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Becky Hammon到台灣女總統

i (2)

7月20日,Becky Hammon率領聖安東尼奧馬刺隊拿下NBA夏季聯盟冠軍,成為史上第一個獲得夏季聯盟冠軍的女性教練。17天前的7月3日,她成為史上第一個NBA夏季聯盟球隊的女性總教練。再早一點,2014年的8月5日,她獲馬刺聘任為史上第一個女性全職助理教練。

兩性平等已經是數十年的事,時至今日,有誰不曾在職場上被女性主管帶領過?不過在陽剛味十足的運動界,特別是北美四大職業運動,要見到女性教練是很難的一件事。儘管女性運動員如此之多,女子職運發展也有一定成果,許多人仍打從心裡相信,女人的「運動素養和智識」還是和男人有差,就像不少人還是固執的認為白人教練比黑人教練聰明一樣。另外,許多男人無法接受被女性領導,至於女教練(和女記者)要如何終日週旋在一群男人裸裎相對、從動作到言語都極其「粗獷」的休息室,也是個議題。

Continue reading “從Becky Hammon到台灣女總統”

2008奧運:國旗的價值 亞洲的突破

(本文刊登於2008年8月號美國職籃雜誌)

bekki

(Photo source: Russia Times)

六月份傳出一則新聞,原籍美國的WNBA聖安東尼奧銀星隊後衛哈蒙(Becky Hammon),決定接受俄羅斯籃協的「邀請」,在獲得俄羅斯護照之後,代表俄羅斯女籃出征北京奧運。

緊接著,原籍亦為美國的快艇七呎中鋒凱門(Chris Kaman),也宣佈將會為德國在奧運男籃最後資格賽(俗稱外卡賽)中出賽,爭奪奧運參賽權。

在所有的奧運男女籃球隊名單討論、實力分析,以及最受矚目的美國男籃名單發佈之外,這似乎成了被忽略的一個新聞。但我認為,這很可能會在未來成為一件重要而且不能不關注的議題。

簡單的說,籃球的「全球化」在未來有可能會更進一步,諸如這種轉換國籍或是以雙重國籍身份出賽的球員,只會有增無減。「籃球無國界」(Basketball without Borders),會出現另一種不同的意義。

其實,以歸化、雙重國籍、雙重護照等等方法爭取外籍球員出賽的作法,早就不新鮮,特別是在一些籃球實力更差一點的國家,以及層級在洲際錦標賽的賽事中。

這中間有一個巧門,國際籃總當然沒那麼笨,為了防堵各國狂鑽漏洞,規定必須是未曾代表A國參加過各種層級國際賽事的球員,才能代表B國出賽。

我們對此並不陌生,光看亞洲國家,我們所知的例子就有不少。例如黎巴嫩找來歸化的中鋒喬伊(Joe Vogel),例如日本當年找的日本、黑人混血麥可高橋(Michael Takahashi)以及美國歸化的白人衛斯團(Dan Weiss)。

Cape Verde v Germany Fiba Olympic Qualifier BXY5NcP44itl 台灣南方的菲律賓,就更盛行找一些有美國血統的菲律賓後裔,也就是他們所謂的Phi-Am來嚇人。這Phil-Am的數量還曾經多到菲國籃協不得不跳出來踩剎車,和當年中華職籃CBA為了逃避洋將限制,拼命找一些根本就是外國人,但有四分之一甚至八分之一「華裔」血統的球員來充當洋將一樣。

這個策略在執行上,有不同的差別。以凱門的例子來說,他聲稱他的祖父母都是德國裔,所以如果能夠獲得德國身份,代表德國打球也算正常。出生在德國的七呎六吋中鋒布萊德雷(Shawn Bradley),也曾在2002年世錦賽披德國戰袍。

其他的例子還有蘇丹出生、在英國長大的鄧恩(Luol Deng),奈及利亞裔、在英國長大的亞邁奇(John Amaechi),以及倫敦出生的戈登(Ben Gordon),都有可能或已經代表英國出賽。

哈蒙就有所不同,她身上流的血液和俄羅斯一點關係都沒有,純粹是為了打奧運而取得第二國籍。在國際籃總的奧運女籃網站上,哈蒙的姓名俄文拼音已經改為Rebekka Linn Khammon,十分有趣。

