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NBA教練一掬同情淚

p1_cheeks

(Source: NBA.com)

(原文寫於12月14日)

有時我會覺得,NBA教練是全世界最難拿到,卻最容易丟掉的工作。NBA開打五十天,五名教練捲舖蓋,如果我們也用同樣的速度換內閣,現在可能已經全部換過一輪。

十二月至今,先後有灰狼的韋特曼(四勝十五負)、暴龍的米契爾(八勝九負)和七六人的奇克斯(九勝十四負)丟官,十一月則早就有奧克拉荷馬市的卡里西摩(一勝十二負)和巫師的艾迪喬丹(一勝十負)陣亡。

其實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只不過今年是來得又快又多。有那一年開季,媒體不是扳手指頭,等著看誰是最快被炒的教頭,然後好好分析一番?接下來,就是再分析誰會是下一個,或是誰誰誰如坐針氊。

說NBA教練是全球最好的籃球教練,或許不符事實,但應該也不致於錯得離譜。要當上NBA教練不是簡單的事,光是爬英文俗語說的「教練梯」就不知得爬上多久。除了戰術修養之外,當然也要有暢通的人脈,才有可能平步青雲。

很令人好奇的是,儘管每個人都知道,綽號「鯊魚」的前知名大學教頭塔堪尼安,1992年只撐了二十場就因為九勝十一負的戰績被馬刺老闆幹掉,也知道前史丹佛大學名教頭蒙哥馬利、現任孟斐斯大學教頭卡里派瑞等人在NBA的戰績都極其差勁,依然前仆後繼的前進NBA。

為什麼?因為NBA教練幾乎可以說是所有籃球教練的終極夢想,教練和球員沒有兩樣,都想進NBA,也都想要有NBA資歷,那就像是在職場上你曾待過微軟、雅虎、台積電一樣,即使待不久,至少會是個「重量級」的資歷。

但 NBA教練確實不是人幹的,你必須要有足夠的籃球素養就算了。而就像無數老NBA人曾說的,如果你的籃球修為是十分,那麼你必須要有十二分的人際關係和技巧。在NBA的世界裡,老闆比你大、總經理比你大,球迷比你大,甚至連球員也比你大。如果你認為能夠對球員大呼小叫,他們會對你言聽計從,那就是大錯特錯。

教練打不出戰績,肚子裡沒有料的例子固然是有,卻更經常是因為給某某球員上場時間不夠、全隊上場時間擺不平,或是獨厚某某大牌這些事件,導致球員根本無心效力,乾脆擺爛逼走教練。我想,十個教練裡至少有七人是因為無法贏得球員的效忠,被球員投下「賭爛票」而離開。

從這些教練的案例也可以看出,NBA球隊所謂的耐心根本就是謊話,否則八勝九負的米契爾就不可能因為一場慘敗而被摘掉烏紗帽。NBA球隊裡自老闆以下,每個人都在自保,包括總經理在內,教練自然是最好的下手對象。

長久以來,「他是個好人,他曾經是個優秀的球員,我們有著非常良好的關係,我很高興能和他共事,但是很遺憾,事與願違,成績並不盡理想,球隊邁向另一個方向的時候到了」這段話,簡直可以用「剪下─複製─貼上」的方式放在每一隊的新聞稿裡。

這一波教練被炒,只是證明NBA歷史有它的重覆性,而且,說句不客氣的,這些球隊最起碼比去年的公牛隊「人性化」一點──他們沒有等到耶誕節前夕才發佈解職令。這些堆積如山的烏紗帽,更讓你體會到,在爵士已經待上整整二十個年頭的爵士教練史隆,是多麼的不容易。

所謂SBL的世界觀

2080922010_38ad27b508 寫作台灣籃球,批評當然是「王道」,要批評還不容易嗎?但平心而論,台灣籃球倒也沒有那麼不堪。至少,在各隊還在掙扎是否要聘請洋將之前,我們已經有了洋球迷。請注意,是洋球迷,不是洋基迷。

正當我第五百七十八次準備好好批批台灣籃球時,日前收到一位印尼女球迷的來信,詢問亞青女籃14號「Lee P.C.」的資訊。我查了一下,回信告訴他應該是海山高中的李佩錡,同時附了一張照片。

她回信說,照片中的球員並非李佩錡,同時附了一張她自己拍攝、很模糊的照片,請我繼續尋找。總之,我們就這麼來回了好幾趟。直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她說的14號究竟是誰。

