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印地安人的羅斯福遊戲,與那些籃球詛咒

Roosevelt_Game-p1

芝加哥小熊和克里夫蘭印地安人的世界大賽第七戰打到延長,小熊終以8-7打破108年來的魔咒奪冠,有朋友提醒,此役比分剛好是前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所說的「最佳棒球賽比數」。小羅斯福還真說得沒錯,此役精彩萬分。

1937年1月23日,時任總統的小羅斯福原定出席一年一度的棒球作家晚宴,但因公取消行程,改以寫給紐約時報記者James Dawson的一封書面信函向在場者致意。他在信中稱讚棒球記者,是美國在邁出大蕭條路上,維持國民信心和希望的關鍵。最後,他說自己是那種希望看到很多攻守過程、期待球賽值回票價的球迷,「我認為最好的球賽比數是兩隊加起來不低於15分,也就是大約8比7。」

如果不是看了日劇「羅斯福遊戲」(Roosevelt Game,台灣上映時譯為「逆轉之戰」),我也不知道小羅斯福曾經說過這句話。這部日劇是2014年在日本上映,改編自池井戶潤同名小說《羅斯福遊戲》,主演者是唐澤壽明。電視劇的宣傳slogan是「被得分,就用得分奪回來,8-7是比賽最有趣的時候」。全劇據說是受到2008金融風暴的啟發,有著企業經營和棒球隊作戰兩條故事線,很巧妙的將棒球哲學/經營哲學以及公司命運/球隊命運串接起來。

既然小熊魔咒和紅襪魔咒都已終結,克里夫蘭這座衰小城市的魔咒也被LBJ和騎士終結,讓人不由得不聯想到其他詛咒。

千萬不要得罪Lil B

聽說現在籃球場上最可怕的是Lil B對Kevin Durant等明星球員的詛咒。Lil B本名Brandon McCarthy,是一名來自奧克蘭的饒舌歌手,他自稱The Based God,理由很複雜,就暫不解釋。

enhanced-9571-1432314647-29

December 21, 2015; Los Angeles, CA, USA; Oklahoma City Thunder forward Kevin Durant (35) reacts after scoring a basket against Los Angeles Clippers during the second half  at Staples Center. Mandatory Credit: Gary A. Vasquez-USA TODAY Sports

起源是2011年間Durant在推特上說Lil B的歌不好聽,神經線很短的Lil B就爆發了,開始詛咒Durant,而且一律在推文上加註#BasedGodCurse,其間曾一度取消,但2014年明星賽時又恢復,他詛咒Durant一輩子都拿不到冠軍。有趣的是,Lil B是勇士隊的球迷,KD加盟勇士之後,大家都想知道他的詛咒是否依然算數;今年7月,Lil B終於在推特上正式宣佈Durant的詛咒解禁,否則勇士隊的球迷大概都要哭了。

曾經招惹過Lil B的球員還大有人在,例如2015年的James Harden,這一次的理由是Lil B聲稱Harden得分後慶祝的Cooking Dance是抄襲他的創意,而且拿出Youtube影片為證,要求Harden必須正本清源說明原創者。Harden根本沒鳥他,於是Lil B就下了降頭,詛咒一下,火箭隊下一戰就海撇了35分。詛咒似乎一度曾經取消,但目前好像仍在持續中。

接下來有幾個人僥倖逃過一劫,首先是騎士隊的幾個寶貝LeBron James、JR Smith、Iman Shumpert等等,他們在2015年同樣跳了Cooking dance,隨即被Lil B幹譙,但在下咒之前很進入狀況的Shumpert就馬上向Lil B道歉,騎士後來居然也真的拿了冠軍。另外,KD的雷霆隊友Russell Westbrook大概沒跟上時事,2015年11月又語出驚人說沒聽過Lil B這個人,嚇死了雷霆球迷,奇怪的是Lil B好像不以為意。

最好笑的是今年1月還在國王隊的後衛Rajon Rondo。有一天Lil B在網路上發現一支國王出戰小牛的影片,人在場下就站在邊線附近的Rondo,疑似出腳想要絆倒小牛後衛Deron Williams,直呼Rondo實在太沒品,已經準備下降頭。沒想到上千名球迷馬上在推特上替Rondo道歉,希望The Based God饒了國王一命,Lil B龍心大悅,欣然同意。

FireShot Capture 19 - A Magical And Ridiculous History Of Th_ - https___www.buzzfeed.com_rawaneews

更好笑的是亞特蘭大老鷹,一聽說Lil B詛咒很恐怖,主動在官方推特上向Lil B示好、打預防針,說「我們和其他人不一樣啊,請大發慈悲饒我們一命」。老鷹隊的小編算是很跟得上潮流脈動,不錯不錯。

克羅埃西亞國家隊的「95詛咒」

這個詛咒我以前也沒聽過,是找資料時無意發現的。事由是1995年歐錦賽,克羅埃西亞拿下銅牌,塞爾維亞則奪金,但是在克國領完銅牌,塞爾維亞球員準備上頒獎台領取金牌之際,克國全隊卻走下頒獎台而且離場。

{EBFEF1D2-B3E4-4A07-A244-9A5A047ABC5E}flexible

這樣的行為顯然很沒有運動風度,但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據說後來克國總教練Aleksandar Petrovic私下表示,他們是在克羅埃西亞執政黨HDZ政治人物的壓力之下,才作出這種舉動。

無論原因是什麼,神奇的「95詛咒」就此成形,而且至今還在發威。儘管克羅埃西亞的籃球實力始終不容小覷,但是他們自從1995年歐錦賽之後就再也沒有站上主要國際賽事奧運、世錦賽和歐錦賽的頒獎台(也就是獲得前三名),最接近的一次是2013年歐錦賽的第四名。這個詛咒確實恐怖。

