絕大多數都是亞裔人士,例如國王隊球探買利嘉、ABA Anaheim Arsenal股東郭志等人。其實這也是正常的,雖然我不覺得這有什麼好賣弄。有很多時候,採訪者和被採訪者是互相利用。

對於籃球寫作,還有很多感想和想法,以後再不定期和各位交流。

3 thoughts on “有關籃球寫作的回應

  1. 抱歉有點晚才有所回應

    所謂在地元素並非意指『類比』
    應該說不少籃球文字工作非常容易不小心就以自身所處之文化環境套用在一個與我們相距千里,根本陌生的另一個文化環境中
    說得更清楚一點,我們太容易把我們所認同的價值投射在老外身上,並不經義的在筆下流露出來。最簡單的例子就是我們對『謙遜』的肯定
    我們無法體認到另一個國度之中他們一些細膩的生活價值觀,但我卻對我們的某些文字工作者用字之大膽感到吃驚
    同樣地,我曾說我不會鄉愿的以為都要眼見為信
    台灣觀點沒有什麼不對,這也是NBA產業在全球化的過程中,與在地文化交流下的一個必然結果
    不過這個用字程度上的問題,我卻認為籃球文字工作者必須時時注意,提醒自己
    我提出這個想法,絕不是希望每個文字工作者在用字上都達到學術界那種經過嚴謹辯證後的標準
    畢竟這是個市場決定的商業體制
    沒有客觀或主觀,銷售決定一切
    但我由衷的認為,我們的籃球要突破學生族群,文字上的著墨需要在更小心一點,這實在是一個很大的議題,也非三言兩語可道盡,有機會在跟版主交流。
    還有,另一個我認為十分有意思的問題就是一個沒打過籃球的人到底能不能成為一個好的球評或籃球文字工作者呢?
    說真的,我只做過系隊球員,但我都能體會球場上打跟球場下看的差距到底有多大,那些從小打到大的球員在看到或聽到一些批評指教時,會不會有種『阿不然你來打打看』的想法咧?
    如果純就球場表現,我個人的觀點傾向是要有些實戰經驗的球評會比較有機會讓人信服,但是這些球評的表達能力…唉…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2. To 一斤肉:

    閣下提到的,我覺得是”文化差異”的根本因素。坦白說,我們都是自身文化薰陶下的產物,今日無論是評論外國的籃球,抑或政治、社會,都很難逃脫所謂的”文化本位”──即使我們竭盡所能不如此作。

    同樣的,如果一位外籍評論者來評論台灣籃球,應該也會遭遇相同的狀況。這種cultural difference,一時兩刻之間是無法解決的,也是”全球化下的在地化”的玄機之一。

    我能試著作,也呼籲所有籃球文字工作者去作的是:不要太過武斷,毋需過度自卑,但也不要有目中無人的自大。

    至於一個沒打過籃球的人到底能不能成為一個好的球評或籃球文字工作者。我覺得一個”不會打”籃球或沒打過籃球的人,是不太可能成為好的球評或文字工作者,因為他可能連這項運動的基本都不了解。就像我試著要去成為撞球球評,一樣的意思。

    但一個沒打過”正規籃球”的人,能不能成為好的球評和文字工作者呢?是有可能的,重點在於他要比實際從事過正規籃球的人加倍努力。

    就像沒打過NBA、沒有太多sports management經驗的Sam Presti,最後能夠成為超音速的GM一樣…

  3. 沒錯
    只要是人
    文化本位無可避免
    您的自覺真的是文字工作者(不專指籃球)裡的稀有動物
    小弟佩服

    至於另一個問題
    其實我在提出時就覺得有些自相矛盾了
    因為『會』跟『不會』打籃球的判斷
    本身已經有一點主觀了
    這當然又是另一個『程度』上的問題
    而非絕對性的問題
    但您說的『努力』
    小弟我百分百贊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