現年31歲、身高168公分的哈蒙,上一季平均有16.7分加4.9助攻,在WNBA的MVP票選中名列第二,然而卻未能入選美國女籃代表隊。已經老大不小卻未能入選美國隊,加上俄羅斯來敲門,於是哈蒙和原本就有賓主關係的俄羅斯俱樂部簽下四年200萬美元合約,同時答應取得護照為俄羅斯出賽,如果俄羅斯拿下銀牌就有15萬美元獎金,如果奪金更有25萬美元。

換句話說,她的決定大部份來自於金錢方面的考量。說來也許很不可置信,但這些WNBA女子球員在外國賺的錢還比WNBA薪水高得多,所以很多人在季外都遠渡重洋大賺外快。其次,哈蒙既然無緣代表美國,又渴望打奧運,乾脆入籍他國。

有趣的是,美國女籃教練唐諾文(Ann Donovan)居然以「叛徒」(traitor)這個字眼來咒罵哈蒙。唐諾文球員時代曾經和蘇聯有過惡鬥,所以腦袋大概還沒辦法擺脫非友即敵的冷戰思維,為俄羅斯打球簡直是大忌中的大忌。

美國人的雙重標準是出了名的,別人為他們效勞,叫作「兼容並蓄」、「民族熔爐」,美國人跑去為他國效力,叫作叛徒,這真是個大笑話。殊不知日前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才指出,自1992年之後,為美國在奧運出賽的外國籍運動員多達38人,本屆也至少有九人。
反過來說,俄羅斯也有新思維,俄羅斯男籃之所以能夠拿下去年的歐錦賽冠軍,和陣中歸化的美國球員荷登(J.R. Holden)以及美籍教練(以色列裔)布拉特(David Blatt)有很大關係。美俄都一家親了,這世上還有什麼不可能的事?

無論如何,多數人是支持哈蒙的,畢竟她只是為了圓夢和賺錢,何錯之有?何況她的祖國並沒有給她圓夢的機會,選擇要作那一個國家的國民,說到底也是基本自由。

我們該思考的是,以往總是外國球員赴美尋找美國夢,如今似乎有反過來的趨勢,因為外國能提供更多的薪資以及更多的表現空間。試想,今年已經出現第一個美國高中生詹寧斯(Brandon Jennings)寧願到歐洲淘金一年,等待選秀,也不要去蹲一年的「大學監」,再加上哈蒙、凱門等等例子,未來的奧運又會是什麼模樣呢?

Vogel_Joe 如果情勢繼續發展下去,類似這種「交流」只會更多,不會更少,我們幾乎可以預見一個球員如穿花蝴蝶的時代,除非完全開放,否則國際籃總早晚要訂定出一套遊戲規則。而如果未來是個完全開放流動的時代,國際籃球又會出現什麼樣的變化呢?說不定會有超乎想像的影響也不一定,說不定到時候的奧運焦點已經不是美國的「重返光榮」,也不會是阿根廷、西班牙,而是…以買運動員入籍聞名的卡達。

還值得思考的一點是,台灣有球員視背國旗為畏途、累贅,但想要背著國旗在球場上奮戰的人,卻比比皆是。我們不得不去想,國旗的重量在那裡,國旗的價值又在那裡。是台灣沒有給國手應有的報酬,還是球員的想法有問題?

最後,今年奧運在中國北京舉行。照理說,無論是奧運會或世錦賽,地主隊一定會占盡便宜,例如分組和哨音等等,這並不奇怪,是很正常的現象,否則誰要主辦奧運?身為亞洲最佳的隊伍,中國以往最好的奧運成績也不過是兩次第八名,而整個亞洲在奧運的最佳名次是第五名,發生在1936年柏林奧運的菲律賓身上。

這不由得不讓你想,如果籃球真是身高決勝的運動,中國隊的身高顯然不差,何以最佳成績只能打到第八?非洲又怎麼樣呢?他們的身高也不差。唯一的解釋似乎只有籃球運動發展的先後、細緻度,以及身體的碰撞強度,但事實又真是如此嗎?

我一直很固執的相信,如果在身高相差不太大的情況下,亞洲球隊沒有理由無法和列強逐勝。雖然我一直不欣賞中國籃球以前的舊式訓練方法,但如果他們能夠打出好成績來印證我的想法,倒也蠻令人高興的,但是這卻一直沒有發生。或許,很多事真的是需要時間的。歐洲籃球花了幾十年才作掉美國,亞洲籃球要在世界籃壇上獲得一個稍微令人尊敬的位置,恐怕也要不短的時間,不知我這一輩子有沒有辦法看到。

記得以前中華職籃時代,我們幾個媒體常常開玩笑,如果這群在台灣跑江湖兼把妹的洋將「培養」出幾個身高驚人的小老外,未來台灣重返亞洲前四就有希望了。回到本文主題,如果亞洲在籃球是這麼努力進行洋務運動和人才培育,衝擊奧運和世錦賽仍然打不出名堂,我不曉得這代表什麼意義,或許亞洲國家也得學學俄羅斯:奪牌沒撇步、用錢買就有?