這讓我想起,這十幾年來透過電子郵件和我聯絡的數百名球迷、球員和經紀人。他們有的是想來台灣打球,有的是想推薦球員來台灣卻苦無門路,更多的是因緣際會──無論是現場或收看電視轉播──見到台灣球員「英姿」,希望對台灣籃球了解更多的球迷。

舉例來說,2001年日本大阪東亞運後,我收到一名日本球迷來信詢問田壘。此役我們成為好友,他也曾專程來台看過SBL、瓊斯盃。今年稍早,一名美籍的女性籃球網路作家,也來信詢問台啤這支球隊的故事。和她數度電子郵件往返,最後她在網路上寫了一篇有關台啤和台灣籃球的報導。

台啤上次赴香港比賽,雖然拼戰精神略有爭議,但據說球迷也是不少。其實,從以前的鄭志龍、邱宗志(聽說在南韓爆紅),到錢薇娟、陳信安、田壘、林志傑等人,甚至是一些「B咖」級的台灣球員,在各國都有球迷。

此外,我也帶過一名南韓籃球雜誌派來台灣的記者採訪曾文鼎。至於每年瓊斯盃期間就更熱鬧了,球員的家長寫信來要錄影畫面啦、問比數和統計數字啦、問台灣的幾號球員是誰啦,諸多詭異的要求真是五花八門。

最好笑的是還收過哈林巫師隊的信件,徵詢是否能夠協助安排來台灣巡迴表演。有時想想,我乾脆轉行作仲介算了。這當然是句玩笑話,因為他們會寫信給我,純粹是因為台灣籃球對外連繫和宣傳不夠多而已。

總而言之,雖然台灣籃球被我們之中的某些人認為「這麼爛」,世界上卻還是有人注目著。注目的原因,很可能是單純的欣賞某位球員、某一隊,想尋找比賽資訊,或是想來台打球、作籃球生意。

政治上很喜歡用「讓台灣走出去、把世界帶進來」這句話。其實,台灣籃球、SBL如果能把眼光放得更遠,台灣籃球也可以不那麼糟糕。這意味著無論是在籃球經營行銷、文宣或基層架構上,都能多想一點、多作一點,我們一定會比現在更好。

有點令人擔心的是,所謂SBL的「世界觀」也和台灣目前的世界觀有點像,基本上就只是球員到中國去淘淘金而已。更誇張的是,他們都還只是去「打工」,不像當年鄭志龍全心全意投入甲A。

如果我們現在還在在意著聘一名洋將要花多少錢,而不從更宏觀的角度去看台灣自己的籃球,聯盟、球隊、比賽經常連個中文網站、比賽統計資訊都沒有(更別提英文資訊),那麼台灣籃球「也就只能這樣而已」。

或許沒有必要拿NBA或MLB的「國際化」和台灣籃球比對,因為規模完全無法相提並論,但我經常想著,如果台灣球隊和球員都能有洋球迷,如果有不少球員願意來這裡打球,誰說台灣籃球不能更好呢?

(Photo source: ESPN Taiwan)

總統大選、政治和運動

(原文完成於11月9日)

在一片「Yes We Can」聲中,歐巴馬順利當選美國第四十四屆總統,成為史上首名黑人美國總統。而和歐巴馬同屬民主黨的前NBA名控球凱文強森,也在選舉中成為加州沙加緬度市史上第一名黑人市長。

這一次包含總統、國會和地方首長在內的美國大選,有一些和運動、籃球相關的議題值得我們來注意一下。

首先,歐巴馬的籃球背景。他在夏威夷普那胡高中時期曾是籃球校隊,競選過程中也不時和慕僚或選民一起打籃球,畫面不停的在全美新聞中播放。歐巴馬的球技當然不是很好,但最有趣的是,自初選展開之後,歐巴馬陣營突然發現,只要投票當天歐巴馬和幕僚打籃球,該州初選必勝。

從此,打籃球成了歐巴馬在這次大選中的「迷信」;全國投票日當天,他還是跑去打了場籃球。從某方面來看,籃球也成了歐巴馬的競選工具。

另外有一名大學籃球教練成為歐巴馬的死忠助選員,也就是今年剛轉至奧勒岡州大任教的羅賓森(Craig Robinson),他是第一夫人蜜雪兒的哥哥。

歐巴馬當選之後,大家開始討論他的運動政策,以及他的當選會帶來什麼影響。一般認為,出身芝加哥的歐巴馬會成為風城爭取二零一六年奧運的大利多。只要歐巴馬如同前英國首相布萊爾一樣親自上陣,主辦權想必是手到擒來。

