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故事


(Source: Yahoo Sports)

(本文刊登於2008年1月美國職籃雜誌)

拜塞爾提克崛起之賜,有關「rivalry」的討論甚囂塵上。綠衫軍和紫金王朝的世仇惡鬥,自然很難從記憶中抹去。不過,要說波士頓和洛杉磯競爭再現,實在是八字都還沒一撇。我們不妨去觀察,其實在洛杉磯內部已經出現很有趣的兩組仇家。

簡單的說,這兩個組合就是NBA的湖人和快艇,以及大學籃球的洛杉磯加州大學(UCLA)和南加大(USC)。

這種世仇,老美叫作「cross-town rivals」。如果像北卡和杜克這種位於同一個州的球隊,叫作「in-state rivals」。平心而論,由於台灣面積太小,台灣人恐怕很難親身體會同一個城市的對決和世仇是什麼感覺;我用力的想,勉強想到一個高雄七賢國中和梓官國中的長期對決,算是符合那種味道。

事實上,這也是台灣各階層籃球搞主客場制一直失敗的原因,因為我們根本小到全部的人都是一家親,沒有主客之分。不過,這應該是另一個主題,就此打住。

一般運動媒體中描述的世仇,自然不只停留在「我恨你、你恨我」的層次,還要有強烈的競爭,有贏有輸。如果有一邊一直挨打,那就不叫世仇。舉例來說,我和弟弟從小就常吵架打架,我不喜歡他,他更討厭我,問題是他都被我扁假的,所以這就不符合運動媒體中對「世仇」的定義。

所以,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湖人和快艇,以及洛杉磯加大和南加大,以往都稱不上是世仇。他們只是位於同一座城市,但快艇一向被湖人狂扁,洛杉磯加大擁有長期穩定的實力,也遠勝於偶爾曇花一現的南加大。然而情況可能會出現改變,也正在改變中。

快艇vs.湖人
快艇隊自1971年在紐約州水牛城落腳,1978年西遷至加州的聖地牙哥,1984年為了放眼更大的市場,認為洛杉磯有足夠的胃納能吃得下兩支NBA球隊,加上NBA也沒有規定同一個城市不能有兩隊,於是揮軍北上,進駐洛城。

換一個地方打球,並不見得會改變你的戰績,快艇隊是很好的例子。自1984年至今,快艇只有四次打進季後賽,這種成績和只有兩年未能打進季後賽的湖人相比,實是天壤之別。

以前我經常想,像快艇這種隊伍,又沒有戰績,又和湖人在同一座城市,怎麼能撐得下去?然而經營是另一個層面的問題,快艇的策略一向是小本經營,也不花大錢簽明星,只要票房差強人意,還是有獲利的可能。這就是為什麼,快艇被形容為NBA的「幹訓班」,球員只要打出頭或成為自由球員,一定往外走;這也是為什麼,和布蘭德(Elton Brand)的延長契約,竟然被外界形容為快艇「終於想通,肯花錢」了。

快艇隊想要和湖人隊相比,不要說別的,光是紅白藍球衣對上紫金球衣就遜掉了。這也許是玩笑話,但是比傳統、比戰績、比財力和球星,快艇都沒有勝出的可能。想要塑造出世仇的感受,只有從球場上開始。

回顧快艇過去四次打進季後賽,91-92、92-93的關鍵人物是布朗爺(Larry Brown),而當初快艇的陣容頗有可觀,分別有曼寧(Danny Manning)、哈潑(Ron Harper)、史密斯(Charles Smith)、諾曼(Ken Norman)和現任塞爾提克教頭瑞維斯(Doc Rivers),可惜,撐不了多久,教練加球員全部跑光光。接下來的96-97年,教頭也是以解救爛隊聞名的費區(Bill Fitch),但當時搶進季後賽的原因,以幸運成分居多,因為快艇當年戰績只有36勝46負。

最近的一次,就是2005-06球季在鄧里維(Mike Dunleavy)帶領下,首度突破首輪,挺進到第二輪季後賽。此時的主角換成了布蘭德、麥格提(Corey Maggette)和卡塞爾(Sam Cassell)。

對快艇這種隊伍而言,最重要的是掌握timing,因為好手集中、團隊化學效應達到巔峰的機會可能稍縱即逝。更難的,是如何維持。上一季快艇就再度被摒除在季後賽圈外。

確定的是,在歐尼爾離隊之後,湖人近幾年來和快艇的實力差距已經被拉近。這一方面是由於布萊恩的個人領導出現問題,其次,向來被視為NBA標竿的湖人經營階層也有問題,先是威斯特(Jerry West)離開,一般相信,近幾年湖人已不如往年賺錢。