假使真有這麼「全球化自由貿易」的一天,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Vogel photo source: Asia-basket.com, Kaman photo source: fiba.com)

難以置信:WNBA要開打了

 

不說還好,說出來嚇死人。今天赫然發現,第12季的WNBA居然明天(其實應該是今天…)要開打了。不過WNBA其不受重視的程度,也不只是在台灣,連SLAM.com的Lang Whitaker都說,他是在和WNBA球員網上聊天時才知道WNBA要開打的消息。如果連老美的籃球作家都這麼鈍,我們在台灣恍然不知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總之,本季的WNBA已經擴編到14支球隊,東西區各7隊,例行賽要從5/17打到9/14。最被看好的球隊應該是洛杉磯火花,他們陣中有女籃界的神Lisa Leslie,以及今年的超級狀元Candice Parker。我突然想到,難不成今年NBA冠軍洛杉磯湖人、WNBA冠軍洛杉磯火花??這真是太令人穌麻了…

WNBA約莫進行到第六年左右,財務狀況極差,觀眾也逐漸減少,原本大家都以為它差不多要掛掉,但在聯盟努力之下,硬是撐到了現在,也算很值得嘉許。值得一提的是,它的14隊之中已經有一半和NBA球隊沒有直接關係;也就是說,是生意人或集團買下球隊獨自經營,而非靠大哥NBA球隊餵養。

偶爾注意一下女子籃球的消息,其實是不錯的。和男籃比起來,那是另一個世界,但相當有趣。問題是,憑良心說,我今年收看WNBA比賽的機率──即使有轉播的話──還是趨近於零。之所以不寫等於零,唯一的原因大概就是狀元Parker了吧,就像以往會對Chamique Holdsclaw(一度被SLAM雜誌評為比很多男球員還好的女子球員)有好奇心一樣。

本季WNBA的slogan是Expect Great,我們就等著看Candice Parker會不會真是第二個WNBA界的喬丹。附帶一提,除了火花,底特律震動(主力球員有Karl Malone的女兒Cheryl Ford)和鳳凰城水星(主力球員有前幾年主宰NCAA女籃的Diana Taurasi)也頗被看好。

今年WNBA選秀的結果:

(Photo source: WNBA.com)

NCAA女籃:田納西王朝再起

Tennessee昨天在2007 NCAA女籃冠軍戰中,以59-46擊敗Rutgers,睽違9年之後再度封后,拿下校史上第7座的女籃冠軍,大二前鋒Candace Parker獲選為MOP。

Tennessee也再度拉大了它和UConn之間的差距,雖然Tennessee在1996-98曾經三連霸,但UConn在1995-2004的十年內拿到5次冠軍,使Tennessee在這段時間的表現相形失色。

59-46的比數,使此役成為史上總得分最低的NCAA女籃冠軍戰,但似乎沒有太多人介意。

Tennessee: Pat Summit/Candace Parker

6-4的Candace Parker(NBA球員Anthony Parker的妹妹)應該是McDonald’s高中明星賽中,第一個和男子球員同場角逐扣籃大賽,而且還奪冠的女子球員(雖然那結果實在有點誇張,幾乎算是作出來的),也是NCAA女籃史上第一個在季後錦標賽中扣籃的球員。

她成為Tennessee史上在Chamique Holdsclaw和Tamika Catchings之後,再一個值得期待的女子球星。我也覺得,她乾脆棄學好了…

Pat Summit拿下生涯第7座冠軍,多年下來,NCAA女籃幾乎成了她和UConn男教頭Geno Auriemma的個人競技場,真是的…

Rutgers: Vivian Stringer

比較起來,Rutgers的Vivian Stringer極為悲情。她在NCAA女籃創立元年1982年,就率領Cheyney State打進冠軍戰,其間雖曾在1993年帶Iowa闖進四強,卻一直等到今年才重返冠軍戰,中間等了25年之久。

我突然想起已退休的Temple大學男籃教練John Chaney,終其一生無緣四強。美國籃壇,無論是男女,無論是NCAA或NBA/WNBA,競爭之激烈都是外人無法想像,有多少人能有緣享受那個”One shining moment”?

