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ife on a napkin──記Rick Majerus

rick majerus - my life on a napkin0201571P RICK MAJERUS UTAH

從一個志向遠大的籃球記述人,到現在幾乎完全脫離這項運動的狀態,似乎也只有不時傳出的某某人辭世消息,能夠讓我在紛擾雜杳的政治中,分神過來回憶過去種種。Rick Majerus的過世,就是那樣子的時刻。

胖到出名的Majerus,長期受心臟疾病困擾,終於在12月1日不敵病魔,以64歲的年齡向世界告別。終生未婚,以孝順聞名的Majerus應該會感到欣慰的是,至少他在去年先送走他摰愛的母親。

 

img19901651和一般人沒有兩樣,雖然早就聽聞Majerus先前在Ball State和Marquette是多麼功力高強的教練,一直要到1998年他率領Utah打進NCAA冠軍戰而惜敗給Kentucky之後,才更加用心的去認識他是個什麼樣的教練。

最為令人醉心的,恐怕是他在準決賽以Triangle-and-Two(三區域兩盯人)伺候Arizona兩大後衛Miles Simon和Mike Bibby的傳奇。而他這個想法,是在賽前和朋友在餐廳吃飯聊天時突發奇想,隨手抓來餐巾紙而畫出來的。

所以,他和Gene Wojciechowski合著的自傳,就以「My life on a napkin: Pillow Mints, Playground Dreams and Coaching the Runnin’ Utes」(餐巾紙上的人生)為名,一方面說明了這個戰術的由來,另一方面也自嘲式的帶出他很愛吃的事實。

Triangel-and-Two不是什麼新鮮的戰術,但能夠在這麼重要的比賽中大膽使用而且成功,是Majerus獨到之處。它就像Syracuse用一招區域防守拿到冠軍之後,Jim Boeheim的戰術錄影帶一時之間突然洛陽紙貴一樣。

總之,Majerus的成功讓我體會到,戰術真的不只是故弄玄虛或沒人看得懂的鬼畫符而已。It works.

當然,Majerus和所有成名的教練一樣,也有爭議之處。隱藏在幽默外表之下的,是熾熱的求勝心和嚴格的訓練。有一名有聽力障礙的球員曾跳出來指控,Majerus在練球時經常針對他的身障開玩笑,最後不得不轉學。另外也有報導指出,Majerus在練球時喜歡以女性的性器官幫表現不夠好的球員取綽號,充滿著性岐視以及不尊重。

無論如何,Majerus的死,代表著另一個偉大教練的離去。曾親眼見證他和Utah大學創下的灰姑娘傳奇,至感榮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