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總冠軍戰:意志和技術擊退了浪花

160620001048-kyrie-irving-lebron-james-2016-nba-finals---game-seven.1000x563

台灣職業運動的屬地主義一直作不起來,所以我們應該不會說:恭喜璞園為台中市贏得了SBL冠軍,也很難說新北市民為裕隆的SBL冠軍感到驕傲。不過在美國是另一回事,正如同去年等了40年的舊金山灣區,等了52年的克里夫蘭,今年確實值得擁有一座NBA冠軍盃。

美式足球電影「Draft Day」中由凱文科斯納擔任經理的主角球隊,也選定克里夫蘭布朗隊,可見克里夫蘭的悲情。在今天之後,他們總算可以一吐怨氣。接下來要在俄亥俄州決勝的,就輪到總統大選的川普和希拉蕊了。

這麼說也許有點偏執,但這座金盃完全是LeBron James和Kyrie Irving(我心目中的Co-MVP)將球隊一肩扛的成果。過去三場球的James和Irving,你即使不是他們的球迷,都不得不給予他們最高的敬意。他們眼中散發出來出奇熾烈的求勝火光,我只曾經在1989-90年的活塞雙衛Isiah Thomas和Joe Dumars身上看過;他們在這個系列戰中的表現,幾已達到一個籃球員夢想中的最高境界。

騎士隊在技術面和精神面上,過去三戰都壓倒了勇士,毫無疑問。只不過我還是要說,NBA裁判今年季後賽執法之不穩定,恐怕也是史上僅見,如果沒有被好好檢討,說不過去。

「The Cavs are a team of players, the Warriors are a system.」

這是前幾天在一篇文章看到的話,因為覺得蠻有道理,所以記了下來。結果,「本身自成一個系統」的勇士,連續三場敗給了「一群球員組合(原作者這麼形容騎士,當然具有貶意)」的騎士。自成系統又如何?系統程式錯誤,又一直沒有校正抓蟲,輸了也怪不了別人。

這七場對戰系列,當然可以從技術面的方向去分析。但純就精神面而論,事情很簡單,騎士隊想贏球的意念太過強大了,特別是LeBron James和Kyrie Irving,他們的每一次切入、防守、甚至每一次跳躍,都看得出來如同滔滔江水、綿延不絕的求勝意志。James的釘板火鍋、Irving的致勝三分球,都將是騎士隊史上難以抹滅的畫面。

再來是技術面。先前球迷曾經討論過勇士的致命pick-and-roll安排,讓Steph Curry和Klay Thompson互相擋拆,製造防守者無論怎麼守,都很可能讓其中一人open的必死狀況,或是在兩人之外再加一人,作控球者加雙擋的pick-and-roll,三人會有更多的變化組合。

騎士隊顯然對此找到了解方。或許是勇士內線讓騎士負擔沒那麼重,騎士在防守上一再築成人牆讓Curry和Thompson的跑位碰壁,加上(個人認為)Curry的跑位方式過於一成不變,造成浪花兄弟在最後三戰的投籃選擇,都因此而不得不亂了套。在這方面,勇士教頭Steve Kerr並沒有及時端出解藥,只能坐看江山流失。

另外,騎士本身的pick-and-roll則刺中勇士的心臟,由於勇士應付pick-and-roll必須要換人(switch),持球的James一再利用match-up上的優勢,使他在勇士switch defender之後面對的人,不是矮了五吋的Curry,就是遲鈍的中鋒Ezeli或是防守不濟的Harrison Barnes,唯一能給James製造麻煩的Andre Iguodala,可能因為背傷而效率下降,造成勇士對James這一點始終找不到解答。至於Irving,要任何人一對一守住他都是過份的要求。

這些戰術上的較勁,充份說明了季後賽以及七戰四勝制的價值和精髓。就像棒球場上球隊可以鑽研強打者習性,抑或反過來精研某投手球路,然後專心伺候,準備一刀見血一般,籃球場上也一直要等到季後賽,兩隊在短期內大量交手、互攻弱點並及時自我調整,才真正能夠證明一名球員的身價和身手。你只要想想,對手在這兩個星期內可能連作夢都會夢到他在防守你,可能把你全身上下研究得比他女朋友還透徹,那會是什麼樣的境地。而所有的巨星,都必須一再通過這個關卡的考驗,才能證明自己屬於best of the best。

而這正會是Curry未來的功課,73勝和MVP是個肯定,今夜卻顯得格外蒼涼和諷刺。經歷過三勝一負打到輸的震撼教育,他自己想必也清楚,未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平心而論,籃球場上一寸長一寸強,要求一個6-3的球員達到Jordan、James、Magic Johnson、Larry Bird或Kobe Bryant的境界,是有點過份──這幾個人沒有一個矮於6-6,而任何打過球的人都知道那是什麼樣的優勢──但這無論如何都是他必須度過的下一關。

最後,是勇士這個system。過去兩年來,我開始被勇士和Steve Kerr說服,他們很可能真的為現代籃球開創了一種新的打法。自從西區冠軍戰以來的戰況,慢慢的侵蝕這一份信念。一隻以外線投射為職志的隊伍,真的有辦法在NBA裡達到「持續性的傑出(consistent excellence)」嗎?我開始在old-school的觀念和勇士創建的這套新系統之間擺盪不定,找尋答案,就如同Kerr和Curry,今年夏天也要開始面對自己的靈魂,好好的作一番soul searching一樣。

不過,籃球場上是現實的結果論。如果今天早上是Curry卯進了最後一球,而非Irving,我們今天在此討論的問題,很可能截然不同。我們大概也永遠無法知道,失去了Andrew Bogut,對勇士隊究竟有著什麼層面的影響。

騎士自然也有它的問題,但就像老俗語說的:「贏球會解決所有問題(Winning cures all problems.)」,以後的事,就等到以後再說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