同時,有人說幸好不是馬侃當選總統,因為他在參議員任內主導二零零二年鹽湖城冬運對國際奧會委員的賄賂案,搞得國際奧會委員雞飛狗跳。如果他當選美國總統,芝加哥搶下奧運主辦權的機率趨近於零。

根據觀察,多數NBA球員是支持歐巴馬的。這可能基於同為黑人或是其他考量,傳統上,黑人也傾向支持民主黨。但無論如何,歐巴馬的稅賦政策是對年收入二十五萬美元以上的富人增稅,還要將最高稅率從百分之三十五調增為三十九點六,所以這些NBA球員和老闆未來很有可能會回過頭來痛恨歐巴馬也不一定。

至於NBA生涯在鳳凰城太陽大鳴大放的強森,自退出球壇後就致力於公益事業,同時從不諱言從政的興趣。多年努力後,被歸類為民主黨保守派的強森,終於坐上市長大位。

強森和歐巴馬有個類似之處,他具備超強的吸金能力,不僅俠客歐尼爾、魔術強森和巴克利熱情助選,連股神巴菲特都掏腰包贊助。一場市長選舉燒掉逾兩百萬美元,據說是對手的三倍。或許這正是運動明星參政的利多,人氣有時也代表著更強大的財力。

一場選舉下來,我很羨慕的是,美國在各級選舉之中都能夠有運動的討論,也不時有運動員的參選。而運動也往往是候選人的話題和興趣,歐巴馬甚至不諱言自己是白襪迷,公開槓上小熊球迷。

反觀台灣,候選人和運動的關係,多是競選期間的蜻蜓點水、意思意思,再不然就是到球賽現場去開球搶曝光,根本就是在騙票。除了少數例外,幾乎沒有人對運動提出明確的看法、遠景和對策。

而真正當選民代或首長的運動人,則鮮少見到真正具備問政知識和能力者,多半成為象徵性的花瓶。

前總統陳水扁曾經關心過運動,但一個「足球年」的口號和大夢,卻成為他最大的笑柄和敗筆。現任總統馬英九,看來也十分關心運動,但最近麻煩事纏身,恐怕也無暇顧及了。台灣憲法雖是四不像,但至少還傾向總統制,如果能以總統高度來關注職棒和籃球的發展,對國家運動的發展,絕對是件好事。

對SBL高喊我TNM的台北

041208新莊體育館

(Photo source: ESPN Taiwan)

如果要說我對「海角七號」印象最深刻也最感同身受的一句台詞,大概和很多人一樣,就是男主角阿嘉的第一句話了。談到台灣籃球在下鄉和留在台北之間的迷思,我經常也不知不覺想喊出這一句話。

如果你完全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恕我無法在這裡告訴你,因為它顯然不適宜在報紙上出現,必須自動文字馬賽克。

有人說過,泰國分為「曼谷」和「真正的泰國」兩部分,出了曼谷才是真正的泰國。台灣好像也一樣,出了台北市就叫作「鄉下」;台灣分為「台北」和「真正的台灣」兩部分。

請不要怪我,我在一個人口十六萬、還不算「很鄉下」的小都市成長,卻很清楚「對台北的想望」以及所謂的「城鄉差距」是怎麼回事。

總之,或許因為如此,無論是以前的中華職籃CBA或是現在的SBL,只要跨出台北市就叫「下鄉」。也或許因為如此,當最初傳出台北有可能找不到場館容納SBL第五季的比賽時,有很多人「語帶驚恐」,好像SBL當場註定要倒店一樣。

但我不懂。我不懂的是,中華職籃和SBL,甚至觀護盃,在新竹、台中、台南、高雄、花蓮幾個主要城市的票房是不錯的。不要跟我說台北的票房保證好,我們並不是沒有見過一百人的比賽。

有人會搬出菲律賓PBA的例子,說他們是以馬尼拉作為主要基地。但是PBA也試著走出馬尼拉,此外,菲律賓各地都有不同的聯盟和球隊,而台灣的SBL則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說穿了,其實球隊和電視台就是為了省錢而已,省去移動、住宿和場租的費用。另外再搬出媒體也為了省錢而不會跟著球隊移動的理由。

然而這終究是理由,一個受歡迎、受重視的聯盟,媒體即使花大錢也會爭先報導,否則各媒體又不是錢多,何必花大筆預算派記者跟著王建民到處跑。更何況,台灣也不過就這麼大,移動成本和其他國家比起來已經少很多。

選總統的人都知道要long stay,或是開一台「民主戰車」全國趴趴走,籃球就不用嗎?即使台北都會區有五百萬人口的基礎,你又能期待每個人每年持續不斷的去看球嗎?