NCAA女籃歷年冠軍:

Year Champion Record
1982 Louisiana Tech (35-1)
1983 Southern California (31-2)
1984 Southern California (29-4)
1985 Old Dominion (31-3)
1986 Texas (34-0)
1987 Tennessee (28-6)
1988 Louisiana Tech (32-2)
1989 Tennessee (35-2)
1990 Stanford (32-1)
1991 Tennessee (30-5)
1992 Stanford (30-3)
1993 Texas Tech (31-3)
1994 North Carolina (33-2)
1995 Connecticut (35-0)
1996 Tennessee (32-4)
1997 Tennessee (29-10)
1998 Tennessee (39-0)
1999 Purdue (34-1)
2000 Connecticut (36-1)
2001 Notre Dame (34-2)
2002 Connecticut (39-0)
2003 Connecticut (37-1)
2004 Connecticut (31-4)
2005 Baylor (33-3)
2006 Maryland (34-4)
2007 Tennessee (34-3)

** WNBA Draft
WNBA選秀”竟然”靜悄悄的在女籃冠軍戰同一天進行了,杜克大學的後衛Lindsey Harding獲選為狀元,但隨即被Phoenix Mercury轉賣給Minnesota Lynx。這還不打緊,第二順位新秀Jessica Davenport也被賣了,女籃新秀還真不值錢。

** Lady
傳出有不少教練對女子球隊綽號前必須冠上Lady一詞(例如Rutgers的Lady Scarlet Knights、LSU的Lady Tigers…etc),發出性別岐視的怒吼,呼籲NCAA應該進行改革。

這算是小題大作嗎?因為也有不少教頭不認為這是性別岐視,例如Tennessee的Pat Summit就持此論點。相反的,她愛Lady Vols的綽號愛得要死。

另外,NCAA總裁Myles Brand則有想法,希望未來將女籃最後四強延後一週舉行,以免所有媒體目光焦點全被男籃吸走,這是個不錯的提議。

聊聊WNBA

靜悄悄的,WNBA第七個球季,在台灣時間5月23日開打了。對一個女子職業聯盟而言,能夠撐到7年,已經算是了不得的成就。當然,WNBA也絕對是有危機的,今年的WNBA就有著不小的變動。

■資方市場
首先必須提到的是,今年的WNBA球季差點打不起來,因為球員工會和資方的談判始終不順利。兩造堅持的結果,選秀訓練營(pre-draft camp)暫緩,雙方一直拖到4月18日,勞資協議才拍板定案。協議結果,本季最低薪定碼在42000美元,新秀最低薪仍為30000美元,沒有改變。

事實上,WNBA雖然由NBA各隊老闆出資成立,但是整個聯盟的結構和形勢和NBA有很大的不同。一言以蔽之,WNBA是資方市場,勞方沒有發言的權利。從球員工會成立得非常晚,就可以看出這一點。

最關鍵的原因在於,女子職籃一向不是一項搶手商品,無論從球迷的數量和熱衷程度、收視率、商品銷售等方面,WNBA球員都沒有任何立場和實力,能向「喊水會結凍」的NBA球員相比。所以,代表資方的NBA總裁David Stern和WNBA 總裁Val Ackman有著相當權威的地位,特別是Stern。

WNBA貴為全球水準最高的女籃聯盟,卻還有著這種現象,也可以看出女子籃球的地位和困境了。換句話說,在全球各地,女子籃球都面臨著相同的問題:她們並不如男籃受歡迎、受重視,要拉贊助商,要找轉播,都不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WNBA球員聲稱,球員薪資和球隊收益不成比例,球隊有作假帳謊報虧錢的可能性。但無論如何,這是本算不清的帳。我們所知道的是,即使資方真的作假,WNBA的整體營運也不會好到那裡去。

■本季變動和焦點人物
營運出現狀況的結果,不是有人收攤,就是搬家另謀發展。本季的WNBA,Portland和Orlando宣布倒店,Utah Starzz搬到聖安東尼奧,易名為SilverStars,另外基於康乃狄克大學女籃在當地的魅力,在Hartford有了一支新球隊叫Connecticut Sun。

