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斯盃三十而立?三十而慄?

(本文為中國時報專欄)

瓊斯盃曾經是籃球迷期待、一年一度的隆重大戲,也是籃協一年一度擴大內需、從球迷身上多拗一點的盛會,曾幾何時,它竟成為某些球迷每年非得譙一次的時刻,以及某些國手避之唯恐不及的比賽。今夕究竟是何夕?

第三十屆瓊斯盃彷彿要悄悄的開打了。平心而論,一項比賽要邁入第三十年,不是件容易的事,而瓊斯盃這些年來,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區域性賽會,而今落到沒有像樣場館、找不到像樣隊伍,連女子組都差點停辦的田地,實在令人感嘆。

我常常在想,如果花蓮籃委會能夠把觀護盃辦成這個規模,瓊斯盃怎麼會是現在這個樣子?稍懂一點歷史的人都知道,瓊斯盃還曾是許多NBA球員出道成名之前獻藝的場合,還曾列進美國籃協的年度行事曆。

如今,它的「市場策略」很簡單,要賺菲勞的錢,所以無論如何非得從菲律賓弄一隊過來不可。要激發台灣球迷同仇敵愾的「民族主義」,所以日本、南韓是一定要的啦,大學隊也是可以接受的,人有來就好。另外,卡達、哈薩克和澳洲已經快要成為「長期合作伙伴」,就來台灣度個暑假吧!

最後,不能忘記最重要的一點,務必找一至兩隊的肉腳,確保中華隊不會墊底,這樣就搞定囉。

這種策略的結果是,瓊斯盃既沒有成為水準頂尖的賽事,中華隊也沒有磨鍊到,更慘的是還經常無法達到自爽的目標,名次並不太好。

現在很流行談國際觀是嗎?那麼我確定籃協諸公應該都沒有綠卡,因為他們都沒有什麼國際觀。多年來,籃協最有國際觀的一句話很可能是「進軍北京奧運」,但跳票的結局並不讓人意外。

沒有國際觀也罷了,連把比賽辦好的基本功也沒有,要說瓊斯盃有什麼遠景,那更別開玩笑了。說難聽一點,詐騙集團也是要作功課和市調的吧!

當然,場館是非常重要的一點。超音速離開西雅圖,搬家到奧克拉荷馬市,場館的問題搞不定是關鍵因素。台北市密度過高,但要說找不到地蓋一座像樣的中型場館,未免是說笑話。這中間有籃協的長期不作為,也有政府的長期不重視。

為什麼NBA和美國奧運男籃隊會往澳門跑?那自然是因為威尼斯人酒店那座國際級的球場。但是,2006年世錦賽之前,也有包括阿根廷、塞爾維亞和西班牙在內的世界級隊伍,赴新加坡的菲利浦盃作熱身;而大家都知道,新加坡是瘋足球數倍於籃球的國家。

幾年下來,我們一直在問相同的問題,然後看著瓊斯盃「馬上漸漸」失去它的往日風華。今年瓊斯盃三十歲了,我們要恭喜它,甚至可以好好回顧它過去的光榮,回味有多少外籍和台灣球員在這個舞台上滿足了球迷的想望。

但是,我們也要再次的敦促籃球協會,瓊斯盃是台灣籃球一筆有價資產,也是球迷每年夏天期待的重點,既然它也同時是你們很重要的經費來源,為什麼不認真、積極的去經營它?

即使場館在短期內可能還會有問題,如果認真去作,至少邀請隊伍、球賽內容不會是問題。籃球和政治有一點很像的是,球迷和球員都希望看到遠景、窺視未來。假使如此,瓊斯盃就能夠說它是三十而立,而不是三十而慄。你們繼續退居二線,台灣籃球就永遠會是二流籃球,瓊斯盃就會成為二線比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