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NCAA最後四強之古往今來

(本文刊登於美國職籃雜誌2008年5月號)

ncaa-07
ncaa-14

坦白說,我從來未曾想過堪薩斯會奪得今年的美國大學男籃冠軍─雖然猜到田納西大學女籃衛冕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但就像今年成為史上首度四支分區第一種子順利晉級四強一樣,NCAA錦標賽從來都不在能夠預測的範圍內─雖然賽前球評球迷口水能夠噴滿地。

然而,這也始終是這項賽事比SBL迷人500倍的原因,也是我每年3月會心甘情願不鳥NBA,一頭栽進NCAA的緣故。

今年冠軍戰,堪薩斯在最後兩分多鐘力抗落後9分劣勢,靠查莫斯(Mario Chalmers)的一記三分球追平,然後在延長賽一舉打垮孟菲斯的士氣。堪薩斯繼1988年之後首度奪冠,長達20年的時間,似乎正好「圓滿」了我看NCAA的過程,對歷年錦標賽的種種記憶和雜想,也在剎那間湧上心頭。

manning_and_brown從1985年開始看NCAA,一直到1988年,才算是真正了解要怎麼去欣賞這項風全美的賽事。無獨有偶,當年就由曼寧(Danny Manning)一夫當關,率領堪大以分區第6種子的身份爆冷擊敗大熱門奧克拉荷馬,有球星又有冷門,有傳統又有激情,充份滿足了一個入門球迷的夢想。

堪大奪冠之後,大家開始回溯當年堪薩斯教頭布朗(Larry Brown)是耍了什麼樣的「賤招」,搶先把曼寧他爹艾德(Ed Manning)請來擔任助理教練,這才一舉博得高中年度最佳球員曼寧的芳心,三振北卡大,前進堪薩斯。布朗這一招可說是釜底抽薪,而且也沒有違規之虞。

很巧,今年的大功臣查莫斯竟然也有著同樣的故事。老查莫斯(Ronnie Chalmers)在2005年被堪大從阿拉斯加州弄來擔任籃球營運主任(Director of Basketball Operation)。當然,老查不是隨隨便便的人物,他在Bartlett高中曾拿下兩次阿拉斯加州冠軍,但說穿了,堪大看上他還不就是因為要弄來小查。

四強期間,有「籃壇旅行家」之稱的前堪大教練布朗,也來共襄盛舉。也不知道為什麼,眾家球評球迷加部落客,把布朗爺數落到個不行,他拎著皮箱走四方的歷史也又被拿出來消費了一下。

ncaa-13這就不得不讓我想到冠軍教練塞爾夫(Bill Self)。塞爾夫出道初曾在堪薩斯─是的,布朗爺的手下─以及奧克拉荷馬州大(OSU)擔任助理教練,升任總教練後待過歐洛.羅伯茲(Oral Roberts)、土沙(Tulsa),這很正常,是每一個有志於教練業的人都該走的道路。不過,他在接掌也算名校的伊利諾(Illinois)3年之後,馬上就溜跑至堪薩斯,當年也引來不少批評。

今年奪冠,剛好母校OSU教頭出缺,謠傳該校打算砸下重金恭迎校友塞爾夫回朝執政。大家心裡想著,執掌堪薩斯5年的塞爾夫該不會又要落跑。不過,堪大火速和他重新訂約,終究沒有讓他成為第二個布朗爺。

提到堪薩斯,當然不能忘記將布朗爺功業發揚光大的現任北卡大教練羅依.威廉斯(Roy Williams)。相同的,威廉斯在恩師迪恩.史密斯(Dean Smith)退休和葛斯瑞吉(Bill Guthridge)之後,也無法忘情母校的召喚,寧願放棄「堪薩斯的迪恩史密斯」的地位,也要回歸北卡。

Williams-Felton-7.16美國人對母校一向有著特殊的感情,威廉斯的執著倒也見怪不怪,但是他在走之前自然也不能免俗的被堪薩斯球迷噴了個滿頭滿臉。重點在於,威廉斯雖然振興的堪大的籃球勢力,執教堪大15年中打出418勝101負,在1993、2002年打進四強,2003年甚至打進冠軍戰,但是一次金盃都沒贏到。更慘的是,堪薩斯愈被看好,就是發生中途爆冷落馬的慘案,搞到球迷的心碎了又補、補了又碎。

回歸母校的威廉斯,果然在離開堪薩斯州之後就轉運了,2005年挾梅伊(Sean May)、費爾頓(Raymond Felton)和麥坎斯(Rashad McCants)三劍客實力,終於把背上那隻猴子趕跑,拿下教練生涯第一座冠軍。