加加減減,球隊數由16隊減至14隊,東區聯盟為:Charlotte Sting、Cleveland Rockers、Connecticut Sun、Detroit Shock、Indiana Fever、NY Liberty和Washington Mystics。西區聯盟則為:Houston Comets、LA Sparks、Minnesota Lynx、Phoenix Mercury、Sacramento Monarchs、San Antonio SilverStars和Seattle Storms。

「女喬丹」Cynthia Cooper放棄鳳凰城水星教職,以40歲高齡宣佈復出,我以為是相當驚人的消息,但卻沒看到太多的中外媒體報導(又是女籃不受重視的另一例證)。Cooper退休前率彗星四連霸,四度榮獲MVP,成就非凡。「女人四十」還跑回來打籃球,表現如何相當令人感興趣。

另外,在選秀會上有幾個人相當值得注意。郵差Karl Malone「吾家有女初長成」,Cheryl Ford在首輪第三順位獲底特律震動挑上。Ford身高6-3,身材「粗勇」,球路也和老爸很像,父女一起打拼,難得一見。

南韓的185公分中前鋒鄭先岷(正確用字應為「王」+「民」,但電腦打不出來,只好以此字瓜代),在首輪第8順位獲西雅圖風暴選上,在南韓引起風暴。鄭先岷出生於1974年,年紀已不小,先前在WKBL打了五年,平均24.4分,在亞洲也打遍各國無敵手,罰球線附近的中距離簡直是彈無虛發,禁區單打腳步也很好。印象中,中華隊每次遇上她都被她打爆。

轉戰WNBA的鄭先岷可能要經歷一段蠻痛苦的適應期,由4/5號改打3/4號,能不能出頭還在未定之天。不過,南韓對他們的女兒赴異域打拼很有興趣,搞不好會轉播風暴隊的比賽。

史無前例,五度代表美國征戰奧運的傳奇女將Teresa Edwards,也在今年成為WNBA的新秀,在第二輪被明尼蘇達Lynx選上。Edwards生於1964年,身高180公分,之前效力已經倒店的聯盟ABL,但是在ABL關門之後一直未加盟WNBA,直到今年才以39歲高齡加入。她從1984年洛杉磯奧運打到2000年雪梨奧運,16年內五度參賽,捧回四金,參賽次數還比海軍上將David Robinson多一次,蠻嚇人的,實力可見一斑。

■西強東弱?
WNBA似乎也和NBA一樣,有著西強東弱的症狀,前六年的冠軍由西區通包,休士頓彗星4次,洛杉磯火花2次。火花由中鋒Lisa Leslie坐鎮,前湖人防守大將Michael Cooper領軍,本季實力依然不差,還要挑戰三連霸。在火花之外,西部的休士頓、沙加緬度、西雅圖實力都不錯。東部則呈現wide-open的競逐局面。

23日WNBA開幕,彗星在開幕戰中以75-64宰掉風暴,同樣有女喬丹美譽的Sheryl Swoopes獨得27分,復出的老將Cooper還是有11分、7助攻,南韓的鄭先岷則只上場3分鐘,得分鴨蛋。另一場比賽,沙加緬度女皇以65-56擊敗鳳凰城水星。

我曾經想要仔細的注意WNBA球賽,欣賞什麼叫作「你在NBA所看不到的team game」(這是許多WNBA專家的說法),很可惜的是,我通常撐不到10分鐘就受不了,非得轉台不可,因為我搞不懂,為什麼她們忙了好長一段時間,就是沒人能夠得分,是防守太好還是進攻太爛?

等到我再想注意WNBA,台灣根本已經沒有電視台要轉播了。想當然爾,票房毒藥有誰要轉?當年要不是緯來為了簽NBA轉播約而很巴結的連WNBA一起簽,我們搞不好一輩子看不到WNBA的球賽。

我相信,國內的女籃球員和WNBA球員一樣,都很認真,都為著自己的摰愛在努力著。無法獲得普羅球迷的認同和注目,大部份的原因是形勢比人強。這不是個男尊女卑的時代,體育也不該有男尊女卑之分,只是,女子運動員有著太多劣勢和現實因素要面對,而那可能要花上幾十年,甚至上百年才可能得到解決。

垃圾場雜記(19)

■談談WNBA
WNBA第六季悄悄的開打了,知道的人可能不多,在乎的人大概更少。

一直以來,我試著用公平的眼光來看待這個女子職業聯盟,天曉得女子職業聯盟要生存,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拜NBA相挺之賜,WNBA好歹跨進了她的第六季,這是個不小的成就。然而,WNBA很難受到公平的對待。在媒體報導上,在一般球迷的心中,她似乎只是個可有可無的陪襯角色而已。