NCAA大學籃球的No. 5 vs. No. 12種子詛咒

這個「5/12詛咒」我自從開始看大學籃球起就相當熟悉,因為它幾乎年年發生,卻從來未曾想過為什麼。探討之前,我們先來作背景說明。

美國大學(這裡特指男籃)64強季後錦標賽,錦標賽將64隊分為四個區域(Regionals),每一區各有16隊,並依照NCAA選擇委員會(Selection Committee)依實力強弱排定為第一至第16種子,因此一敗即死的錦標賽,首輪就是由No. 1 vs. No. 16、No. 2 vs. No. 15…一直到No. 8 vs. No. 9。高順位種子當然有利,因為他們理論上遇到較弱的對手,所以大家都想爭取高順位,到了第8、9種子,實力就只在一線之隔,勝負難料。

alg-final-four-jpg

但世界上的事很奇怪,No. 5 vs. No. 12這個組合,似乎老是年年爆冷門。根據統計,過去16年的錦標賽之中,只有2007年四支第5種子拿到全勝。以今(2016)年而言,就有兩支No. 12種子爆冷獲勝,分別是耶魯大學(擊敗Baylor)和Little Rock大學(擊敗Purdue)。

fivethirtyeight.com的這篇文章,試圖由統計學的科學角度來探討這個詛咒的成因,有興趣者可以參考。它的結論大概是,這十幾二十年來,全美各大學的籃球實力更趨平均,強隊變弱 ,弱隊變強。另外,現在的第5種子實力比第4種子弱很多,現在的第12種子則比第13種子強很多,所以會造成No. 12屢屢打出灰姑娘戰果。

這個理論似乎有數據可以佐證,從下表可以看出,由1985年至今,高順位種子的勝率在第4種子之後就從將近8成掉到6成4,而第6種子的勝率其實和第5種子一模一樣,表示第5種子的表現確實沒有預期的好。這或許是為什麼直到現在,每年被分到第5種子的球隊,總是心裡「毛毛的」,這種感覺自己被詛咒的心理因素,或許更是助長詛咒的迷思。

NCAA Men s Division I Basketball Tournament   Wikipedia

運動畫刊封面詛咒

所謂的「 SI Cover Curse」,在體壇上已經有一定的知名度,所以就不一一細述。它泛指登上《運動畫刊》(Sports Illustrated)封面的團隊或運動員,會遭遇不可測的噩運和霉運──例如受傷,導致表現不如預期或一落千丈,受害者已經多不勝數。

jeremy-lin-full-si-cover

趣味來了,這一篇2016年3月NCAA錦標賽四強開打前的文章,援用「運動畫刊詛咒」指出,Villanova和Syracuse是最後四強中唯二不曾在當年上過運動畫刊封面的球隊,北卡大和奧克拉荷馬大學都有,所以這兩隊之中有一隊會奪冠。見鬼了,最後還真的是由Villanova在最後一擊一槍斃命,擊敗北卡大奪冠。

本文也提出更多案例,2015年冠軍杜克大學是曾登上區域性的大學籃球preview特刊封面,但不曾上過全國封面。曾上過全國封面的威斯康辛和肯塔基,最後都槓龜。2014年的冠軍康乃狄克大學,全年從頭到尾都和運動畫刊無緣。最後一次登上SI全國封面的大學冠軍隊,是2013年的路易維爾大學。

未成的詛咒

坦白說,在小熊奪冠的那一刻,我心中冒出來的第一個意念,是這個稱不上詛咒、卻具備無比戲劇性和趣味性的詛咒。

眾所週知,1983年由教練Jim Valvano(參見前文Bright side of life:已故籃球教練Jim Valvano笑中帶淚的人生)帶領的北卡州大( NC State),不但靠著一群蝦兵蟹將爆冷打進最後四強,更在冠軍賽中靠著最後一擊打敗聲勢如日中天、有歐拉朱萬(Hakeem Olajuwon)和崔斯勒(Clyde Drexler)在陣的休士頓大學,使該役成為美國大學籃球史上最經典的戰役之一。

ap-e15-1983-ncstate-09-16_9

Jim Valvano事後很喜歡說這個故事:在冠軍賽開打之前,時任華盛頓郵報體育專欄作家的Dave Kindred曾寫道:「要北卡州大找出擊敗休士頓的方法,那得先要樹跳踢踏舞,大象參加印地安那波里斯500賽車和奧森威爾斯不吃午餐才行(Trees will tap-dance, elephants will drive at Indy and Orson Welles will skip lunch before North Carolina State finds a way to beat Houston.)」

簡單的說,Kindred的意思就是北卡州大不可能打敗休士頓,而他的預測當然錯了。事後,Kindred也在報上作了十分幽默的補救,某種形式上算是他對北卡州大的道歉。他寫道:「樹跳了踢踏舞,有一隻大象將取代A.J. Foyt在印地五百出賽,奧森威爾斯早餐、午餐和晚餐都沒吃。(Trees tap-danced, an elephant will drive for A.J. Foyt at Indy and Orson Welles skipped breakfast, lunch and dinner)」

這不能算是詛咒,而比較是美國體壇的幽默,而我很喜歡這種幽默的態度。再次的恭喜小熊打破魔咒,以Dave Kindred的形容,今年小熊奪冠應該是樹跳街舞、大象在印地500跑贏賽車的結果,而且奧森威爾斯一個月都沒吃飯。

最後一提,有關知名電影導演、編劇奧森威爾斯的笑話,是來自於威爾斯將甘迺迪總統名言「不要問國家能為你作什麼,問你能為國家作什麼。(Ask not what your country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改成「不要問你能為國家作什麼,問今天午餐吃什麼。(Ask not what you can do for your country. Ask what’s for lunch.)」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