但凡事有兩面,看在堪薩斯球迷眼中當然是火大得不得了。所幸,老天果然有它自己運行的規律。好死不死,今年最後四強的配對,北卡竟遇上堪薩斯,手挽著新歡卻迎面撞上老情人,這被形容為威廉斯的「噩夢成真」。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威廉斯楣星再度高照,廣被看好的北卡大,竟然被堪薩斯以84-66修理了18分之多。漢斯布羅(Tyler Hansbrough)光輝燦爛的一季,就此含恨作收。

含恨的當然不只有北卡大,還有在冠軍戰中敗北的孟非斯。一般球迷對孟非斯(以前名叫孟非斯州大,Memphis State)最深刻的印象,應該是他們的傑出校友「一分錢」哈德威(Penny Hardaway)。

03.26b孟非斯市不只出產貓王,其實此地的籃球實力也一向可觀,盛產高中球星。可惜的是,這也是個被詛咒的城市,連同今年,孟非斯大學在1973、1985和2008年打進四強,次次都撞邪。

1973年,他們在冠軍戰中遇上第一中鋒比爾.華頓(Bill Walton)和史上第一教頭約翰.伍登(John Wooden)領軍的洛杉磯加大(UCLA)。華頓在該役投22中21,攻下44分外加13個籃板,交出NCAA男籃冠軍賽史上最恐怖的表現。你能想像投22中21是什麼樣的狀況嗎?我不能。但根據華頓表示,不能說孟非斯防守糟糕,但UCLA使用的戰術次次成功,所以伍登也就樂此不疲的交代他們一而再把球餵給華頓。

1985年也很神奇,孟非斯遇上四強中的小腳維拉諾瓦(Villanova),竟然以45-52輸球,而維拉諾瓦就這麼一路扮演灰姑娘,進而在冠軍戰打敗中鋒尤恩(Patrick Ewing)率領的天下第一強喬治城(Georgetown)。

我不知道孟非斯是不是因為這樣帶衰,原本就要到手的金盃,卻在正規賽最後5罰4次失手,讓堪薩斯的查莫斯投進追平三分。事實上,孟非斯的爛罰球是眾人皆知,全隊全季只有6成出頭,到了錦標賽則有脫俗的演出。誰知道,正當大家都認為孟非斯的麻疹已經出完、從此免疫之時,又在最重要的時刻發病。

John Calipari所以,這是孟非斯教頭卡里派瑞繼1996年率領擁有中鋒坎比(Marcus Camby)的麻州大學(UMass)闖進四強之後,再一次和冠軍無緣。要說到衰,老卡也不落人後,當年麻州大肯塔基是四強中唯二的分區第一種子,也是全美公認的超級強隊,卻提前在準決賽就交手,否則卡里派瑞說不定能捧回冠軍盃也不一定。

最後,我們要談到無人可比的NCAA傳統勁旅UCLA。UCLA在1964-75的12年間拿下10座冠軍,包括1967-1973的7連霸,時代已經有很大的改變,我相信這是後世永遠無法再複製的功績。

從伍登退休之後,UCLA雖然製造出無數的明星,但是在錦標賽中並不如意。他們曾於1976、1980、1995年闖進四強,其中1995年在教頭哈瑞克(Jim Harrick)帶領下封王,1976年準決賽落敗,1980年則於冠軍戰中敗給路易維爾(Louisville)。

今年,他們要感謝大一新鮮人中鋒洛夫(Kevin Love),他全季穩定的演出和能攻擅守的全能功夫,讓UCLA一直都很穩定。洛夫也承繼UCLA自賈霸、華頓以來的優秀中鋒傳統,儘管只有6-9或6-10的身高,策應攻勢的能力卻是一級棒。

ncaa-05當然,也不該忘記總教練霍蘭德(Ben Howland),他從2003年起至今5季,有3年帶領UCLA打進四強,雖然沒有一次拿下冠軍,2006、2007年分別在冠軍戰和準決賽中敗給最後的冠軍佛羅里達,但我們可以說,他讓UCLA以往中看不中用的球風為之一變,成為侵略性盯人防守優先的隊伍。

連續三年進四強,雖然我們不知道霍蘭德會不會是下一個伍登─應該是不會,但至少這已經是K教練等級的紀錄。

NCAA錦標賽年年有65隊參賽,只有一隊能拿冠軍,換句話說,傷心的人、傷心的時刻總是遠遠多於贏家。鑑諸古往今來,我們可以發現,要拿下冠軍,是要多麼的努力、多麼的幸運。

看著今年的錦標賽,一路回想下來,「結果不重要、過程才重要」這句話或許有些老套和陳腐,卻也道盡NCAA錦標賽最深層的意義;因為,如果沒有先前的過程,大概也不會有最後甜美的結果。

(Photo source: Yahoo Sports, SI.com, Kansas University, Daily Brui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