* 有關於今年的WNBA,幾個可以注意的點如下:

* 很有趣的是,她也有西部重進攻、東部重防守的「NBA症候群」。

* 她已經發展成一個16支球隊的巨型聯盟,再也不能以小而美來形容。

* 洛杉磯火花(L.A. Sparks)在上一季中止休士頓彗星(Houston Comets)的四連霸,成為WNBA史上第二支冠軍隊。

* WNBA處處有NBA著墨的影子,上至球隊財務、營運、結構,下至教練。本季具有NBA教練、球員資歷的教頭就有:火花的前湖人球員Michael Cooper、奧蘭多奇蹟(Orlando Miracle)的前魔術球員Dee Brown、Miami Sol的前熱火教頭Ron Rothstein,還有紐約自由女神(N.Y. Liberty)的前小牛教練Richie Adubato。

* 國際知名的澳洲籍球員Michelle Timms,本季已經退休,轉任電視講評員。「WNBA喬丹」Cynthia Cooper,本季為第二年執掌鳳凰城水星(Phoenix Mercury)。

* 休士頓彗星也弄來了WNBA版的「移動長城」,除了6-2的前鋒Tina Thompson,還有創下NCAA女籃首度在比賽中扣籃紀錄的6-5新人中鋒Michelle Snow,以及前自由女神中鋒6-4的甜姐兒Rebecca Lobo,三個人都有一定實力。

* 西雅圖風暴(Seattle Storm)連續兩年選來狀元,去年選進澳洲6-5超級中鋒Lauren Jackson,今年則選進Uconn的超級控球Sue Bird

* 在籃球狂熱之州印地安那,狂熱隊(Indiana Fever)本季有兩名球星要粉墨登場,值得期待,分別是由神秘人轉來的得分後衛Nikki McCray(另一個球技、姿色兼具的甜姐兒),以及去年選秀探花、卻因受傷全年停賽的6-2前鋒Tamika Catchings。

* 本季東區看好自由女神和克里夫蘭搖滾者(Cleveland Rockers),西區依然看好由宿敵火花和彗星爭霸。

WNBA逐年下滑的票房仍然要接受考驗,失去了競爭對手ABL之後,使WNBA能夠心無旁鶩的全力發展擴張,卻也同時讓她失去了某種程度的競爭力。另外值得憂心的是,WNBA和工會的三年約即將於本季結束後到期,目前工會對球員薪資過低相當不爽,甚至聲稱球隊作假帳、謊稱虧本,談判結果會影響到聯盟的後續發展和遠景。

打從和ABL競爭的年代以來,WNBA就採取低薪政策,最高薪不過8萬美元,最低大約3萬,這也是她不敢禁止球員在季外至各國職籃打工賺錢的原因。當年頂級球員年薪達15萬美元的ABL,撐不到兩年就玩垮了,江山大一統的結果,市場獨佔的WNBA說話自然更大聲。想想看,如果NBA的KG年薪以2000萬計,每年打100場,每場就進帳20萬,WNBA球員打兩年還賺不到這麼多,真是夠誇張。

本季,已經有不少歐洲球員退出WNBA返回祖國,一方面準備即將在大陸開打的世錦賽,另一方面,回到故鄉賺錢,薪水不會比WNBA差到那裡去,打球也輕鬆,何樂而不為。我相信,這會是WNBA的警訊和危機。如果資方一意孤行,最慘的結局會搞到收攤。

■談談裁判
每到季後賽,裁判就成為大家注意的焦點,而且我發現在台灣尤其嚴重,「8個打5個」、「陰謀論」、「瞎了狗眼」…這些字眼屢見不鮮。是不是我們都已經習慣了見到這樣子的裁判,所以自然而然會有額外的聯想?

