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ach’s Corner:擁有天價珍品的幽默教練George Raveling

1376588382000-George-Raveling

我注意到George Raveling這個教練時,他已經在南加大(USC, 1986-1994)了。南加大的籃球長久以來和同城兄弟UCLA沒得比,都被打好玩的。Raveling任內除了帶過號稱「Baby Jordan」的Harold Miner,有兩三季戰績還不錯之外,整體來說乏善可陳。

不過,因為黑人教練本來就較少,Raveling算是生涯紀錄還不錯的黑人教練。他在1972-1994這22年間待過Iowa、Washington State和南加大三所學校,總戰績是337勝292負,六次打進64強季後錦標賽。退休之後,Raveling就在Nike工作,如今是該公司的國際籃球事務主任。

Raveling出生於1937年,今年已經77歲。一直要到讀過手邊一本「Basketball Shorts」的書之後才知道,他是個無比幽默的教練。

他說,當他在費城讀高中時,學校的籃球隊和美式足球隊教練是同一人(早年對缺乏經費的學校而言是常見的事)。球季開始,教練要挑選球員時,把所有來測試的學生帶到森林裡,然後叫他們直直往前衝。Raveling說:「那些會自己跑去撞樹的,就進了美式足球隊。」(詳見全文

從老鷹隊到Fab Five:籃球場上無解的種族課題

danny-ferry
(Photo credit: newyork.cbslocal.com)

種族議題在NBA裡一直像是個每隔不久就發作的病症,當它跳出來騷擾大家,足以搞得全聯盟不對勁;但當它冷卻消失之後,大家又可以裝作沒事,彷彿它從未發生。NBA對待種族議題也一向是點到即止,正或許因為每個人都知道,它是永遠無法治癒的病,一道永遠無解的習題。

其實不只在NBA,即使在整個美國,這個已經被全球認為最足以代表民主自由的國度,種族議題也從未消失,只是人們不太願意公開談論它。無奈的是,也經常會有偶發事件,讓此議題躍上全國版面,例如90年代初的洛杉磯暴動,例如前陣子在密蘇里州Ferguson發生、起因於白人警察射殺黑人的警民對峙事件。(全文見此)

「天行者」大衛湯普森──”Skywalker” David Thompson

david-thompson-denver-dunk

「大家好,我叫大衛湯普森(David Thompson)。你們知道我是誰嗎?」
「不知道?」
「那你們知道麥可喬丹嗎?」
「在我克藥之前,我是喬丹崇拜的偶像。」

已經六十歲的湯普森,如今在巡迴演講的開場白中經常需要這樣介紹自己,才能讓小朋友們大約了解他是什麼樣的人物,即使在一度視他如神的北卡羅萊納州,也是如此。

如果連北卡州的孩子都如此,就更別提1984年初識NBA的我了。剛接觸NBA的那段日子,確曾由相關報導中讀過他,但大衛湯普森這個名字實在很普通,他長得也很普通,而我讀到的多半是湯普森「生涯終點將近」這類的報導。當然,也包括他從紐約Studio54夜店樓梯跌下,導致膝蓋重傷,職業生涯從此宣告完蛋的這則新聞。

Continue reading “「天行者」大衛湯普森──”Skywalker” David Thompson”

密西根大學和UBA的禁賽判決

5840619

2月21日UBA台師大和義守大學之役,兩隊發生肢體衝突。今日處分確定,委員會維持當場執法裁判的「鬥毆」認定,兩隊本季即時起與下季均予禁賽。

從昨天到今天,籃球人與球迷對此事件熱烈討論,有人為大專體總喝采,有人認為處分不需過重,畢竟鬥毆屬於認定問題,對於其他球員、球隊,乃至整個學校,處以極刑重罰也不公平。

要討論這件事之前,不妨回憶一下名聞一時的密西根大學男籃醜聞。此案之所以知名,和它涉及NBA球星Chris Webber以及Fab Five有關,但過程非常複雜。簡單的說,Webber自高中到大二為止,從密大男籃後援會有力成員Ed Martin手中收到28萬美元,不用說,這對強調業餘精神的NCAA美國大學籃球當然是違規。

Continue reading “密西根大學和UBA的禁賽判決”

My life on a napkin──記Rick Majerus

rick majerus - my life on a napkin0201571P RICK MAJERUS UTAH

從一個志向遠大的籃球記述人,到現在幾乎完全脫離這項運動的狀態,似乎也只有不時傳出的某某人辭世消息,能夠讓我在紛擾雜杳的政治中,分神過來回憶過去種種。Rick Majerus的過世,就是那樣子的時刻。

胖到出名的Majerus,長期受心臟疾病困擾,終於在12月1日不敵病魔,以64歲的年齡向世界告別。終生未婚,以孝順聞名的Majerus應該會感到欣慰的是,至少他在去年先送走他摰愛的母親。

Continue reading “My life on a napkin──記Rick Majerus”

不見得屬於英雄的月份(下)

UNC Asheville

(原文發表於Hoop美國職籃雜誌2012年4月號)

三月瘋狂
說起NCAA錦標賽,多年下來,我對美國籃球,特別是NBA和美國隊在國際賽上的表現,已經不再像當年近乎偶像式的崇拜,甚至偶爾會有點冷感,但每年三月的NCAA男籃錦標賽,卻是永遠讓人不會無感的精彩好戲。

為什麼?雖然美國大學籃球運動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純真,例如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雪城大學(Syracuse)助理教練嫌范恩(Bernie Fine)性侵球童長達十餘年事件,或是奧本大學(Auburn)球員涉嫌打放水球,但它應該還是我曾接觸過最為純粹、最為不可測而引人入勝的比賽。

這是幾乎不可能有人放水的比賽,正如同奧運、世錦賽等級的比賽一樣,那是你一生難得擁有一次的機會。也因為如此,你會拼命的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流盡最後一滴汗水和淚水,去捍衛那即使只有一丁點的勝利火花。對我來說,運動的精髓就在這裡。

Continue reading “不見得屬於英雄的月份(下)”

父與子

BYJHSGBTIJFKTCE.20120120150510

NCAA錦標賽打到現在,今天八強就會出爐,Michigan State成為第一支落馬的頭號種子隊,克掛了,Missouri掛了,今天北卡大也差點遭到Ohio University的毒手。不過,在有限的時間中讓我有感覺的,是這兩則很有「人性」的故事。

這是有關知名樂手Bruce Hornsby和他的兒子Keith Hornsby,以及本身就擔任NCAA錦標賽電視球評的Clark Kellogg和他兒子Nick Kellogg,可不是民視鄉土劇「父與子」。

Continue reading “父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