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T NBA

Dirk-Nowitzki-Steve-Nash

NBA季後賽的迷人之處,其實不僅在於誰晉級而誰沒有,哪一隊以幾比幾淘汰了哪一隊。它的迷人之處,在於誰用「什麼方法」試圖去打敗他的對手,而他的對手又作了什麼反應。

我經常覺得,看NBA季後賽就像在看SWAT Team(special weapons and tactics team,特種武器和戰術部隊)出任務一樣。季後賽是一對一的廝殺,不像例行賽打了就跑,所以球隊更能夠針對對手的明星球員或是招牌戰術,去設定破解之道。

這些方法,有些設計得非常精準,有些很無厘頭;有些成功,有的則失敗。不過,看球的樂趣始終就在這裡。

Continue reading “SWAT NBA”

寫在季後賽之前

3235882_com_2011_nba_playoff_picks

好像就在不久之前,我還對那些總是緬懷當年,聲稱「如果現在同場競技,60年代球隊一定會狂勝」的NBA寫作者嗤之以鼻。轉眼間,當時的「現在」,已經是80和90年代,幾乎有二、三十年之間的往事。

換句話說,我也很有可能成為新一代NBA寫作者心中的老頑固和笑話。不過我心裡已有準備,從許多方面來看,我承認自己算是Old School派的NBA球迷。

那麼,為什麼我寫NBA,卻又經常罵現代NBA這裡難看,那裡難看──卻還是繼續看──也就不難理解了。

Continue reading “寫在季後賽之前”

不見得屬於英雄的月份(下)

UNC Asheville

(原文發表於Hoop美國職籃雜誌2012年4月號)

三月瘋狂
說起NCAA錦標賽,多年下來,我對美國籃球,特別是NBA和美國隊在國際賽上的表現,已經不再像當年近乎偶像式的崇拜,甚至偶爾會有點冷感,但每年三月的NCAA男籃錦標賽,卻是永遠讓人不會無感的精彩好戲。

為什麼?雖然美國大學籃球運動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純真,例如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雪城大學(Syracuse)助理教練嫌范恩(Bernie Fine)性侵球童長達十餘年事件,或是奧本大學(Auburn)球員涉嫌打放水球,但它應該還是我曾接觸過最為純粹、最為不可測而引人入勝的比賽。

這是幾乎不可能有人放水的比賽,正如同奧運、世錦賽等級的比賽一樣,那是你一生難得擁有一次的機會。也因為如此,你會拼命的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流盡最後一滴汗水和淚水,去捍衛那即使只有一丁點的勝利火花。對我來說,運動的精髓就在這裡。

Continue reading “不見得屬於英雄的月份(下)”

不見得屬於英雄的月份(上)

2c8643648c5852a6564b096e0b7aa7ad-getty-141462105

(原文發表於Hoop美國職籃雜誌2012年4月號)

歷史或許向來都是為勝利者所寫的,特別是在每年三月,屬於NCAA錦標賽的這個月份。不過,歷史事實上也同時紀錄著失敗者,只是從來沒有人會記得失敗者而已。

最近讀到的一個故事,非常能夠反映這個說法。

我想沒什麼人會認識或記得他。他的名字叫布朗(Fred Brown),1982年喬治城大學的後衛。布朗之所以在歷史上留名,並不是因為他多麼神勇,而單純的是因為一記傳球,而且是天大地大的失誤。

Continue reading “不見得屬於英雄的月份(上)”

籃球人的崛起和殞落 (下)

Jeremy Lin_SI2

(原文發表於Hoop美國職籃雜誌2012年3月號)

Lin-sanity和Yao-mania
有關林書豪的linsanity,電視新聞24小時、每天不斷的狂轟濫炸,也夠了,不需要講太多,否則會製造出人人厭惡的新聞公害,罪過太大。

然而,基本上「林來瘋」會搞到這麼紅,在於它是每個人都能找到角度去欣賞的故事。它是亞裔人的「美國夢」故事,是無名小卒成功的故事,是一個超越種族界線,以及傳統成見的故事。它打破了「White men can’t jump. Asians can’t play.」的迷思,也打破了哈佛只能出三流籃球員的歷史。

確實,如同許多人的看法,如果林書豪傳奇性的崛起能夠持續下去,就算他未能成為一線球星,NBA也很有可能已經抓到姚明之後的新亞洲、華人市場領航員。畢竟,NBA行銷能力再怎麼強大,沒有球員作為工具,行銷上還是有困難。

從這個角度去比對林書豪和姚明很有趣。身高223公分的姚明,在籃壇投下的巨大身影,和疆域廣大的中國在國際上的地位,是那麼神似。他進入NBA的氣氛,和當年以披頭四為首的英倫搖滾入侵美國,給人異曲同工的感受。

Continue reading “籃球人的崛起和殞落 (下)”

籃球人的崛起和殞落 (上)

chu

(原文發表於Hoop美國職籃雜誌2012年3月號)

終究,他沒能來得及為這一刻寫下對他的觀察。

第一個他,是被稱為台灣NBA報導之父的曲自立,第二個他,是搞到現在連路邊歐吉桑都認識的當紅炸子雞,林書豪。

2012年2月初,我們以相同的驚訝和大不相同的心情,突如其來的送走了筆耕NBA數十載的「曲爺」,意料不到的迎來了籃球新星林書豪。兩個籃球人的崛起和殞落,對我來說,有著格外複雜的情緒。

感謝你,曲爺
從我開始接觸NBA的第一刻起,「曲自立」這個名字就充滿在每天的生活之中。那是1980年代初,剛開始對籃球和NBA產生興趣的我,在「體育世界」雜誌專欄上所看到的名字。在那個NBA資訊極其貧乏的年代,以「崇拜」來形容我對這位籃球作家的感受,並不為過。

Continue reading “籃球人的崛起和殞落 (上)”

深藍、淺藍和可能沒有NBA看的藍(下)

(原文發表於Hoop美國職籃雜誌2011年12月號)

回到K教練
coach-k-stool

回到K教練的話題,他的執教生涯至今有四次獲得NBA球隊的邀約,分別是1990年代的塞爾提克、拓荒者,以及2000年代的湖人和籃網,但他一律婉謝。

但凡大學教練,十之八九通常無法抵擋NBA的誘惑,因為薪水實在差了不少,而且NBA仍被認為是籃球人最高的殿堂。你只要查查過往的紀錄,很少有人能夠「倖免」(但成功案例也不多就是了)。所以,能夠對籃網開出的1200-1500萬美元價碼說No,不是件簡單的事。

Continue reading “深藍、淺藍和可能沒有NBA看的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