對於今年季後賽出現的種種裁判爭議(事實上也不止今年了,過去三年來大概每年都有),我的想法很簡單,只有兩點:一、NBA裁判的水準變差了;二、在整個系列戰中的執法尺度無法維持一定的標準,落差過大。

有這種想法的可能也不只我一人,前幾天一個美國專欄作家寫得很妙:「俠客說擊敗湖人的唯一方法,由C開頭,T結尾(Cheat,指作弊、欺騙)。我也想說,季後賽的裁判爭議層出不窮,原因就是裁判諸公的水準S開頭,K結尾(Stink,表示很爛)」。

今年季後賽,湖人和國王展開「演技大戰」,Divac演得開心,Kobe偶爾也湊上一腳。有人還開玩笑的說,即使Divac身旁三公尺有人吹口氣,他可能也會跌倒。我覺得,演技也是比賽的一部份,如何爭取裁判的哨音讓自己得利,是每一支球隊、每一個球員都該注意的課題。然而,它不該成為球賽的主軸,影響到整場比賽的節奏。

如果演戲作假一點作用都沒有,你認為這場戲還演得下去嗎?所以,這是裁判自己太笨,未能藉著哨音將球賽維持在正軌上。再加上現在裁判「補哨」補得太兇,老想著這邊漏了哨就該在那邊補一個,搞到最後問題愈來愈多。

其次,你應該會發現,在上下半場或是各場球賽之間,哨音時而偏A隊,時而偏B隊的現象極為明顯。如此的裁判尺度,叫球員如何打球?如此的裁判尺度,自然而然會引誘球員將心思花在不該花的地方上。

對於NBA的裁判,我是愈來愈失望。當球員或教練會將每場球賽勝負結果都歸咎在裁判身上時,這是籃球運動的悲哀(國內也有此現象),但總裁David Stern表示有意採用instant replay來減少決勝期判決的爭議,是否也代表著部份心虛的反射?

爭議愈來愈多,我對裁判的期待其實很簡單,規則中怎麼規定,就怎麼吹,雖然所謂的superstar treatment難以避免,但應該減少至最低程度,特別是在寸土必爭的季後賽。最起碼,我就從來沒聽說過美國職棒也有superstar treatment,把明星投手的好球帶放得特別寬,或是把明星打者的好球帶縮得特別小的作法。NBA再這樣搞下去,總有一天會引火上身、玩火自焚,遭到真正的球迷唾棄。

南亞與WNBA

最近南亞女籃宣布收攤,WNBA又自五月起鳴砲開張,進入第五個年頭。女子籃球,的確讓平日在男籃上聚精會神的我們,也不得不撥空分點目光給「另一性」。相對於男籃的蓬勃發展,女籃實在算是哀怨的小媳婦。我並不是個視女籃如無物的人,但是在來回思索之後,我卻感覺,結果似乎是極難改變的,女籃的發展,也是很難讓人樂觀得起來的。

■南亞,難養?
先談談國內的情況好了。南亞決定不把一年900萬的經費砸在女籃上,自然有其考量,有人說,就把這900萬當作廣告費,為台塑旗下的台塑石油、汽車宣傳,why not?不過說真的,百業蕭條之時,公司行號樣樣都要省,不是每家公司都願意像國泰一樣,每年花上個3300萬養一支用左手打都會得冠軍的球隊(沒有惡意,只是陳述事實)。

以往,我總會痛罵某某企業亂搞,無心經營球隊云云,但幾年下來,想法變了。我逐漸體會到,平心而論,出錢贊助國內業餘體育在台灣形同公益事業,即使只出50萬,都值得拍手叫好。那麼,出不出錢,發牌權自然在資方,資方連飯都吃不飽,員工薪水都發不出來,何來多餘的銀兩贊助體育?體育和休閒是在酒足飯飽之餘,才會想到的事,這是體育的原罪。

如果你的公司開始東摳西摳,取消加班費,公司裡連免洗杯、衛生紙都要自備,那你應該也會了解,南亞收攤的原因,和這沒有兩樣。令人悲傷,卻是無奈的現實。我同情所有的球員教練,但也只能祝福她們;因為全國現在有40多萬人失業,說殘忍一點,她們並不特別可憐。

南亞的成績如果好一點,老闆說不定還會因為「KIMOCHI」不錯、憑著一個「爽」字將球隊留下。要怪,也只能怪自己不爭氣吧。

■WNBA榮景當前?
OK,WNBA則是另一個問題。最近看到幾篇文章說WNBA的盛況空前、經營成功等等。這些說法並不完全錯,但是也值得畫上個問號。今年滿5歲的WNBA,好不容易擺脫對手ABL的糾纏,同時將球隊數控制在16隊,不再擴張,今年還要首度推出球員卡,卻沒什麼值得高興得意之處,因為成長期的痛楚才剛要開始。

WNBA靠著NBA29支球隊的雄厚財力為靠山,確實省掉了很多其他聯盟必須操心的事。球場、贊助商幾乎都是現成,球隊經營與人事,有很多可以直接由NBA移植,甚至兼任。至於球員,在競爭對手ABL倒店之後,每年靠著NCAA就不虞匱乏。票房平均上萬,固然令人驚艷,卻也沒什麼好得意、吹噓。