很有趣的一點是,這兩支球隊是以同一座球場Staples Center作為主場,但這卻很可能是他們唯一的相同點。在同情弱者的個人情感上,我很希望快艇真的能夠成為和湖人等量齊觀的世仇;但是在現實上,快艇想達到湖人球團的境界,恐怕還是一段很長的路。

同樣是小本經營,如果快艇能夠建立像爵士隊一樣的穩定度,才有可能真的挑戰湖人在洛杉磯的地位。如果有那麼一天,我相信身為快艇隊球迷的知名演員和導演克里斯托(Billy Crystal),會迫不及待的向湖人死忠迷傑克尼柯遜(Jack Nicholson)嗆聲的。

UCLA vs. USC
相同的,洛杉磯加大和南加大這一組搭檔,以往也從來都不是世仇等級的對手;或許美式足球是,但籃球肯定不算是。儘管南加州從來都不缺籃球好手,但USC的重點一向是美式足球,而傳奇教練伍登(John Wooden)建立的UCLA光榮傳統,光芒又太過耀眼,即使不是USC,任何一所學校也難以望其項背。

所以,在太平洋十校聯盟(Pac 10)裡,人們以往談論的一向是UCLA和亞利桑那(Arizona)。USC的籃球水準,甚至搆不上同一聯盟的史丹福(Stanford)、奧勒岡(Oregon)等校。

相對於UCLA曾出過的賈霸(Kareem Abdul-Jabbar)、華頓(Bill Walton)等代代傳承的名將,南加頂多只有擅長扣籃的邁納(Harold Miner)曾經一時引起大家的興趣,但他也很快被淹沒在NBA的洪流之中。回憶起來,南加大也只有在前教練畢比(Henry Bibby,Mike Bibby的老爸)帶領期間,曾經在Pac-10有過一段還不錯的成績。

但這一切都因為兩個人的到來而改變,第一個是前公牛教頭佛洛依德(Tim Floyd)。佛洛依德雖然很倒楣的成為「禪師」傑克森接班人,在公牛的噁爛成績被大家笑翻,但他的功力帶領大學是綽綽有餘。

他的招生能力也不是蓋的,這兩年南加大的招生成績突飛猛進,老佛也馬上收進第二個關鍵人物──梅約(OJ Mayo)的點頭加盟。身高6-5的梅約,早在國中時期就紅透半邊天,被喻為前途無量的後衛人才。南加大突然因為這個超級新鮮人的到來,在Pac-10引起一陣討論。

無獨有偶,另一個紅遍全美的6-10新鮮人Kevin Love,也投入UCLA旗下。這一時瑜亮迅速成為西岸的火紅焦點,兩人也都被評為具備瞬間改造球隊實力的新生。

梅約是具有NBA身材的全能衛,Love則被喻為內外俱佳,尤其擅長處理抓下籃板之後的快攻策應,和70年代的學長華頓極為神似,是不折不扣的智慧型球員。

所以,今年想對洛杉磯投以關注眼光的球迷,UCLA-USC這個組合應該會比湖人-快艇還有看頭。USC比較像是梅約一個人的單人秀場(20.3分、4.6籃板、1.9抄截,但也有4.5次失誤),但也有傑佛森(Devon Jefferson,6-8,大一,14分、5.8籃板)、哈奇特(Daniel Hackett,6-5,大二,11.1分、4.9籃板、4.6助攻)和吉普森(Taj Gibson,6-9,大二,8.8分、8籃板)等潛力股。

Love在UCLA也馬上扮演領袖角色,平均16.7分、10.1籃板,命中率還高達5成8,他的隊友也都不是大四生,例如大三的薛普(Josh Shipp,6-5,14.9分)、大二的衛斯布魯克(Russell Westbrook,6-3,12.1分、6.3助攻)、大三的全美明星球員柯利森(Darren Collison,12分),以及喀麥隆籍的大四前鋒恩巴阿穆鐵(Luc Richard Mbah a Moute,10.1分、4.7籃板)。

雖然梅約和Love都有可能打完一年就落跑,但可以預見的是,由於大學球員流動率相對較低,除非佛洛依德被炒,否則UCLA vs. USC的戲碼還很有發展空間。畢竟,以招生聞名的佛洛依德都已經走火入魔,據說招生的「魔爪」已經伸進國中去了。

籃球畢竟還是人的運動,儘管世仇的塑造,必須具備歷史因素,也必須摻入球隊經營管理的因子,但只要找對人、湊齊了正確的組合,就很可能在短期之內爆出火花。

可長可久的rivlary,例如棒球的紐約地鐵大戰、芝加哥的小熊和白襪,或是NCAA的北卡對杜克,那已經是足以傳誦千年的經典。以洛杉磯的規模,也應該擁有一個能夠躋身經典的rivalry,就看未來快艇和USC夠不夠努力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