我承認,正因為台灣小,所以很難搞得出主客場制,但這仍不構成一定要將球賽安排在台北的理由。搞到最後,球隊也只有在辦「簽名會」、「冠軍慶功會」時會想到要「下鄉宣傳」,什麼以球迷為先,都是假的。

SBL已經走到了第五年,心態和二十年前似乎沒有兩樣,還是抱著能撈就撈、只「活在當下」的境界,永遠是砍樹者,而不是種樹人。如果球隊認為自己已經受歡迎到可以和轉播電視台嗆聲議價的程度,就不應該再什麼錢都不想花。運動也不應該和政治一樣,都是站在台北看天下。

且讓我再小人一點,棒籃雖永遠都會是台灣兩大運動,並存不悖,但運動市場之間卻也不是完全不會排擠的,特別是廣告贊助和轉播時段。職棒正值多事之秋,SBL雖然不怎麼樣,但至少還是個可以經營的環境,此時不正是可以發揮的時刻?

我可能想多了,從海角七號可以想到SBL,而這個議題對很多人而言根本就是個假議題、非議題,因為台灣的球迷和選民一樣好騙,呼攏一下就好了,一時之間被幹譙,忍一下就過了,票照拿,錢照A。

也好,明年我還可以再寫一次。

西北部再拓荒 波特蘭準備好了

83019872SF008_WARRIORS_BLAZERS 要說NBA新球季的焦點,是塞爾蒂克試圖衛冕,還是湖人將再起,甚或是新球隊奧克拉荷馬市初登場,都行。但沒有一支球隊,比波特蘭拓荒者更令人期待和好奇。

從個人角度來看,波特蘭這支球隊有幾個特殊之處。其一在於Nike總部同樣位於奧勒岡州,它和拓荒者的互動一直很讓我好奇;其二是它的老闆保羅艾倫也是微軟共同創辦人;其三,是它在西部聯盟和季後賽屢敗屢戰、再戰再敗,有點悲情的歷史。

有點年紀的球迷,不會忘記以崔斯勒為首的拓荒者五黑寶,在90年代初期笑傲西區,卻兩度敗在公牛手下而無緣冠軍的往事。甚至在1999-2000年,以沙波尼斯和華勒斯等人為首的拓荒者,也曾二度在西區頭角崢嶸,可惜,他們竄起的速度和季後賽崩盤一樣快,依然無所建樹。

不過,拓荒者很可能承繼塞爾蒂克「衰極必盛」的前例,在近代第三度逐鹿中原。這一切除了「循環」,可能也要歸功於教頭麥克米倫和總經理普萊查的耐心和智慧。

兩年前,拓荒者選進後衛羅依和中前鋒艾爾綴奇,一年前,抽中樂透頭籤的拓荒者選進名滿全美的七呎中鋒歐登。儘管歐登因傷全季報銷,但羅依和艾爾綴奇不斷進步,上一季率拓荒者寫下驚奇。羅依得分由十六點八進步為十九點一,艾爾綴奇則由九分進步為十七點八分。

拓荒者最後戰績雖只有四十一勝,勝率剛好五成未晉級季後賽,但一度寫下十三連勝和二十場內十八勝二負的戰績。他們的作戰拼圖,彷彿真的就差歐登一人。這樣子的結果,讓人對「經由選秀打造球隊」這檔事,多少還保留一點信心。

但是普萊查的動作尚未結束,他再引進了今年北京奧運大鳴大放的西班牙鋒衛魯迪費南德茲。費南德茲今年成為西班牙在賈索兄弟和天才小子魯比歐之外,身手最被肯定的球員。季前熱身賽打了不到幾場,據說他能投能傳,也讓隊友打得很爽,已經讓波特蘭球迷「Rudy, Rudy」的瘋狂尖叫。