事實上,WNBA有著不少隱憂存在。其一,整體票房已經開始下滑,換句話說,蜜月期已經過去,女子職籃是否真的可長可久,考驗才剛要開始。其二、WNBA觀眾或許還算不少,但一般人沒有注意到,WNBA並沒有向ESPN、NBC等全國轉播單位收取權利金,這是多大的損失?但是為了把球賽呈現在全美面前,暫且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半買半相送是唯一的方法,如果要收錢,鐵定嚇跑電視台,白搭。

其三,在WNBA去年的250萬名購票入場球迷之中,有75%是女性。這代表什麼意義?這一方面代表WNBA確實已經在女性心目中打下根基,獲得認同,但另一方面也暗示著:多數的男人對WNBA不屑一顧。其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WNBA球員可能會在明年正式成立工會,到時候還很有得吵。

吵什麼?當然是吵薪水。WNBA球員目前的年薪介於35000-55000美元之間,換算起來,灰狼隊Kevin Garnett只要打一節12分鐘,賺的錢就和WNBA球員打整年差不多。五年來,WNBA的娘子軍們私底下已經哀哀叫,雖然聯盟不禁止球員在季外至歐洲各國打工,但她們還是對薪水太低感到不爽。

好,問題來了。組成工會,自然有本錢進行勞資談判,可是,如果爭到了薪水,老闆卻受不了虧損宣布封館或不玩了,到頭來是誰吃虧?這變成了WNBA姑娘們的兩難,也是WNBA最大的隱憂。

■WNBA的問題
我想,WNBA的問題除了以上幾點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是本質上的因素,那就是:女子籃球到底有沒有成為職業的本錢?我個人很希望女子運動也能跨入職業領域,但平心而論,要走進職業得要有幾個條件,除了高超的球技,還必須讓觀賞者能有娛樂(entertainment)般的享受。

正如同台灣CBA的競技水準以往為人詬病一般,我在WNBA中也看不到所謂的「秀味」,因為女孩子的體能條件畢竟和男子有很大的差異。在這方面,美國今年新成立的女子職足聯盟WUSA,未來可能也會遭遇到同樣的問題。

每次打開電視看WNBA轉播,我總是全力試著要去觀賞這曾被專家稱為「真正的團隊籃球,沒有大牌球星耍個性、搞單打獨鬥」的比賽,但是很少撐過20分鐘,就忍不住轉台。最誇張的是,我的朋友─前CBA宏福公羊總教練普拉達(J.T. Prada),去年擔任WNBA的Portland Fire助理教練後,他告訴我:「My friend,說真的,在這之前,WNBA的比賽我連一分鐘都沒看過。」

或許因為我是男孩子,所以無法以一個女子的角度去欣賞WNBA,這也不無可能。

不過,仔細觀察後你會發現,被WNBA力捧的明星,很少有人真能成大器,對整個聯盟產生帶動。洛杉磯火花的Lisa Leslie?她的中距離不好,籃下動作也不夠硬朗,唯一長處是195公分的身高。Cynthia Cooper?歹勢,她已經退休了。Nikki McCray?時起時落。被稱為「女喬丹」的華盛頓神秘人前鋒Chamique Holdsclaw?雖然拿下最佳新人,卻很明顯是個很難管束的球員,年紀輕輕已經策動政變,把教練搞下台,偏偏球隊戰績又爛得可以。另一個女喬丹─彗星的Sheryl Swoopes,其實沒有什麼驚人之作。

要說明星,我覺得沙加緬度女皇Ticha Penicheiro的傳球,倒還和同在Sacramento的Jason Williams有點神似,Minnesota Lynx的Katie Smith的神射功夫,也小有可觀。今年我最期待的,反而是Seattle的澳洲6-5中鋒Lauren Jackson。

WNBA的另一個敗筆也可能在擴張過度,短短五年內由8隊火速增加為16隊。NBA增加為29隊之後,整體素質已經廣為人詬病,更何況是WNBA?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內心衷心希望WNBA可以成為一個永續經營的聯盟,更希望國內女籃的水準能夠提昇,而不是一個接一個的倒店。這幾年來,達康也倒,職籃也倒,公司行號也倒,倒的已經夠多了,為什麼不讓體育成為脫離塵世的另一片樂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