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刺與我 (2)

1996-tim-duncan-air-max-uptempo-virginia-kamikaze-21

經常想,為什麼身邊女性友人中喜歡Tim Duncan的比例如此之高,而且每個都強調「我喜歡他很久了哦」;當然,這是建立在我的觀察沒有錯誤的前提下,而且這也不代表男人就沒有人喜歡Duncan,相反的,男性的鄧粉也是很多。

能讓一般來說並不活躍的女粉絲喜愛和跟隨,事出必有因。球打得好,那是當然,不會有人喜歡球打得很糟的6呎11吋傻蛋。長得帥?作人不能違背自己的良心,Duncan真的不帥。那麼,一定有種難以形容的因素,讓這些不會像多數粉絲在場邊吱吱叫的女生們,長年下來默默的愛著鄧大哥。

我個人達成的結論是,那是一種「安全感」、「確定感」和「信任」。

你沒看錯,這還是一篇籃球文,不是美女精神科醫師鄧惠文的專欄。

第一次見到Duncan,是他在Wake Forest大學的比賽,播報員說著這傢伙改打籃球沒幾年,來自維京群島云云。問題是,不用五分鐘的時間,你就知道他不僅不像是個起步晚的球員,更不是手腳笨拙、處變大驚的呆瓜。

相反的,他極其沈穩,從來不腦充血,無論對手守區域或盯人,應付起來都是游刃有餘,籃下單打左右手都好自在,對手包夾、三夾都沒用。最重要的是他的高位分球功力強,很能傳,也很肯傳,非常不自私。

還有什麼樣的男人比Duncan這種人更能讓人放心和信任?你總是相信他會作出正確的選擇。應該強攻就強攻,該傳底角埋伏的後衛就絕不會把球丟給還沒擺脫防守者的小前鋒。

但最重要的一點是,Duncan的球風完全可以用grace這個字來形容,和一般講究強力、賣肌肉的Shaquille O’Neal式硬派球路大異其趣。他並不陰柔,卻更不暴力,每一球都想把籃框扯爛的北港六尺四,是無法贏得女性球迷青睞的。

我想不出原因,有可能和他是游泳出身有關,全身肌肉並不是靠著大量的重量訓練打造出來,所以多了一分優雅和流暢。這和幼年時在奈及利亞踢足球,造就靈活腳法的Akeem Olajuwon有異曲同工之妙。

有關鄧大哥,很有趣的一點是他是擦板高手,這可能和他中鋒、大前鋒的位置,投籃距離不會離籃框太遠有關。如果是後衛,沒有神經病會專攻打板的。不過打過籃球的人都知道,距籃框不遠也不太近的一個距離,是最尷尬的,要瞄空心也不是,要打板也不是。Duncan則完全沒有這種問題,左邊右邊、高擦板低擦板,都宛如喝水一樣輕鬆自然。

從Larry Bird之後,就很少見過這種打板高手了──因為罰球實在太爛,只好練出罰球打板神功的肖仔Chris Dudley除外。

另外,他大學念心理系,曾有記者問他為何總是面無表情,他說他慣於靜靜觀察對手,才能判斷他們的習慣動作和心理狀態;相反的,面無表情才會讓對手無從判斷自己當下的情緒和心理狀態,這是虛實之戰。

這是Duncan的籃球哲學,但多半還是天份,硬要將主修心理扯進來可能有點言過其實,否則每個籃球員都該去念心理才是。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