其他令人期待的拓荒者球員,還包括菜鳥控球貝里斯(Jarryd Bayless),以及法國籍十九歲的鋒衛巴頓(Nicklas Batum)。

capt.071aba3cacfc4ccbac02cad446b39184.kings_trail_blazers_basketball_orrb105 但關鍵無疑在遲到一年的中鋒歐登身上,他會是攻守全才的第二個俠客、羅賓森,還是守優於攻的現代比爾羅素?我的感覺是,即使他是後者,只要能夠身體健康,雖然臉孔和詹姆斯一樣少年老成,不具備所謂的「明星相」,但是基於中鋒的主宰性,至少會是波特蘭未來十年的關鍵人物。而他在西區和湖人年輕中鋒拜能的競爭,也會是未來幾年的好戲。

另一個關鍵在於羅依、費南德茲和貝里斯這批新生代鋒衛,如何搭配成為一個堅強、完整的作戰團隊。史有明證,有太多的團隊在發揮潛力之前,已經因為種種因素分崩離析。

NBA裡沒有什麼事比看一支挑戰巔峰的球隊更令人興奮的事,老一點的球迷曾經看過活塞、公牛、馬刺,年輕一點的球迷也曾看過太陽、小牛、騎士。當然,NBA也從來不是小毛頭能夠攻下江山的聯盟,我們幾乎可以肯定,拓荒者還要交很多學費,沒有兩三年絕對無力攻頂。

但如果你和我一樣喜歡尋找新鮮感,在注意布萊恩、詹姆斯和塞爾蒂克等「老掉牙」的話題之外,今年的拓荒者應該可以滿足我們這方面的要求。

(Photo source: Yahoo Sports)

白色巧克力和科尼島之子 天才後衛再解讀

(原文完成於9月 28日)

act_jason_williams 在籃球場上看見一名天才後衛的靈光乍現,總比看見下一個歐尼爾更令人驚喜。這也是為什麼,「白色巧克力」傑森威廉斯退休和馬布瑞有可能再遭尼克釋出的消息,在最近眾多NBA新聞中最能奪取我的目光。

威廉斯那種放蕩不羈卻又絕妙無比的傳球,在世紀交換之際有著多重意義,他改寫白人後衛的刻板印象、讓「街球」風格再度於NBA大行其道,也一度使他的國王隊55號球衣成為NBA最暢銷商品。

而曾經見過馬布瑞在喬治亞理工學院短短一年生涯的人,勢必都不會懷疑他的未來。這名出身紐約布魯克林區科尼島的控球,是既有彈性速度、有得分能力、又能傳球的完美綜合體,也是註定在NBA發光發熱的人才,只打了一年大學就棄學,是NCAA之福,而不是他自視過高。

三十三歲的威廉斯在和快艇簽約之後突然宣佈退休,生涯轉戰國王、灰熊和熱火三隊,幸運的是曾經贏得2006年NBA總冠軍。三十一歲的馬布瑞,則很有可能在效力灰狼、籃網、太陽之後,遭到家鄉球隊尼克放棄。到目前為止,他在NBA季後賽尚無所作為。

這兩個人是天才?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來,威廉斯的生涯轉捩點在於接受灰熊老教練休比布朗調教,將他的球風由亮麗、娛樂性十足卻帶有高失誤風險的街頭風格,轉為穩紮穩打式,以達成團隊目標為第一要務的傳統控球。

威廉斯確實從此以一種我們不太習慣也不太喜歡的方式「脫胎換骨」。這個事實也一直衝擊著我的腦袋,因為我彷彿在被封為紐約街頭英雄的奧斯頓(Rafer Alston),甚至是更早之前的黑珍珠蒙羅(Earl Monroe)身上,也見過相同情形。

如果威廉斯繼續瘋瘋癲癲,以「離經叛道」的方式打球,例如用手肘和膝蓋傳球,他很可能不會先發,NBA冠軍就更別提了。問題是,我的內心深處隱約就喜歡瘋瘋癲癲的威廉斯,儘管我知道,即使是天才也不能我行我素,必須在籃球場上受到某種程度的限縮。

act_stephon_marbury 馬布瑞是另一種典型,沒有人否認他是天才,卻也似乎沒有人懂得如何和這個天才相處。他是球場上的美夢,卻是休息室中的噩夢。他能為你贏得十場球,卻很可能因為場下問題讓你輸二十場。他好到讓你絕不能將他放在板凳上,這卻也是所有球隊最頭痛的問題。

看著馬布瑞的感受是另一種,就像是看到一個天才在浪費他的天份,蹉跎他的歲月的心疼,卻又無能為力,因為他的腦袋長在自己的頭上。我無法理解,為什麼馬布瑞能夠同意為一雙十五美元的球鞋代言,只為佳惠貧窮人家孩子,在場上卻總是自我優先。

