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節玩笑:從TutorABC惹爭議想起台灣籃壇傳奇吳楚仁

SiddFinch

每年愚人節媒體以幽默心態玩假新聞的案例,實在是多不勝數。TutorABC捅了大漏子,搞得本地媒體大為不爽。TutorABC的操作是有點過頭,不過從某方面來說,這也真的沒那麼嚴重。

TutorABC放假消息 業者:不道歉 | 即時新聞 | 20150401 |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401/585105/

每年的愚人節,我也總想起多年前經營籃球網站「圓球城市」時玩過的一次愚人節把戲。事情的起頭來自美國運動畫刊多年前(距今已經30年了)一次轟動全美的愚人節笑話「The curious case of Sidd Finch」。

Continue reading “愚人節玩笑:從TutorABC惹爭議想起台灣籃壇傳奇吳楚仁”

台灣籃壇的帝波、路易士和葛雷諾在哪裡?

johnny rodes

中華職棒開打,最近兄弟找回了早期的幾名傳奇球員,包括帝波、路易士,前陣子Vamos Sports在春訓的訪問,也找到了目前在釀酒人系統執教的葛雷諾。即使對我這個半調子棒球迷而言,也不禁想起中華職棒早期的轟動,還有大學時代去排免費外野票的熱情往事。

根據報導,返台作客的帝波還會說幾句台語,至於葛雷諾也在訪問中展現令人驚呆的北京話功力。離台多年還能使用台灣人的語言,或許說明了他們當年在台入境隨俗的程度。雖然無論職棒或職籃洋將,在台灣是曾經搞出不少端不上檯面的鳥事,後來跟著放水的更是大有人在,但畢竟事過境遷,光陰似箭,知道他們在離台之後,台灣還以記憶、語言或其他形式存留在心中的某個角落,再怎麼說也蠻令人感動的。

但畢竟我只是個不太合格的半調子棒球迷,讀到這些新聞之後心中想起的是,如果籃球界也玩這個,已經倒店的中華職籃(CBA)和還在苦撐的超級聯賽(SBL),會找回什麼樣的傳奇球員?他們又會如何的回想自己在台灣籃壇揮汗的青春歲月?

Continue reading “台灣籃壇的帝波、路易士和葛雷諾在哪裡?”

1988.HBL.屏中

timthumb.php

有…比我年輕很多的朋友說,他對HBL最深刻的印象是陳信安扣籃像喝水。

當體育記者之前對高中籃球最深的印象,如果沒記錯,那是HBL的第一年,可能是1988年吧,陳信安才…8歲,我不是高一就高二。

當時還採用主客場制,各校跑來跑去。超級強隊屏中到中一中作客,究竟為什麼我們這種爛校會和屏中在同一級,我也不知道。總之,湊熱鬧到球場去看了一下。

Continue reading “1988.HBL.屏中”

陳信安:對角線的起點與終點(完)

nbaphotos_chen05_lg

昨天是陳信安的告別賽,球迷的反應好像很激烈。不知是早已習於見到球員退休,還是早已作好心理準備,除了心裡浮起「又是一個時代的消失」的喟嘆之外,沒有太多想法。

採訪陳信安的生涯,其實非常短暫,基於先前都待小報社和報社預算等等原因,始終未能採訪到諸如亞錦賽之類的海外比賽。這樣子的我,要來評斷他的籃球生涯,恐怕會被認為是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對他籃球生涯最深刻的印象,說來有趣,既不是什麼飛越姚明頭上灌籃(其實這說法太誇張,看過video的人就知道),也不是單場52分或是任何滯空暴扣的動作,而是一張照片。

Continue reading “陳信安:對角線的起點與終點(完)”

密西根大學和UBA的禁賽判決

5840619

2月21日UBA台師大和義守大學之役,兩隊發生肢體衝突。今日處分確定,委員會維持當場執法裁判的「鬥毆」認定,兩隊本季即時起與下季均予禁賽。

從昨天到今天,籃球人與球迷對此事件熱烈討論,有人為大專體總喝采,有人認為處分不需過重,畢竟鬥毆屬於認定問題,對於其他球員、球隊,乃至整個學校,處以極刑重罰也不公平。

要討論這件事之前,不妨回憶一下名聞一時的密西根大學男籃醜聞。此案之所以知名,和它涉及NBA球星Chris Webber以及Fab Five有關,但過程非常複雜。簡單的說,Webber自高中到大二為止,從密大男籃後援會有力成員Ed Martin手中收到28萬美元,不用說,這對強調業餘精神的NCAA美國大學籃球當然是違規。

Continue reading “密西根大學和UBA的禁賽判決”

陳信安:對角線的起點與終點(3)

5082502371482

損了陳信安這麼多,卻不能不承認,就體能條件而言,他是台灣籃壇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林書豪的條件不差了吧,陳信安的體能條件應該至少是他的一倍半。

陳信安差的,是運氣。而運氣,又是一般人在評價球員時最容易忽略的一點。運氣女神,好像也一直站在陳信安的對角線。

Continue reading “陳信安:對角線的起點與終點(3)”

陳信安:對角線的起點和終點(2)

60299F3B203437A9F95E27F583F65

從陳信安18歲開始看到他33歲退休,15年過程和我的記者生涯差不多重疊。他在他的行業中慢慢成長,我也在自己的職業中摸索。想起來,有一種獨特而巧妙的趣味。

說起記者,這個身份理應是第三者、觀察者,有時卻會不由自主的想成為參與者,甚至是粉絲,這是人性,更是這個行業無可避免的終極試煉。對體育記者而言,尤其如此,特別是在近身採訪國內運動的時候。

看18歲的陳信安,實在很難掩蓋住心中的悸動。當時他的身材,即使尚未經過密集重量訓練的淬鍊,在高中生之中就是讓人流口水的好。看他每一次起跳,都怕他跳得「太高」;看他每一次殺入禁區,那種肢體伸展,那種彷彿能讓時間凝結的扭腰拉竿,都讓人感覺到籃球的美好。每一場比賽,都有見證新星昇起的感受。

Continue reading “陳信安:對角線的起點和終點(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