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搞陳信安

今天看到蘋果訪問陳信安的這篇「霸氣復活 信安卯勁打:別再惡搞我」的文章,其實以兩場比賽21.5分、9.5籃板的成績,要說他大復活實在還差得遠,不過他的回答內容倒是可以討論討論。

Q:大家都說你第1周的表現就像「大復活」,你覺得咧?
A:如果從個人數據看,用「大復活」形容還算恰當,但我自己覺得還好耶,因為我的狀況其實和上季差不多,就是上周手感還不錯,加上因為我們的中鋒曾文鼎受傷,必須幫忙搶籃板,所以數據會比較出色一點。

Q:上季你受膝傷困擾,本季有沒有好一點?
A:膝蓋還是沒有完全好,但至少沒有像上季是用撐的這麼嚴重,另外季前我有特別加強下肢肌力,這對我的防守和移位速度幫助很大。

Q:心態上咧,有沒有改變?
A:有啊,就是希望今年不要再被「惡搞」了。

Q:惡搞?你是指被媒體嗎?還是被網友?
A:沒有啦,只是我上季被罵蠻慘的,今年當然希望把球打好,不要讓人家有話說。

Q:你給自己上季的表現打幾分?而這季的第1個禮拜呢?
A:上季我的狀況其實不差,但表現沒有自己預期中好,所以分數大概是60分不到吧。而本季的第1個禮拜,我覺得如果你從我的條件和體能上來看,表現大概有80或90分,但如果單從球員的技術面來看,我覺得還是不到60分。

Q:拿最佳鬥士還不到60分?問題出在哪裡?
A:我還是希望能打得更團隊和技術一點,對我而言,用切入過人,只是在「耍蠻力」而已,沒什麼意思,對我的球技也沒幫助,所以我希望可以在團隊和技術方面多加強,上季我也是這麼想,可惜做出來的結果沒有預期好,本季我還是會朝著這個目標繼續努力。

從他還是認為自己被「惡搞」,我就覺得他的心態依舊未能回復到正常的一個狀態。應該怎麼說呢?像陳信安這種等級的球員,不隨外界批評(或評論)起舞,是聰明的。不過,如果到達完全不聽信外界說法的程度,也是不明智的。

我能了解陳信安的不爽,在於過去一年多以來他實在是被媒體和部份球迷罵到臭頭。基本上,愛球星和批評球星的力量是相對的,這邊能夠把你捧多高,那邊就能把你打得多慘。但是當認真看球的球迷都覺得他有大問題,再辯稱自己沒有問題,恐怕就說不過去了。

多數的人都看得出來陳信安過去一年來和團隊搭配的拙劣,根據陳信安和一部份人的說法是,他在美國學的觀念在回台灣之後和隊友搭不起來。針對這個說法,我只有一個問題:shot selection、pass to the open man、認真防守這些東西,在美國和在台灣有什麼樣的差異?

另一個讓人感到好奇的說法是:「對我而言,用切入過人,只是在耍蠻力而已,沒什麼意思,對我的球技也沒幫助」。假設記者的quote沒有問題,你不覺得這個說法非常好笑?切入是耍蠻力的邏輯,我實在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悟出其中的道理。

然後,這篇「信安大師說禪 高深莫測」也很有趣。

上季開始,不少記者私底下都戲稱陳信安是「禪師」,因為他很多想法,別說媒體記者不懂,連他的教練和隊友都搞不懂,但透過昨天和陳信安的Q&A, Dr.dd漸漸理解他的一些想法,例如許多球迷都很不諒解陳信安在SBL為何都不切入?他的解答是不想用靠體能條件來硬切過人,陳信安說:「就算我每場拼命切,拿個40分,對自己的球技和對台灣籃壇有什麼幫助?」所以他希望用另一種方式來打球,但因為他還在摸索,所以大家對信安的這個另一種方式,也還沒看出個端倪。

透過《蘋果體育》這段訪談,球迷應該可以逐漸觸摸到這位飛人的心,但老實說,陳信安還是有些「禪語」讓人摸不著頭緒,例如,昨天Dr.dd問信安:「很多人認為你在SBL,明明用右手可以打敗人家,為何卻要用左手?」結果信安的回答是:「如果用右手可以贏,我一定會用右手,問題是現在SBL大家用的都是左手。」

???這段話是什麼意思?!「禪師」陳信安再度考倒了Dr.dd,如果你夠有慧根,參透了這段話,麻煩到http://blog.1-apple.com.tw/pkstation/ 救救一頭霧水的Dr.dd。

事實上,我並不會去質疑為什麼他都不切入,因為他其實還是會切(哪有可能會有不切的籃球員…),只是切的時機和方式很怪,有時切得很笨。不只是切,連外線投射或低位單打的時機和方式也都很怪。

要肯定的是,從去年亞錦賽起,陳信安確實出現了某種程度的變化。我只希望,他能真正找到他自己打球的方式,而且是正確的方式。我不認為他是沒有腦袋的球員,只是經常為了自己的堅持而造成反效果。

至於那句「如果用右手可以贏,我一定會用右手,問題是現在SBL大家用的都是左手」,確實是莫測高深,令人無法參透。待會兒我打手機問一下Phil Jackson,有答案再向大家報告。

One thought on “惡搞陳信安

  1. 陳信安的身體素質高過台灣籃球選手畢竟還是公認的,他也自認如此,小弟猜測是他不想老是靠體能來贏別人,簡單說別人的程度對他而言就是左手(他是右撇子),而他覺得用到自己右手(應該說把體能發揮出來)有殺雞焉用牛刀的感覺,拿牛刀殺雞就算贏了也不光彩。再簡單說一句,他真的想太多,影響自己表現,與其說什麼體能技術合作層面,他的問題還是出在心裡吧。
    舉個小弟本身的例子,小弟唸書時桌球打的不錯,高中常跟校隊一起練球,雖然實力比起校隊還是差一些,但電電一般人根本太輕鬆了,結果那時我開始用左手打球(我是右撇子),覺得一般人我用左手打差不多,雖然左手攻擊力不強但憑腳步.經驗.推檔一般人要贏我很難。上大學後有次在宿舍看到有人在桌球桌前等他同伴,我一時手癢就跑去跟他玩,他看起來不像高手(由拍球的動作看的出來),就用左手跟他玩,而他也真的跟我左手程度差不多,只是等他同伴來一起比賽,發現他同伴厲害多了,電我左手輕輕鬆鬆,攻擊力不足我很難打出漂亮的攻擊,簡單說一般人會自爆但厲害的必須攻擊到弱點才能贏,但我又不好意思換回右手,只好繼續用左手被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