史上曾經出過無數天才後衛,未來也還會不斷出現。他們之中,有些是真天才,有些可能是被媒體或球探塑造出來的假天才。即使是真天才,例如目前紅得發紫的西班牙小將魯比歐,我們也不知道他未來會是什麼樣子,或是進NBA之後的命運會如何。

我只知道,當我再次見到一個天才後衛,那種欣喜和悸動一如往常,是永遠都不會變的。只不過,當他們進入了這個系統,會再度被限縮在這個框架中,無法盡情展現他們的天賦吧!他們也有可能患上大頭症,自以為其他人都是笨蛋而無怨無悔吧!

當天才不完全是那麼的天才時,我們又該怎麼去解讀一個天才後衛呢?問號會一直持續下去。

失言白目的運動員 可怕的民族主義者

act_josh_howard

(Source: NBA.com)

(本文為中國時報專欄)

有時候,Youtube 還真不是個好東西,不信的人可以問一下小牛隊前鋒霍華。還有些時候,我不知道某些籃球員的發言是純粹的失言,是無知,或根本就是白目。

最近霍華在一段被 po 上 Youtube 的錄影畫面中所言,引發一陣動亂。霍華在參加艾佛森主辦的慈善美式足賽,背景放著美國星條旗國歌時說,他不知道國歌有什麼好尊敬的,因為他是黑人。

此言一出,霍華馬上被幹得滿頭包。有人說他如果不爽就搬出美國,有人說他有什麼權利代表黑人說話,有人說他球打得不怎麼樣、嘴巴倒是很大。還有人說,他的發言和 1968 年墨西哥奧運為黑人民權運動發聲的黑人運動員,簡直有天壤之別。連小牛隊老闆庫班,也不得不跳出來為霍華緩頰,說他其實不是表面上大家想像的那種人。

這件事給我一個啟發:喜歡泛政治化的也不只台灣人嘛!而最大的疑問,則是為什麼他會說出這樣的話。或許是他一時失言,不知道影片會被上傳。也許是他對黑人和美國歷史的無知,更也許他就是白目。

霍華是個很好的球員,他在完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在威克森林大學時成為 ACC 聯盟年度最佳球員,進入 NBA 至今五年,績效也是逐年攀昇,上一季已經達到 19.9 分外帶 7 籃板,是小牛隊不可或缺的小前鋒。

然而,過去一年來他也數次出包。他在一場季後賽敗仗之後,依然氣定神閒出席事先安排的生日狂歡派對。曾在廣播上說自己和很多球員一樣,偶爾會抽抽大麻。他也因為在路上和另一輛車飆車,遭到逮捕。

多年來,我始終面臨一個困境:究竟該把球員當神看,還是當人看?我的意思是說,球員也是人,也會犯錯,我們似乎沒有必要、也不應該用太高的道德束縛他們。然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球員並非「一般人」,他們代表著一個團隊、聯盟,也是許多人崇拜的對象,即使巴克利曾說「球員不該是孩子的偶像」,這個事實仍然無法改變。

所以,我們可以說霍華快人快語、直言不諱,似乎也可以說他不了解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白目。無論如何,愈具有影響力和可見度的人,發言愈得謹慎,是不變的道理。

同時,霍華也確實過簡化他的說法。歷史上反美國的美國運動員不少,無論是上述六零年代的黑人運動員,或是曾經因為宗教問題拒絕在賽前唱國歌的前NBA球員克里斯傑克森。這些人都有他們的主張,而霍華的主張只因為──他是黑人?這也難怪他會被黑人同胞砲轟了。

但真正讓人害怕的還不止於此,最可怕的,其實是一群馬上以「這就是不愛美國啦」論調砲轟霍華的球迷。從霍華事件和美國總統大選可以看出,喜歡高舉民族主義大旗的,並不只有東方人。

我突然想起,當年黃春雄因為受傷加上心理疲倦,拒絕國家隊徵召,也是被轟到體無完膚。不打國家隊,被等同於不愛國,這是多麼快速連結卻傷人的邏輯。也有個美國作家寫得好,霍華似乎忘了,不久之前才有一批全為黑人的美國隊,在北京奧運為美國重奪男籃金牌。

任何事情都有兩面,霍華或許口無遮欄,無知而白目,但他至少還享有每一個人都應該擁有的言論自由。而和其他主題一樣,在討論籃球時直接以民族主義的角度切入,是非常危險、不智、也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