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on Marbury掀起的球鞋小戰爭

ap_061208021669-cropped

曾經被視為新世代控球後衛旗手之一、出身紐約Coney Island貧民區的Stephon Marbury,上一次大量出現在NBA球迷的生活之中,應該是2003-2008年效力紐約尼克的時候了。他最被期待的時期,至少對我個人來說,則是在灰狼剛出道的1996-1998期間,那時他才19-20歲,潑辣慓悍、能切能投能傳的球路,給人無窮想像空間。

奇怪的是,儘管每場球大概都有20分、8次助攻左右的表現,他和早期的Allen Iverson一樣,都被歸類為「獨夫」,或許這是雙能衛這類型球員的宿命。這樣子的壓力,加上紐約原本就是個妖獸都市,即使Marbury這種等級的明星也難逃,這是他返回家鄉紐約打球卻極不愉快的原因。根據報導,Marbury到後期已經有憂鬱症和自殺傾向,最後他選擇離開NBA,赴中國打球迄今。

回顧Marbury既亮麗又陰暗的NBA生涯並不是本文的主要目的。讓我把Marbury再從記憶裡掏出來的,是前陣子沒有引起太多注意、卻很值得討論的一則新聞。

Continue reading “Stephon Marbury掀起的球鞋小戰爭”

籃球場上的台灣、福爾摩莎往事

hurrah

有朋友寄來這個文章連結「台灣隊還是中華台北?這些照片告訴你真相!」,文中呼應最近在運動場館中掀起的「台灣就是台灣,別說中華台北」風潮,以照片舉證古早以前台灣棒球隊曾以「台灣」為名出賽。

我對籃球比較熟悉,所以我知道的是,其實台灣的國家隊早年不但曾以台灣為名參與國際賽事,還曾以更酷的「福爾摩莎」(Formosa)為名參賽。以世界級賽事而言,台灣的國家隊至少曾經在1956年的墨爾本奧運、1954年巴西男籃世錦賽與1959年的智利男籃世錦賽三項比賽,以福爾摩莎之名參賽。

Continue reading “籃球場上的台灣、福爾摩莎往事”

瓊斯盃場邊熟悉的老臉──Paul Mokeski

2075-42Fr-horz

又有一陣子未曾注意過籃球的消息了,昨天晚上不小心瞄到瓊斯盃美國對日本的轉播,年紀大的人就是中午吃什麼會忘記,但幾十年的事卻記得一清二楚。見到螢幕上的美國隊教練,心想「這不是老莫嗎?」

莫凱斯基(Paul Mokeski)是我剛接觸NBA時最喜歡嘲笑的對象之一。當時他效力密爾瓦基公鹿,身高是有七呎(213cm),但動作笨重,球技不忍卒睹,上場時間也不多。當年20幾歲時一頭有點好笑的捲髮,和現在一模一樣。

Continue reading “瓊斯盃場邊熟悉的老臉──Paul Mokeski”

從Becky Hammon到台灣女總統

i (2)

7月20日,Becky Hammon率領聖安東尼奧馬刺隊拿下NBA夏季聯盟冠軍,成為史上第一個獲得夏季聯盟冠軍的女性教練。17天前的7月3日,她成為史上第一個NBA夏季聯盟球隊的女性總教練。再早一點,2014年的8月5日,她獲馬刺聘任為史上第一個女性全職助理教練。

兩性平等已經是數十年的事,時至今日,有誰不曾在職場上被女性主管帶領過?不過在陽剛味十足的運動界,特別是北美四大職業運動,要見到女性教練是很難的一件事。儘管女性運動員如此之多,女子職運發展也有一定成果,許多人仍打從心裡相信,女人的「運動素養和智識」還是和男人有差,就像不少人還是固執的認為白人教練比黑人教練聰明一樣。另外,許多男人無法接受被女性領導,至於女教練(和女記者)要如何終日週旋在一群男人裸裎相對、從動作到言語都極其「粗獷」的休息室,也是個議題。

Continue reading “從Becky Hammon到台灣女總統”

愚人節玩笑:從TutorABC惹爭議想起台灣籃壇傳奇吳楚仁

SiddFinch

每年愚人節媒體以幽默心態玩假新聞的案例,實在是多不勝數。TutorABC捅了大漏子,搞得本地媒體大為不爽。TutorABC的操作是有點過頭,不過從某方面來說,這也真的沒那麼嚴重。

TutorABC放假消息 業者:不道歉 | 即時新聞 | 20150401 | 蘋果日報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401/585105/

每年的愚人節,我也總想起多年前經營籃球網站「圓球城市」時玩過的一次愚人節把戲。事情的起頭來自美國運動畫刊多年前(距今已經30年了)一次轟動全美的愚人節笑話「The curious case of Sidd Finch」。

Continue reading “愚人節玩笑:從TutorABC惹爭議想起台灣籃壇傳奇吳楚仁”

台灣籃壇的帝波、路易士和葛雷諾在哪裡?

johnny rodes

中華職棒開打,最近兄弟找回了早期的幾名傳奇球員,包括帝波、路易士,前陣子Vamos Sports在春訓的訪問,也找到了目前在釀酒人系統執教的葛雷諾。即使對我這個半調子棒球迷而言,也不禁想起中華職棒早期的轟動,還有大學時代去排免費外野票的熱情往事。

根據報導,返台作客的帝波還會說幾句台語,至於葛雷諾也在訪問中展現令人驚呆的北京話功力。離台多年還能使用台灣人的語言,或許說明了他們當年在台入境隨俗的程度。雖然無論職棒或職籃洋將,在台灣是曾經搞出不少端不上檯面的鳥事,後來跟著放水的更是大有人在,但畢竟事過境遷,光陰似箭,知道他們在離台之後,台灣還以記憶、語言或其他形式存留在心中的某個角落,再怎麼說也蠻令人感動的。

但畢竟我只是個不太合格的半調子棒球迷,讀到這些新聞之後心中想起的是,如果籃球界也玩這個,已經倒店的中華職籃(CBA)和還在苦撐的超級聯賽(SBL),會找回什麼樣的傳奇球員?他們又會如何的回想自己在台灣籃壇揮汗的青春歲月?

Continue reading “台灣籃壇的帝波、路易士和葛雷諾在哪裡?”